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康坊

你被我的造物所吸引,成为了我的奴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原创性。

【CG衍生】源代码

西部世界au

cp Kevin x Charles,Charles来自叔的《通灵神探》

警告:后期很多rape,慎点


01

凌晨6:00  乐园内部 Charles家中二楼主卧

 

虽已早上六点,但外面的天色依旧黑的如同深夜一般暗沉,有精心构造的星辰在山峦处闪耀着微光。屋外设置好程序的微生物和动物们都开始发出各种各样的声响,通过微开的窗口送进陷入凌乱被褥的两人耳中。

Kevin早就醒了过来——不能这样说,他是故意这个点起来的,为了关掉父亲昨晚睡觉时定的闹钟。Charles一般没有闹钟也会在凌晨五点半准时的睁开双眼,起床洗漱开始一天的工作。但是他昨晚实在是太累了——为了研发新的故事线他整整忙了三个通宵,栽进被褥的时候看见自己儿子出现在里面,连句训斥的话都累的张不开口。

所以熟睡的他完全没有被Kevin的动作吵醒,依然把头埋在对方怀里睡的深沉。浓密的睫毛下是一片掩盖不住的青黑色,平常红润的嘴唇现在裂了好几个口子,泛着病态的深红。

男孩眨着漂亮的如同黑曜石一样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好一会儿,确定对方没有醒来以后才壮着胆子亲了口那头发散乱而露出的美人尖,顿了顿,把一个吻轻轻的印在那挺翘的鼻梁上。Charles平常才不会任由他这样靠近呢,自从他过了15岁生日后两人见面机会少的可怜。父亲沉迷在工作中根本抽不出时间陪他,在他发育到身高快超过他的时候更是连觉都不跟他一起睡了。

我又不是想长这么高的。

Kevin 有点委屈,但是也不敢说些什么。幸好Charles依然跟以前一样心软,只要瞅准机会上床对方基本都赶不下来他,但是也是睡觉而已,平时的早安晚安吻和拥抱统统没有了。

“他们也这样啊,为什么咱们就不能这样。”

男孩理直气壮的指着电视里正在家门口离别的夫妻,漂亮温婉的女主人正把一个吻印在丈夫嘴唇上。

“人家是夫妻,你是我孩子···”

Charles皱着眉托着下巴,眉间的褶皱都能把笔给夹断:“我以前教你代码你不好好学,这玩意到认真起来了?”

 

“滴——”

尖锐刺耳的电话铃声把Kevin从回忆中给拉了回来,他手忙脚乱的爬下床想把那正哔哔响的玩意给关了,可是已经晚了:躺在床上的男人平稳的呼吸没有了,不一会就有翻身起来的响声。

“谁现在打电话····Kevin?把手机给我。”

带了点刚起床的喑哑的熟悉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虽然有些迷糊但是明显已经完全清醒。

谁那么没长眼。

男孩垂下眼睛,掩盖住了那一抹不属于他这个年龄的狠戾。

他听见父亲的话乖乖的转身,把薄如白纸,像是块玻璃一样的板子递了过去,自己也顺着爬上了床挨着对方坐着。

Charles骤然被吵醒还是有点不清醒,见孩子也醒了有一丝愧疚感:他才是正在长身体的刚15岁,但是却老是在凌晨因为工作上的事情而睡不够。完全忘记是对方强行爬床的男人伸手把对方消瘦的身体搂在怀里用毯子盖好,揉了揉那柔软的黑发打开了那个不断晃动的电话按钮,一个年轻女人的3d影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Boss你终于接电话,不是说好六点在实验厅门口——”

看见熟悉的人影Alice终于松了口气,但是随即上升起来的是被压抑的怒火:五点就起来化妆的她在门口足足等了快半个小时,都没见自己最仰慕的上司出现在眼前,本来想直接过来找人,结果却接到信息:投资方今早被中了病毒的电脑播放的恐怖片片段突发心脏病,现在正在医院抢救。没了找Boss的理由她只好处理好后回去歇息,结果出门才发现都六点一刻了,本来早就亮的天现在却漆黑一片。

 通话接通后她还没抱怨几句,Charles怀里的男孩就抬头看他,那毒针一样的视线让她瞬间闭了嘴,后颈出了一层冷汗。

“然后呢?”

