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樱花妖🌺

不想磕脆皮鸭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属性☞盗墓原著粉,影视化只接受秦老师演的沙海邪,别的谢绝安利谢谢理解

无意义催更会拉黑

【CG衍生】【现代AU】卡珊德拉之梦


09
Kevin在吃饭的时候才发现Terry耳朵上有耳洞。
对方从出来后就处于一种十分兴奋的状态,虽然因为他的警告基本一声不吭,也乖乖的任由他拉着手下电梯往外面走,但是那双琥珀色的眼睛喜悦之情可一点都藏不住。他本来长得又软又甜,现在又穿对了适合他的衣服,所以就算杀手把人拉的紧紧的,但是周围人的目光依然聚集在男人身上,疑惑,羡慕,贪婪………什么样的眼神都有。
这让Kevin很不爽。
他倒是不怕在这里被人认出来:他执行任务主要在偏远的东南亚,就算上了通缉的前十名也只是那个国家发布出来的罢了。才没人会留心一个有些地方根本没有的小电视台呢(他至今不理解Terry是怎么随意就翻到了),就算有人觉得他眼熟,也不会跟杀手联系到一起。但是现在他只想把对宠物露出垂涎与🐠望的人全部射杀了,把人拽走到地下室关了了事。
但是现实总是不能和想象里的那样肆无忌惮,所以他只能黑着脸把人手攥的紧一点,加大步伐向早已预定好的餐馆走去。
这对比他矮一点的男人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走这么快干什么……Kevin?你手劲太大了!”
Terry本来在东张西望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景象,面对有好几个月没见的同类感动的都快热泪盈眶,对他人聚焦在自己身上那怪异的眼神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的:他原来在修车厂上班每天都脏兮兮的,穿着的连体工服上面全是机油和润滑剂,所以他已经习惯那些有钱人的反感和厌恶了。所以他完全没有发觉到身边的人脸黑的都快成黑炭了,高高兴兴的在路上慢慢的溜达。直到男孩抓着他手的劲猛的增大,他还没来得及呼痛就被扯的越走越快,这对他并不多长的腿可是件不怎么容易的事。
男人抬头看着前面人长手长脚走的飞快,他踉跄的跟了几步还是跟不上,更别提越来越疼的右手。所以虽然还是怕着Kevin阴晴不定的性子,他咬着唇忍了半天还是说出了口:对方拉他手也不是正儿八经的像普通人那样拉,而是跟对待什么难缠的犯人一样卡着他手指的骨头死死的,本来就不舒服的要命还逐渐使劲,他甚至都能听见指关节咯吱咯吱的声音了。
这时刚好走到了大厦里面,没了那么多人的目光让少年觉得好多了,在听见后面人可怜巴巴的呼痛声后也只是瞥了一眼对方就松了手,站在旁边抱着胸看着他龇牙咧嘴的甩着出现红印的右手。Terry被弄的生疼,但是也不敢指责些什么。只能趁男孩大发善心的时候把血脉流通不畅的手甩了几下又按摩了一会,在对方不耐烦皱眉的时候主动把手伸过去牵着对方的手,怕在被跟原来那样一样被抓的生疼。Kevin低头看了看两人相握的手,再抬头看了看Terry讨好般的露出的小小笑容,便也微妙的不吭声了。
餐馆是提前预定好的,他们到的时候早有年轻的侍者恭敬的站在门口等候。见他们两个男人别扭拉着手的组合脸上挂着的笑容都没变一下,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弯腰鞠躬:“请跟我来。”
坐在了极为隐蔽的座位后两人总能好好的吃一顿饭了。Terry很知趣,从头到尾就乖乖的坐着任由Kevin拿着菜单点着各种各样他都没听过的菜名,除了对方问他吃不吃这里的特色牛排的时候头摇得跟拨浪鼓之外柔顺的像只被驯养极好的兔子。男孩怪异的看着他对牛排反应这么剧烈,但是发现他态度坚决后还是吩咐侍者把其划掉,另选了一份海鲜烩饭给他。男人托着下巴看着服务生远去背影,假装没看见男孩疑惑的眼神。
只有你这怪人才天天吃不腻。
他默默的想,明智的选择了闭嘴不言。
然后他绿着脸被逼着吃完了一整份号称“具有强烈滋补效果且味道迷人”的海鲜烩饭。
他不是没吃过拿鱼啊虾啊炖煮的饭——他家虽然不怎么富裕也是开餐厅的,总会有些贵客点了这道价格昂贵的菜还基本一口未动,原来在厨房打下手也不是没有偷吃过几口。虽然跟平常吃的味道不太一样但是也具有属于他们自己独特的美味,所以当这盘看起来色泽鲜艳的主食上上来的时候他还是挺想吃,毕竟是这种他都没有进来过的餐馆的饭——然后他差点就把刚喝的柠檬水都吐了出来。
“怎么了?”
正切着自己牛排的Kevin看他表情不对开口问道,但是Terry没办法回答:他正铁青着脸用手捂着嘴,怕自己一张口就吐了一地。耶稣在上,这到底是个什么鬼玩意的味道?他刚拿勺子挖了一勺送进嘴里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海鲜明明是一股腥味,处理得好的话只会闻见但是尝起来只剩下了鲜美。可是他刚才闻到的是一股特别奇怪的味道,带着点树木涩和青草香,硬要说就跟在中国开整容诊所的伯父拿回来的中药一样,甚至更难闻。因为这直接混在了海鲜里跟米饭一起炖!三种截然不同的东西混在一起你觉得饭的味道能好吃到哪里去?
真不知道这道菜是怎么卖出去的。
男人艰难的把涌上喉咙的酸涩味给吞了下去,看着正认真盯着他的男孩半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皱着脸撇着嘴把碟子往他的方向推了推,一副不想再折磨自己的表情。Kevin拿了自己没用过的勺子舀了一勺里面的汤汁,看着那颜色诡异的汁液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在Terry生无可恋的表情放了回去。
“你必须吃,医生说你胃太不好了,得好好补补。”
男孩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对着宠物瞬间变得不可思议的一张脸露出了个恶作剧般的坏笑:“必须全吃完哦。”

