何时繁华笙歌落

【神奇动物在哪里】真部长的一天


重度OOC恶搞向,不包善后没有保险慎入。

作为安全部长的一天,Graves是很忙的。
你瞧,他现在正忙碌的收拾上班时用的大批大批叠在桌子上的文件,一边使唤睡眼惺忪的家养小精灵将凌乱的餐桌清理安静,钟爱的黑色大衣还挂在架子上皱巴巴的没有被熨,就连刘海都没拿发胶固定好,垂下几缕落在光滑的额头上。
这样看来Pervical Graves 的生活的确过的一团糟,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部长一时半会也说不上来,他现在正忙着焦头烂额寻找昨晚写完的《关于战损处理与人员伤亡的处理与想法》的文件呢,你瞧瞧这名字,就知道他昨晚咬弯了多少钢笔的笔囊。
“Bill,你快点把我的西服拿出来上班快迟到了,你有见我放在这里的那个大夹子了吗?刚才明明放在这里的啊!哦我的上帝啊———Credence!那牛奶还是烫的你不能喝——”
可惜为时已晚,等部长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餐桌上的小男孩时出声阻止已经迟了,Credence被烫嘴的早餐弄的嚎啕大哭,整个人抖着抖着就要从一米高的台子上摔了下来。部长立马扔下怀里刚按顺序整理的纸张一个箭步冲上去把Credence抱在怀里,拍着他瘦弱的脊背轻轻摇晃着,直到对方停止嚎哭开始抽抽噎噎的打嗝。
“Daddy。”
Credence奶声奶气的叫道。
Graves的手一顿,突然有挥一巴掌把他烫的要死还拼命咽下去那口奶打出来的冲动。看着上帝的份上自己还没结婚!!哪来这么个屁大点小不点!但是他闭了闭眼勉强按下这样充满诱惑力的念头拍了拍孩子的头:“Daddy要去上班了,你在家里乖乖的。”“温柔的能滴出水的声音如果被他上班的同僚听见绝对要目瞪口呆的瞪大眼睛,特别是Tina肯定会假里假样模仿她妹妹那样捂住嘴:“ohGraves先生,you are so sweet.”
oh,Tina。
甜心Graves先生脸黑了一圈。
他被Grindedwald囚禁了很久,躺在自己办公室箱子里的地窖里每天因为被灌的药水昏昏沉沉,这个被关的变态的格林德沃熬复方汤剂总是喜欢给自己灌一口欣赏他难受的表情——大哥,你每天要喝将近一水桶给我灌一小杯就解恨了?您还是真的宽容大度呢。他被人用魔法唤醒时一睁眼就是这个自己原来的手下的一张大脸,被贬后一直哭着的脸现在笑的一脸灿烂:“您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你说的都是什么屁话。你觉得我看起来怎么样。
真 安全部长直起身来发现自己认识的不认识的魔法师都在后面凝视自己,主席站在旁边忍不住捏着眉头。
“Graves………”
她别回头不看既憔悴又可怜的忠诚手下。
“你先把衣服穿好。”
……………您起码先给我一根魔杖吧。

被众人变出各种衣服埋了的部长最终被轰轰烈烈抬回了魔法部的………地牢里。Graves穿着一件白衬衫身上披着毛茸茸的斗篷,大帽子上面竟然还有两只惟妙惟肖的猫咪耳朵,别要问他为什么要穿这种骚的都不能见人的衣服,刚才那种类繁多形式各异的布料里他甚至还找到一件开衩开到大腿根部的旗袍和纯白蕾丝丝袜,不知道是哪位蠢货把自己妻子的晚礼服拿过来了——哦,原来是站在队伍最后那位黑头发满脸绯红的女士,你是对我的性别和身材有什么误解了吗?好的我记住你的脸了,等我回去就让你去当洗衣小精灵专门洗袜子。
可惜抱有宏伟理想的部长并没有很快实现自己的愿望,主席很快就过来亲口告诉了他有关默默然,有关一些奇怪动物的匪夷所思的事情,Graves严肃认真的蹲在地牢床上思考着,披着斗篷像是只浑身漆黑的大猫。
主席在旁边耐心等待她到现在为止都十分信任的手下消化完这些事情,看着那因为身体的晃动而扫来扫去的尾巴忍了又忍,最后悄悄地挥舞魔杖把帽子给他扣在头上。
“………”
安全部长无言的抬头望着眼睛里闪着粉色桃心的主席。
“咳,怕你冷。”
少女心乱跳的主席咳嗽一声背对自己的属下。
…………你当我傻吗。

最后在经过私审公审上帝审受害者们审投票取决等等很多事上,他终于摆脱了魔王同党的帽子官复原职,但是因为死去的麻瓜和惊动了全世界等等的大事后他被剥夺魔法一年,仅剩的只能够开启银行角落通往魔法部的门和给办公室上锁(精致的桃木门上显眼的脚印让他脸再次黑了一下),换回三件套黑大衣显得额外神(道)采(貌)飞(岸)扬(然)的安全部长打开了办公室门,对着里面足足有两米的文件目瞪口呆。
“你在失踪要处理的文件可不少呢。”
Tina路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她肯定还在记恨自己打发她去处理文件每日背魔法守则三百遍的事情。部长捂着脸深深的叹口气,向那看起来像座山的文件堆迈出了一步,两只正在互相打架的纸老鼠便空降在他精心打理过的头发上。

