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我都写到昵称了,你如果还看不见的话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对吧ʘᴗʘ

【CG衍生】【现代AU】卡珊德拉之梦

Terry有了一个小秘密,而他因为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理由,并不想让Kevin知道。

04
听见已经渐渐熟悉的密码锁开的“滴”的一声,Terry眼疾手快的在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将抽屉给推了回去。
“Terry?”
少年清亮的声音几乎是同时从身后传来,男人拍了拍自己胸膛,深呼吸了几口气安抚被吓到而跳的有些砰砰响的心脏,转头端着碗站起来身来,有些忐忑的小小“嗯”了一声。被喂养的很好的他琥珀色的眼睛圆溜溜的,闪着灵动的光,此刻正小心翼翼的盯着Kevin看。
杀手看着自己乖巧的宠物没有来头的心情大好,早上因为目标的血溅在手心而有些不爽的情绪顿时一扫而空,嘴角罕见的微微上翘,带上了不明显的笑意:
“过来吃吧。”
Terry还是有点怕他,但是却完全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而那来自新鲜食物的香味也诱惑的他频频往那包装的结结实实的保温盒的方向瞅。所以当Kevin向着自己身边的座位点头示意时,他没犹豫多久就走了过来,赤脚坐在高脚凳上乖乖的看男孩熟练的打开包装给他分食物。一看就是主食的,最大的那片锡纸打开后红酒的香味迅速蔓延出来,夹杂着细心烹饪的牛肉香味。
好吧,又是牛排。
男人毫无痕迹的叹了口气,接过杀手递过来的叉子。
温度刚好,因为保温纸的功劳牛排也没有凉透,吃在嘴里越嚼越香,但是Terry却兴趣索然,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拿着叉子慢吞吞的吃着盘子里的牛肉块。Kevin在给他切好牛排就吃自己那份看起来就油汪汪的意大利面了,而现在正好像在接着什么任务,入神的看着手机,完全不顾自己叉子上卷着的面条。所以他现在才敢放纵一下,有些肆无忌惮的打量对方安静俊美的侧脸。
看起来年龄也不大,整天就吃这么些玩意,还能长这么高也是奇迹了。
男人心不在焉的想。
他被囚禁在这已经三周有余了,有了电视等解闷玩意他也不像原来那么的焦躁发慌了。得到安慰的大脑终于开始像正常人一样转动了起来,再加上Kevin这两周对他的态度和作出的行为,让他终于推算出对方应该不会杀自己,起码暂时不会的结论。
他一开始以为对方只是不想暴露自己身份才把自己抓到这地方,等躲避过风头再把自己杀了抛尸的,毕竟自己看见了他的脸,去警察局指证他就完了。但是守了几天电视的新闻频道他发现这件在设想中应该上新闻头条的杀人大案连个影子都没,平静的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而某天打开到国际频道,漂亮的女主持人严肃的说全国悬赏前十的杀手,旁边悬挂的照片里Kevin那张漂亮脸蛋赫然名列第六时,吓得他把鸡蛋都掉地上去了。
刚好那两天Kevin来的比较频繁,刚开门就发现他在对电视发呆手里还拿着半个碎了的鸡蛋壳。男孩瞟了一眼电视频道就知道他看见了什么,面对Terry没来的及收回来,略带惊愕的眼神竟然有些扭捏的低头不看他,最后才闷闷的冒出一句“那个排名也是要根据年龄的。”。
你的意思是不看年龄你就能当第一了?
男人有些哭笑不得,感觉对方现在就像个不服输的小孩子一样硬撑着想挽回自己的脸面。心里想着目光里自然也透露出几分意思,把脸皮出乎意料薄的杀手当场就给闹了个恼羞成怒,结果就是他被按在地毯上干了个昏天黑地,那几天走路都得颤颤巍巍的扶着腰。
不过Terry从那时候就基本确定对方不是把自己养肥杀了的,而是像是小孩子养宠物一样把自己当宠物罢了。说不定哪天腻了还能放自己一条生路呢,而现在的生活其实比自己被威逼的还债,不敢回家浑身酸痛的日子好上太多了。男人想通了后就开始坦然的生活,努力给自己造出舒适的居住环境,这种随遇而安的性格在社会中当然有诸多弊病,但是在这个时候是再好不过。
他很是过了几天舒服日子,每天睡的自然醒后起来给自己弄简单的早饭,看电视洗衣服,闲的慌就扫地拖地板,琢磨的弄出几块塑料布把老是滴水的墙角包住,然而正是那样才让他发现了原来完全没有注意的地方。而Kevin也在断断续续来了几次后慢慢有了规律,基本三四天会过来给他送吃的之类的生活用品,当然每次给他的只能维持一个星期左右的口粮,不会给他更多。
他自己一人倒是吃的绰绰有余,可是现在…………
Terry不由得入神想了起来,踩在椅子脚的脚掌随意的晃动着,不小心就碰到了正入神看手机的杀手小腿上了。Kevin一下子就被惊动了,合上手机眯着眼睛转头看他,Terry顿时浑身一噤,哆哆嗦嗦的向旁边移了移。可是这个小小的餐桌哪有那么大的空让他跑,他蹭了半天也连五厘米都没移开,而被勾起什么兴趣的杀手半个身子都靠过来了,他缩着肩膀都能感觉那温热的吐息喷在自己脆弱的后颈上。Terry不喜欢这种这种感觉,像是被抓住死穴的兔子一样每个毛孔都散发着恐惧和臣服的信号。
我得说点什么摆脱现在这个困境……………
男人疯狂的转动脑袋想着,可是他半个思维还在还在刚才的那件事上没有抽离出去,在现在这种岌岌可危的情况说的话也没怎么过脑子,嘴一张心里的想法就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能,能不能买点蔬菜?”
“为什么?”
Kevin因为这突然的请求而微微愣了愣,男人被他抓来这么多天从来没有提过任何要求过,一直都是他给什么他就用什么,很好养活。这应该是他第一次主动开口说话,而且还是明确的要什么东西。一般这个时候他就应该警惕起来了:主动要求一般都包含着不好的心思。
可是蔬菜?这种东西能干什么?配出什么毒药能自杀吗?
给他就是了。
杀手觉得自己抓来的宠物真的是越来越有趣了,但是他并不想就这样轻易给对方想要的东西。所以故意拉长调子,听不出什么情绪的问了一句,慢悠悠的欣赏了几秒男人慌乱的想着回答的焦急模样。本来打算只是逗逗他就答应下来,没想到对方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差点撞到他的鼻子。
“可以做很多东西吃,比如蔬菜沙拉………就是,就是……”
“就跟这个差不多!很好吃的!”
Terry在那话说出口就知道自己惨了,哪有宠物给主人要东西的?而且还是个喜怒无常,以杀人为乐的主子。但是对方并没有立刻拒绝,而是含糊地回答让他燃起了新的希望。虽然Kevin给他买了维生素补充素让他不至于牙齿出现什么大问题,可是光是肉和米饭让他觉得自己的味觉都要退化了。
怎么做才能让对方答应下来?
男人飞快地思索着各种方法,四处探寻的眼神在看见他刚才随意放在桌子上的塑料碗亮了起来。