男人本来在打着哈欠听回报,结果对方没说几句就跟被关掉的水管一样一声不吭的,他耐心的等了快一分钟终于不耐烦了。这个下属还是他特地去外面的子公司里挖来的,平时干练有素也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

“投资方有事取消了今天的来访,出的问题是天空的色度异常,所有的技术人员都无法诊断到底出了什么事。”

Alice听见对方的追问,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下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上帝啊,为什么这个连16都没到的孩子能有这么可怕的眼神。就像是将要瘁毒的毒蛇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这个男孩看自己就像是看一个死人。

“色度异常?”

Charles这才转头看外面天空,果不其然黑成一片,而那清脆的鸟鸣声在这样的情况下显得格外的阴森。

“技术员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代码。”

Alice手指飞舞的调出一组数据来。

男人揉了揉眼凑近放大看,看起来的确是跟往常的病毒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攻击性在里面,唯一的目的就是关掉他编写的白天黑夜转换的开关,所以员工对这个连bug都不算的代码束手无措的很正常:这看上去就像是本身运行的一部分。

不过这看上去怎么这么熟悉·······

Charles 皱着眉手在屏幕划了两下,把代码的位置换了一下。

····这不就是他前几天才教给Kevin的一小段程序代码吗!!对方学以致用还真是快啊!!

“我会马上处理的。”

男人压着怒火把视频对话关了,一个巴掌就结结实实打在自己怀里的小脑袋上:“我教你这段程序是为了你将来维护乐园,不是让你搞恶作剧!”

Kevin缩了缩肩膀,但是依然躲都不躲的任由对方训他。

“昨晚我明明记得定闹钟了,今早没响是不是也是你关的?”

Charles越训越气,手劲不小的打了好几下才略微解气了一点,而这个期间男孩一直一声不吭的挨着打,连动都没动一下。男人冷静下来才发现对方白皙的脖子都变红了一层,又产生了些许愧疚感,觉得也只不过是个孩子而已,于是软下口气跟他对视:

“今天是开故事线的第一天,你搞这个恶作剧的结果可能就是损失上百万的投资,你不能再这样做知道吗?”

Charles努力选择措辞说到,语气柔软到他觉得自己的苏格兰口音都快出来了。他这么多年哪里这么操过心,身为电脑天才的他到哪里都是众星捧月的,哪像现在低声下气的哄一个孩子。

Kevin依然低着头不吭声,他只能看见对方瘦弱的肩膀一抖一抖的。不会吧·····男人心里懊恼的呻吟着,伸手把那尖尖的下巴抬起来:那双他最喜欢的漆黑眸子里果然已经盈满了水意,而男孩正努力让其不要掉下来,但是眼圈早就红的不成样子。鲜红的嘴唇抿的紧紧的,牙齿在上面留下两个深深的印记,配上那脖子上还没消散的红印显得可怜极了。

“别哭了,我没怪你····”

Charles叹了口气把开始小声抽噎的Kevin搂进怀里。

“我就是看你这几天太累了,想让你多睡会····”

他听着孩子断断续续的解释,本来的气也消的彻彻底底。只好无奈的把那黏在额头的发丝拨开,主动在上面印一个亲吻:

“我知道了,我错怪你了。

“今天也是恰巧那个投资方没来成,听Alice刚才发的信息是心脏病突发,真是奇怪,谁能入侵他们那的电脑呢?“

Charles为了转移话题半自言自语的说着,感觉这种滑稽的病发原因简直诡异的不行,那个投资人他见过,因为先天性心脏病一直过的很谨慎,晚会时连酒都一口不喝的一人,竟然就栽在黑客手上了。

我啊。

Kevin趴在父亲怀里蹭着那温热的脖子,看起来像是在小声的哭。但他脸上其实干干净净一丝泪水也无,漆黑的眼瞳里如深不见底的古井。

那个一直不怀好意盯着自己父亲屁股的老头终于被他给吓得发病了,Kevin连续四个通宵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他早就调查出对方的病有多严重,就算这次被抢救回来,只要那网络药库一个“失误”导致药物拿错,这位身价数十亿的商业大佬就会永远长眠在墓碑之下。而会继承他身家的儿子Kevin见过,是一个沉迷乐园的浪荡子,肯定愿意把钱都投在这上面。这样Charles也就不用那么费心的跟他周旋了,毕竟对方估计连两位数乘法都不会。

他装模作样的假哭了一会终于从那块肌肤依依不舍的抬起头来,藏好所有情绪,换成委屈的表情看着自己的父亲:“您爱我吗?”

“我爱你,而且我们该起床了,回你房间洗澡去。”

Charles无奈的笑了,但是依旧轻柔的回答。

那就好。

Kevin坐在床上看着对方穿着睡袍走向浴室。

我最爱你了,父亲。

而你也只能爱我一个人。

 


评论(4)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