******

Terry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咽下这碗堪称世界级难吃的烩饭的。
吃完最后一口后他把勺子颤巍巍的放在空了的碟子里,对着对方正在埋头吃的一份蔬菜沙拉露出了渴望的神色——看在上帝的份上他觉得自己的胃已经扭成一团看不清形状的肉块了,正因为那强行灌进嘴里的黑暗料理而不断扭动着,似乎可以拧巴着拧巴着打个蝴蝶结出来。他本来饥肠辘辘但是现在、已经半点胃口都没了,只是希望那看起来清淡的蔬菜沙拉能清除下嘴里糟糕的味道,要不他有可能就不能活着走出这个餐馆了。Kevin注意到他的视线,拿叉子叉点小番茄和生甘蓝喂到他嘴边,歪着头看着他笑。男人被这种投喂宠物的方式弄得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少见的笑容还是略带羞耻的姿势,踌躇了一下还是乖乖张嘴吃了进去,小口咀嚼的时候还小心翼翼的四方打量,怕有人碰巧瞧到这一幕。
杀手饶有趣味的看着宠物像是兔子一样东张西望,盯了一会后准备把自己还剩半份的沙拉解决完,刚好Terry一个侧头让他看见了耳朵上还没长全的耳孔。·
“你什么时候打的?”
男人听见对方的问话才从远处晃悠着的服务生上把视线收了回来,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声摸了摸耳朵:“初中就打了,前不久把耳钉弄丢了就忘了带。”
其实他一直挺喜欢带耳钉的,但是在被迫去接客的时候怕有些玩sm的客人看见起了“在别的地方也打几个好了”的念头才摘了下来,回家后再重新带上。上次撞见Kevin那次也是一样,他把耳钉小心的放在了家里抽屉的小盒子,打算回来后再说,结果这一下就再也没能回来。
但是这些他又不能给Kevin说,毕竟对方就是那个抓他的罪魁祸首。所以他就含糊的半真半假撒了个谎,满足男孩的好奇心。
Kevin好像对他这幅言论没有什么怀疑,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耳朵。Terry怕他也想给别的地方穿几个孔,又惊又怕的端着杯子咕噜噜喝着柠檬水,还因为喝太猛而呛的上气不接下气的。
其实按照Kevin先前的想法他现在就应该把吃完饭的宠物带回去,而不是在外面乱转引人注目。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就脑子一热,就带人来到了位于大厦一楼的chrome hearts。杀手看着Terry没来过这种卖奢侈品的店,挺好奇的到处转着,欣赏店内不同于别处古典优雅的装潢,开始思考为什么自己会鬼使神差的来这种地方只为了给宠物买一对耳钉。
自己今天是不是吃错什么东西?要不为什么所有事情都不受控制了?男孩陷入了思维的怪圈,直到有漂亮的女孩带着优雅的微笑问他想挑什么给哥哥时,才发现过来对方把他们两的关系误会了。
“····”
他眯了眯漆黑的眼睛,不知道对这个误会该做什么反应好。已经初春了,生性怕热的他今天只是随便的穿了件浅蓝的衬衫和漆黑的牛仔裤(还是在给男人买衣服的那家店买的),因为职业的缘故他衣服大多是深色的以防溢出鲜血会被人发现,但是等他给男侍者大概描述Terry的眼睛发色,对方拿出这么鲜艳的衣服并殷勤的推荐说淡色衣服他也可以穿的很好看时他想了想,索性都买了下来。没想到这才第一次穿,就直接让自己显得比傻乎乎的宠物小了个辈数了。Kevin瞅了一眼被引导的介绍镀银首饰的男人,最后也没解释什么。
“给他挑一对耳钉。”
他扬着下巴朝对方的方向点了点。
然后Terry被按在椅子上,女孩给他耳朵上戴他的“好弟弟”给他买的耳钉,听见对方感叹亲情的美好,对着镜子里男孩的背影露出了雷劈了的表情。

