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樱花妖🌺

不想磕脆皮鸭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属性☞盗墓原著粉,影视化只接受秦老师演的沙海邪,别的谢绝安利谢谢理解

无意义催更会拉黑

【CG衍生】【人鱼AU】Drowing

The Deep Blue Sea

A mermaid found a swimming lad,

Picked him for her own,

Pressed her body to his body,

Laughed; and plunging down

Forgot in cruel happiness

That even lovers drown.ha
(来自William Butler Yeats的The Mermaid)

小人鱼要开荤啦嘻嘻。


08
人鱼的吻虽然不足以支撑Syracuse在深海里呼吸太长时间,但是保持清醒的意识还是做得到的。Kevin看起来暂时还没有想把他淹死的念头,只是向下潜行了不长的时间就带他钻出了水面,把他扔到一处堆满了凹凸不平东西的地方就没了踪影。渔夫气喘吁吁的趴在上面呛了好几口水,用手边不知道什么东西擦了擦被海水渍的发痛的眼睛————他虽然有能力在海下生存,但是除了可以短时间不呼吸以外与别的人类并无二样,所以刚才他在人鱼的挟制下根本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光是海压的迅速增长都够他心脏受得了。
不过如果他知道自己接下来会经受什么,他宁愿刚开始就被淹死了事。
“噗——咳咳咳·····”
把肺里的海水清空后男人终于可以好好呼吸了,他半支起身来环视四周,因为动作身下有什么东西咕噜咕噜的滚了下去。他下意识伸手去接,发现是一枚又大又圆,色泽极为漂亮的珍珠。他愣了愣,回头看了下一直硌着自己,他本以为是石头之类玩意的东西——但是并不是他想象中那些,而是一些丝绸质地,上面镶嵌着不易腐烂的金银的布料,看起来是在这里失事船只上面的(比如他三年前坐的那只上面就有不少),而凹凸不平的则是各种各样或大或小的珍珠钻石饰品,他刚才用于擦眼睛的那块布上就用金线缝着小小的珍珠,就算被海水浸湿的皱巴巴的也能看出它的价值不菲。
看得出来,这里是那条人鱼储存宝物的地方。自己被抓来也算是跟它们同价了?没想到自己还值不少钱呢。
渔夫苦中作乐的想。把周围一片空地清理出来后就把上身直了起来:虽然空间不大但是也比刚开始被掳到那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小平台好,虽然他的脚掌离海水只有不到一步之遥,只要人鱼伸手就能轻而易举的抓住他。
仔细打量后男人才发现这里并不是他想象中当年那个浅海那个粗糙简陋的洞穴:这里收拾的很干净,暴露在空气下的陆地一点灰尘和泥土都没有,被海水洗刷干净后露出的是天然的灰白色,上面附着着大大小小小气孔的石板。看起来像是火山喷发形成的花岗岩·····对这方面有点了解的渔夫抬头望去,看见的果然是火山口形成的一片小小的天空。
也不知道对方怎么找到这个死火山的,应该是离岸边很远,靠近冰山的地方了。
他吸了吸鼻子看着自己在水面上的倒影。消瘦的脚踝浸泡在冰冷的汗水里显得一股死气沉沉的惨白色,而他整个人湿淋淋的,连头发都凌乱的披在肩膀上向下滴着海水,看起来狼狈的像是被暴风雨淋过,无家可归的猫一样。
我今天应该就死在这里了。
Syracuse平静的想着,将冻的僵硬的脚缩回来蜷在那块缝着金丝花边的丝绸毯子上。见到Kevin的那一刻他就知道约定好的命运还是降临到了他的头上:欺骗人鱼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虽然对方样子已经跟三年前大为不同,但是那双眼睛里闪耀的熟悉火光让他瞬间辨认出来,也完全回忆了他拼命遗忘的那件事,那个吻。渔夫其实在被香气围绕的三年里曾经数次沉思自己为什么要这么不顾一切的回到这个现实世界,明明没有什么所谓的牵绊在吸引着他——没有结婚,母亲去世,唯一能证明他存在的也就是那艘小渔船和传承下来的小木屋而已。
而他也没有什么极大的求生欲望:他在小镇上也是浑浑噩噩的混日子罢了,更何况这酗酒的三年跟死亡没有太大的区别。
所以,我为什么要逃呢?
Syracuse屡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却从来没有得到过答案。
现在被复仇的Kevin抓到这个不可能逃生的地方,他从那双本来纯净,现在却漆黑一片的眼睛里看见了明确的杀意:他快要死了,生命终结在这神奇的生物利爪之下。可是他现在却觉得格外的安宁,像是终于回到自己巷口的船只,迷路归家的旅人。男人不能否认,刚才与Kevin 对视的那一瞬间,他沉寂已久的心脏突然猛地跳动了一下,三年前的记忆瞬间回到脑海里清晰可见,历历在目。身体里有什么在坚定地告诉着他:这里才是你的归宿。
这里?哪里?
渔夫迷茫的睁大眼睛想着,还没有弄清楚这股突然而来的情感是怎么回事,远处便传来轻微但是无法忽视的水声。
Kevin回来了。
他瞬间从毯子上爬了起来,双眼紧紧的盯着那不断荡漾出小小波浪的水面。恐惧和等待死亡的本能害怕让他的身体控制不住的轻轻颤抖,连苍白的脚趾都紧张的蜷缩在了一起。他知道自己无法敌过这被上帝眷顾的生灵,也没办法让本能紧绷准备做出即刻反抗的身体放松,但是他已经准备好了。
接受人鱼的怒火。
——并面对接下来的死亡。