没有魔法的部长肯定是不能住在自己的房子里,光是周围的魔法屏障都能让现在的他死个一千次里。主席好心的给可怜的手下找了处麻瓜的住处,还专门派车送到了楼底下。Graves弯腰从被变成普通汽车的南瓜车出来,抬眼就见一家面包店正开的红红火火,满脸红光胖乎乎的老板正在门口给流浪孩子分发面包,看见往这边看的部长高兴的打招呼:
“嘿伙计,今天过的怎么样?要不要尝下店里新出的恐龙面包?这里面的草莓酱可是香极了。”
Graves看着呈在眼前做的跟蜷翼魔一模一样的面食,不由得伸手按了按突然疼痛的太阳穴。
Newt准备的失忆药水到底起了多少作用?
他在被确定忠诚后就被安排去跟Grindedwald见面,这次可不能暗地放黑枪的他可是一点也不客气,干脆利落几个摄魂咒就把这几天“他自己”干的事情弄清楚了。说真的,演的真的蛮像的,平常的工作也没有拉下太多进度,没有干出太影响自己形象的事情,直到他翻到跟那位默然者见面的时候,吓得他手一抖差点把摄魂咒念成一忘皆空。
EXM?你认真的?想用我来控制这个剪着奇葩蘑菇头点男孩?
安全部长深呼吸硬忍下打面前犯人的冲动。
Gravs,冷静,冷静。就算面前这个人放黑枪囚禁了你几周不给你衣服穿,还天天给你灌比马尿还难喝的复方汤剂,最后还让魔法部的同僚欣赏了把裸体,穿着这辈子都不会穿着的羞耻衣服,让自己还没缓过来就接受各种刑判摄魂吐真剂,还用自己外表去诱惑一个可爱的男孩…………
Graves深呼吸了几下。
然后一拳打了上去。
我长得看起来很基佬吗???
我他妈不想跟一个几个世纪都没出现过强大的默然者搞啊??

身心憔悴的部长拿了钥匙打开自己的新住宅。
他现在穿着整齐干净的西服三件套,领口也带着精致的蝎子图案,整个人看起来好极了,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已经快坚持不住了,不是靠强大的意志力他都想瘫在办公室符合人体结构的沙发上不起来。从小跟着自己的家养小精灵已经开始忙忙碌碌的整理打扫积了灰尘的地板,本来一个响指就能搞定的事情现在却耗尽了整个下午。
本来没骨头趴在唯一一张地毯上的Gravs被Bill默默地塞了把扫帚在手上,十二傲罗后代,德高望重的Perical先生重重的叹了口气,摇摇晃晃的起来开始清扫窗户边的蜘蛛网灰尘颗粒等等糊成一团的东西。等到勉强达到bill要求后他直接是砸在了床上,也不管头发乱的一团糟,闭上眼睛还没几分钟就进入了睡眠。
这次的梦不像是前几天一直反复做的囚禁噩梦,困在那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直到窒息。他看见了那个剪着怪异发型的小男孩正在自己怀里抽泣,比自己还高的身躯却瘦弱不堪,俄如同孩子般依赖自己,自己就像是他的一切。
“我这么信任你!你说过我是不同的!”
下个画面男孩站在不远处眼睛通红,那眼睛里的绝望和痛苦作为旁观者的他都感觉得到。
不,这不是我。
Graves下意识想走上去想叫住那个已经哭了的孩子:“Cre…………”
他在床上醒了过来。
他这一觉睡了好几个小时,周围早是一片漆黑,他把头埋在被子里闷闷的叫了好几声bilk也不见回应,估计是去精灵市场采购去了。Graves艰难的爬起来从家里提来的箱子里掏出魔法灯,摸一下黄色的魔法点就飞舞在空间的各个角落闪着温柔的光芒。
看来这些魔法元素都知道自己在恐惧。
Graves皱着眉挠了挠头,刚拿着睡袍准备去洗澡门口突然传来碰碰的砸门声,还有众人的吵闹声。
出什么事情了?自己暴露了?
他警惕的蹑手蹑脚走到门口,从猫眼瞅发现只是周围的居民在议论纷纷,最中间是隔壁那位没忘干净的麻鸡手上端着的什么东西,Graves松了口气打,估计是想送什么见面礼吧,监督这个胖子的一举一动也是自己的职责。这样想的部长扯出个微笑打开房门,双手上前准备接受长得像独犀手,嘟嘟鸟的面包大礼包,结果手上就是一沉,他差点都坚持不住摔了他。
……这礼物有点太重了吧。
“这位先生你家孩子走丢了!得亏我刚才去送面包时见了!”
雅各布的大嗓门还在嚷嚷着什么安全部长完全听不见,他只是愣愣的跟怀里看起来只有两三岁的孩子对视。
长着一双漂亮黑眼睛的男孩啜着自己的大拇指,注意到Graves僵硬的眼神高兴的张开手,笑的嘴角都凹陷出两个漂亮的酒窝:“Daddy!”
……噩梦成真了。

评论(13)

热度(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