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樱花妖🌺

不想磕脆皮鸭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属性☞盗墓原著粉,影视化只接受秦老师演的沙海邪,别的谢绝安利谢谢理解

无意义催更会拉黑

【CG衍生】【现代AU】卡珊德拉之梦

07
Kevin醒来的第一感觉是疼。
全身都在涩涩的发着痛,不是那种尖锐而鲜明的感觉,而是像是拿把没开刃的尖刀在你的神经上慢条斯理的刮蹭着,让整个大脑都为之痉挛抽搐。
虽然疼,但是也没到下一秒就继续昏睡的程度。而且他也不能在这样全无意识的昏迷下去,毕竟自己现在是在······
在哪来着?
男孩迷糊了一会才逐渐回忆起了自己之前发生的事情,他试着动了动只有细微发麻感的胳膊,果然有什么东西在压着他胳膊,温暖而轻柔的,稍微一动就翻了下去。
不过光是这么轻微的动静就足以让浅眠的Terry给醒了过来。
“Kevin?”
他本来只是趴在床边测对方的脉搏,结果手指还搭在对面手腕上就给睡着了。现在惊醒后迷迷糊糊一睁眼,刚好看见对方正睁着黑眼睛安静的看着自己。他又惊又喜的猛地起身,因为多日没补充足够的营养和糖分眩晕了好几秒。但是男孩醒来的巨大欢喜让他把这点事完全都抛到了脑后,急急的往对方后面塞了个大枕头,让人上半身直了起来,转身去端炉子上一直温热的白粥。
“你昏了两天多,我以为····”
他眼巴巴的蹲在旁边看着Kevin勉强喝着碗里的粥,本来高兴的说了几句后又开始悲伤,想起对方血淋淋倒在自己怀里,无论他怎么呼唤都紧闭双眼的样子就难过的不行,声音逐渐低下去就算了,连眼圈都渐渐红了起来。
虽然Kevin临走前并没有给他补充新一波的粮食,但是饿怕了的男人早就有意识的藏了不少存粮,男孩保证的三天后没回来让他立马警惕了起来,严格控制每日的饭量。所以虽然断粮两周之久,他虽然饿但是也没有Kevin想的那么严重,甚至有力气把倒在门口的他给抱到床上去。
他虽然没有接受过系统的教导,但是有一个当医生的舅舅从小耳濡目染之下还是会基础操作的。而Kevin也提前把子弹给抠了出来不会造成更严重的感染,所以Terry用了差不多半天的功夫就把血给止住,伤口也结结实实的包扎了。
现在只要等对方醒来就好了。
Terry把因为地下室湿冷,男孩专门给他准备的厚被子给对方盖上。自己拿了毯子铺在旁边的地上躺在上面,衣服给勉勉强强盖在身上。对方因为虚弱呼吸声几乎细不可闻,床又比地高了一些让他只能堪堪看见Kevin大概的一个轮廓。男人抬头望着那床边露出的柔软黑发,犹豫了半天,还是咽了口口水伸出手去,轻轻握住对方垂在边缘的手掌。那属于人类的温热体温让惶恐不安一天的他瞬间平静了下来,面对着床的方向蜷缩起身体,轻轻握着那只手闭上了眼睛。
每日控制饮食并没有能阻挡食物的消耗,早在Kevin回来的前四天就只剩一点点大米了。换做是常人可能早就已经因为这种绝望而发疯,暴饮暴食后饿死在这无人知晓的地下室里。可是他却硬是想办法坚持了下去,因为一个虚伪飘渺而可笑的念头:对方一定会回来的。
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坚信一件事,毕竟男孩只是把他当一个宠物玩耍罢了,也曾经随随便便放置他好几天。但是Terry就是这么的固执,固执到不肯放弃那万分之一的希望。
然后他等到了浑身是血还是赶回来给他送食物的男孩。
等对方醒来以后一定要好好的劝对方吃顿饭,看,被打了一枪就不省人事成这样,也不知道原来那段时间他一个人是怎么熬过来的。
Terry在睡意涌上脑袋那一刻暗暗的下了决心。