******

男孩带他回了宾馆后就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男人无聊的在房间里逛了几圈,最后抱着宾馆提供的薯片陷在沙发里开始看电视。见到外面世界的新鲜感已经褪去,再加上较真的Kevin光是给他挑耳钉就挑了一下午,被好吃好喝惯在地下室的他的腿都因为长时间的站立而感到酸麻,最后他抱着在超市挑的蔬菜水果的纸袋子看着前面人有着柔软黑发的后脑勺,竟有股想回地下室的欲望。
不不不,你怎么能这样想。
他摇晃着脑袋好像就能把把这个堕落的想法甩出去,Kevin转头发现他走的太慢,索性把袋子拿过来跟他买的油米之类的放在一起一块提着,Terry想拿回来还不敢拿,最后只好低头跟着男孩的步伐走。边走边唾弃自己这种手软脚软,连个比自己小了近十岁的男孩都不如的样子。
他不知道对方在首饰店里为什么不解开有关哥哥弟弟的误会,整整四个小时他就一直被那些女孩“你弟弟真好看”“你们在那里住着啊?”“你弟弟今年多少岁了”连珠炮一般的疑问堵的哑口无言,而这期间Kevin就在旁边插着裤兜欣赏他被围攻的狼狈样,从头到尾都没有帮他解一下围,他光是为了编造谎言应付就焦头烂额的。
你真不怕我告诉他们你其实是个杀手而我是被你抢来当宠物的?
Terry最后累的趴在桌子上灌着女孩给他的黑咖啡,无言而愤懑瞪着正在那里刷卡结账的“弟弟”精致的侧脸。看对方好像付完钱了连忙起身过去准备逃离苦海,结果往那边走的时候发现一个看起来像是总负责人的年轻女性拉着杀手胳膊说了几句话,对方边说边向他这边看了一眼,那眼神蕴含那熟悉的恶作剧情绪让他汗毛直立,停在半米之遥的地方不敢动弹,怕对方又想出什么折腾自己的新法子。
但是意外的是男孩并没有做出什么异常举动,只是站在原地等他过来发现他不来的时候走了过来,牵着他的手(这小子终于学会拉手了)向门口走去。男人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冤枉了对方,还没来得及放松下来男孩就在店门厚重的古门停下了——在大大小小起码有数十个女孩的面前——突然伸手把他下巴一捏低头就亲上了他的嘴唇。
wtf————
Terry惊愕的瞪大了双眼,事发太过突然让他连有效的反抗都没组织过来,任由Kevin结结实实把他亲了一分多钟,沐浴在女孩震惊的小声尖叫中。
得了,现在浑身是嘴都说不清了。
男人忿忿不平的把对方嘴角咬出了血。

*******

正当Terry吃着薯片发愣的时候,Kevin提了个白色的袋子打开了门锁。
他吓了一跳,连忙放下薯片在沙发上正襟危坐,不像是刚才懒散的跟没骨头一样。只是不安的眨着大眼睛看着男孩像是没看见自己一样的走过沙发,到卧室里不知道捣腾什么去了。他紧张了一会发现人还是没有出来的迹象时放松了下来,一开始还好好的坐着,到后面懒散起来直接把拖鞋一脱,把腿搭在沙发扶手上躺着看电视。
Kevin光着上身出来就看见对方一副没正形的享受样,挑了挑眉过去拿手挠了挠肉嘟嘟脚掌的掌心,Terry嘟囔着把脚收回到沙发上不愿起来;他已经困了,要不是男孩偶尔在里面弄出的动静他这会都已经睡着了。但是男孩可没想就让他这样睡下去,看他不起来就干脆上去把人压在自己身子底下,冰冷的手不怀好意的往他衣服里面钻。
“你——你为什么脱衣服?”
男人皱眉躲着那病的不行的手在身上作怪,这才发现Kevin上身啥都没穿,看起来也没有洗澡的打算。
“为了🐠你啊。“
Kevin埋头解了一半对方裤子的纽扣,听见他问无比正直的抬头回答。
“你不知道这块的便利店有多么难找,我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卖跳🐠和肛🐠的。"
沙发本来就小,两个男人在上面更是束手束脚的厉害。男孩在感觉身体伸展困难的时候直接起身,弯腰就把还没反应过来的Terry扛在肩上往房间里走。
"——跳🐠?肛🐠——?“
Terry在Kevin的肩膀上惨白着脸,眼睁睁的看着卧室离自己越来越近,然后男孩推开了虚掩的门,浴室那放好水的,他很想体验一回的豪华按摩浴缸呈现在他的眼前——
“你不是喜欢这个浴缸吗?今晚就可以试试。先给你灌个肠再说别的。“
杀手心情愉悦的说。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