“这是——什么?”
Kevin皱着眉头看着对方推在自己眼前的绿色塑料碗,里面正装着黄澄澄黏糊糊的东西,看起来像是土豆之类的加了什么东西搅和而成的,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卖相,不过味道倒是挺好闻的,有股Terry 身上常见的甜甜的味道。
“就是土豆泥……我用蜂蜜牛奶弄的,虽然看起来不太好但是真的很好吃的。”
男人有些急切的辩解着,看着对方充满怀疑的眼光很不高兴。他虽然脾气软但是也容不得别人质疑他最擅长的菜肴,要知道连他只喜欢吃上等饭馆,嘴巴挑剔的要命的哥哥也抗拒不了这个。有了些小火气的Terry心里嘀咕着还不是你这个小兔崽子连盐和番茄都舍不得给,要不这道他最拿手的绝活(其实是在修车行吃腻了外卖自己琢磨出来的)怎么会不吸引人,但是连生杀大权都捏在对方的手里他自然也不敢指责什么。在发现语言阐述虚软无力后很快就闭了嘴,拿勺子搅了搅碗里稠度刚好的土豆泥,一时冲动又过于想要证明自己让他做出了平常根本不会做的事情:
“你就吃一口。”
他翻了翻外卖袋子找到个干净的勺子,舀了一点送到Kevin嘴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有些时候没剪而长长的碎发伏在白皙的额头上,随着他的动作向旁边偏了偏,露出那好看的美人尖。
“·······”
Kevin沉默了,既没有张口也没有明确拒绝,只是眯着眼睛盯着坐的极近的男人。眼睛里的情绪晦暗不清,但是Terry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只是固执的举着勺子,眸子里一片坦然,那甜美如蜜糖一样的颜色似乎能流出来,像极了那天小心翼翼问他可不可以亲吻的样子。
“上次这样给我做吃的人在食物里下了毒。”
杀手缓缓地开口道,话语虽然平静但是里面暗含的杀意几乎是瞬间就泄了出来。Terry一愣,还没来得及感到害怕,眼前这个看起来漂亮温柔的男孩就垂下眸子,乖乖的张嘴把他递在嘴边的土豆泥给吃了进去。
他拿着勺子的手一颤,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好像慢跳了半拍。

评论(8)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