Kevin喝了好几口寡淡的白粥后终于把干涩的喉咙滋润了一点,正因为这淡的不行的味道皱着眉,正张口准备说话时对方眼疾手快的用勺子塞了口蜂蜜进去。他抿了抿嘴唇,尝到蜂蜜特有的甜味后不吭声了,也不计较对方这个比起平日过于大胆的动作,乖乖的张嘴任由Terry一勺一勺给他喝兑过水的蜂蜜水。
两人陷入了无言的沉默之中,除了勺子碰触的声响外空气如同凝固一般静谧。
Terry垂着眼睛重复着机械的动作,这次男孩并没有买蜂蜜回来,这些是他藏起来用于救急用的。可是对方现在伤口还没愈合好,当然也就顾不及那些条条框框了。他也很饿,在照顾的时候只草草啃了点干硬的面包,现在看着这亮晶晶的蜂蜜只感觉两眼发直头脑发昏,看什么东西都有朦朦胧胧的两层影子。
可是他不能让Kevin看出来,对方还没到可以下床的地步······
男人眯了眯眼,低下头不让敏感的男孩发现自己任何的不对劲。重复麻木的动作让他进入一种奇怪的恍惚状态,周围的一切都变的隐隐绰绰,虚空起来。
所以等他发现对方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晚了。
“啊?”
他动作迟缓的抬起头,琥珀色的眼睛盯着Kevin那苍白到一点血色都没的脸蛋看。
虽然还是张死人脸但是眼睛已经有神了,看起来恢复的还不错。
他迷糊的想着,对自己的包扎技术有那么一点得意。
“你把那只兔子呢?炖了吃了?”
Kevin觉得眼前的人有点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这次的伤让他迟钝了太多;所以他只是打量了对方半响,就再度开口重复了遍刚才的问题。
这其实也不用现在就问,但是他很不习惯Terry如此安静的样子。对方虽然平时话也不多,但是也会说些他在电视上看见的故事和新闻,他已经习惯听他用那种带着些小颤音,小心翼翼的声调了。可是除了他刚醒时对方说了几句,现在却一直一声不吭的。想听宠物软糯声音的杀手很不满意,以至于自己开口打破了这片平静。
“没···我把它放走了。”
Terry半天才消化掉里面的意思,迟钝的啊了一声才小声解释道。Kevin 看起来重点并不在这个答案上,面对他的回答也只是点了点头,伸手想够放在床旁边桌子上的手机。男人看碗里的蜂蜜水也所剩无几了,便起身把手机塞到男孩手上后把碗拿到了洗手池那边准备清洗。杀手一边喝着早在手边放着的温热牛奶,一边翻着手机收到的信息。组织明显对他这次闹出这么大的事情很惊讶,连发了好几条信息让他养好伤就回组织报道。
报什么?还不是挨训。
Kevin瘪了瘪嘴,当作没看见那条消息按下了删除键。他恢复了这么半天感觉自己已经差不多缓过来了,试着动了动中弹的胳膊也没有强烈的痛感,现在去吃点补血的东西就差不多了,再说Terry这次也饿的够呛,该给他吃点好的了。
杀手穿着洗干净的衣服寻思着,坐在床边玩手机等待卫生间里的宠物出来。但是他游戏都打过第六关了,关着的门也没有丝毫的动静,只有淅淅沥沥的水声传出来。
怎么回事?
Kevin疑惑的走过去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已经盈满整个水池还在不断流着清水的水龙头,然后·····他低下头去,看见的是躺在水里,不省人事的男人。
“Terry??!”

“低血糖加营养缺乏才会这样,回去好好补补就行了。”
穿着白大褂,留着山羊胡的医生好好检查了一遍躺在病床上的人后摘下手套,对着抱着胸站着,组织的王牌杀手说。
“好的。”
Kevin点了点头,走上前去摸了摸对方紧闭眼睛下厚重的黑眼圈。他刚才怎么没发现男人已经变得这么憔悴了?明明没受伤却显得这么脆弱,像是片薄薄的纸一样。
医生在后面看着这一幕心里叹了口气:他被半强迫的做这个组织的医生已经挺久了,一开始不情不愿,后面发现上头还算人性化,会负责营救自己手下的杀手和疗伤后就比较认真的面对这门差事了。Kevin的大名他当然早有耳闻,那两具被爆头的尸体还在他后面的冰柜里搁着呢。只不过这个看起来像是他情人的男人可从来没听说过,而且还饿成这个惨兮兮的样子···
他不是什么喜欢惹事之人,但是也对对方的身份有些好奇。便边收拾器具边偷偷回头看,刚好发现Kevin伸手到对方的后颈和膝关节处,正准备用力把昏迷不醒的人给抱起来。
“诶诶诶你伤口还没好呢?快坐下我给你再弄点药——我后面有床你们可以休息一下,等他醒来我看情况怎么样,不用这么着急的回去——吃饭的地点?嗯···对面六楼一家挺滋补的。”
医生把最后一个病人送走已经太阳西下,他松口气轻轻打开后面休息室的门,发现这个以狠绝为名的男孩正抱着刚才昏迷着现在已经清醒过来,眨着琥珀色眼睛看他的男人,靠在沙发上睡的正香。那有着甜美如蜂蜜眸子的男人注意到了他的视线,将一根手指放在双唇之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继续让身后的人像是抱什么玩具一样紧紧的抱着他睡的香甜。
医生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关上了房门,两人相偎的身影慢慢消失在他的眼前。他看了一眼下落到半空中火红的夕阳,突然起了一些感叹。
哪有什么阴谋利害,爱情就是来的猝不及防的一段纯粹而自然。

评论(3)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