话虽这么说,但是他被扯着脚踝拉到冰冷的海面之下,人鱼锋利的爪子稳稳地按在他脆弱的咽喉时,他还是轻轻的呜咽了一声,透明的泪水从眼角处流了下去。Kevin刚才浮出水面看着如临大敌的他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而那张俊美的脸蛋上也是半点情绪都无。他手上抓着像是藤蔓的一段绿油油的东西,渔夫好像知道了对方想拿那个干什么,拼命蜷缩身体还是被重新的扯回水下。人鱼轻而易举的就制住了他所有的反抗,抓住他的双手举过头顶,用那柔韧度很高像是绳子的玩意把他两只手腕紧紧的绑在了一起。一圈又一圈,直到男人耗费所有力气停止了动作,他才满意的把其挂在了石壁上一块凸起的岩石上。
现在人类是动弹不得了:双手被迫举起挂在高处,让他上半身暴露在空气里使他不窒息死亡。而下半身浸泡在深色的海水里,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散发一股柔和的白光,看起来好吃极了。对方现在也不像刚才那样挣扎了,只是紧闭着眼睛急促的呼吸着。深棕色的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脑后,淡粉色的嘴唇被用牙齿紧紧的咬着,留下两个清晰的齿痕。
人类现在看上去倒像是只人鱼了。你是我的,怎么能在上面留下不属于我的咬痕?
Kevin看着眼前的一切首先冒出的就是这两个念头,前一个让他游了上去用尾巴缠上那有着温和热度的双腿,第二个念头让他将收了爪子的手指强行撬开那漂亮的唇瓣,塞进去玩弄那湿润的舌头。
“呜··嗯···”
Syracuse因为口腔里作恶的手指惊愕的睁大了双眼,而用尾巴把他整个人包裹住的人鱼面对他的视线只是一笑,便在他的视线下埋头下去,咬住了脖子上那根微微跳动的大动脉,一点一点的收紧了嘴里的力气。
“呜!”
男人只叫了一声都再也发不出声音了。他像是被捏住死穴的动物一样无力的瘫软在了对方的身下 ,那含着他大动脉的利牙并没有立刻就咬下去,而是一点点的注入力气,让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牙齿锋利的尖端刺破脆弱的表皮,鲜艳的血液从伤口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顺着颈部的线条滑下去落到清澈的水面。他明白对方的意思:人鱼在故意拖慢杀死他的速度,想让他清晰的体会这令人恐惧的一切。
这一切都是他三年前所做一切的报应。
渔夫瞪大眼睛无神的看着人鱼那柔软服帖在头上的黑发,琥珀色的瞳孔正因为脖子上收缩的利齿而逐渐放大,而之前几十年的人生如同幻灯片一样放映在眼前——说来可笑,他这一生过的如同海底一株植物一样千遍一律而平庸至极,唯一称得上亮点的竟然是三年前那段神奇的经历:他遇见了一条名为Kevin的人鱼,而对方对他有着不一样的好感,传说中以人类为食的对方甚至救了自己整整三次。而自己却在最后利用他的信任逃跑,陷入了备受折磨的三年。
而现在那条曾经如此信任自己的人鱼正趴在自己身上,正打算杀死自己。
因因果果,一切都是一个循环。
Syracuse痉挛的咳嗽了一声,血沫从嘴角接连不断的涌了出来。他躺在人鱼的身下,感觉代表死亡的黑暗铺天盖地而来。
死在人鱼的手里好像也是不错的死法。
他这样想着,刚准备闭上眼睛面临死神的镰刀,含着自己大动脉的压力突然消失了,同时身上一轻,大量新鲜的空气涌入肺里,挽救了濒死的他。
怎么····了?对方突然不想杀他了?
他有些迷茫,但是那些涌入气道的血液让他上接不接下气的咳嗽着,只能听见水面发出哗哗的声音。


评论(9)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