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康坊

官人来玩啊~

【CG衍生】【人鱼AU】Drowing

The Deep Blue Sea

A mermaid found a swimming lad,

Picked him for her own,

Pressed her body to his body,

Laughed; and plunging down

Forgot in cruel happiness

That even lovers drown.
(来自William Butler Yeats的The Mermaid)

07 

就算是Syracuse再怎么抗拒大海,可是刻在骨子里的印记也让他根本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从人鱼那里逃脱出来的第三年,许久不见的大风暴席卷了这个以打鱼为生的小镇,大家纷纷收拾渔船躲进家里,靠以前的存粮艰辛度日。可是早就耗尽自己那点家底的渔夫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根本无法再挣到足够灌醉自己的酒钱。所以在将近一周的暴风雨过后,他摇摇晃晃走到自己破旧小木屋下的地下室里,把那艘已经放置三年之久,上面已经积攒了厚厚灰尘的小渔船给拉了出来,勉强收拾干净后便放进了大海,向往年惯例的鱼群集中之地缓缓驶了过去。
披着深棕色半长发的渔夫随意的坐在船边,将手放进海水里去感受流淌的速度和现在的温度,计算着行进的方向。身上的味道因为靠近水源而变的浓郁了很多,但是已经习惯了的他只是用湿漉漉的手别了别下垂在脸颊的发丝,透明的水珠顺着因为酒醉而带着点酡红的脸颊流淌下去,滴落到赤裸的锁骨上形成一道暧昧的痕迹。
其实就算是因为暴风雨而不能去接工作挣钱,男人其实也有办法去生活下去,而不是来到这个令他最恐惧的地方。可是,Syracuse抱着膝盖靠着冰冷的船壁,眯着眼睛看着那在不远处在天空欢快飞舞的海鸥。几天前一个平凡的午后,他如往常打算用酒精灌醉自己入眠时,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含糊不清的欲望。像是有什么等待已久的人在呼唤着自己一样,让他控制不住想要接近大海的本能。
所以在发现肆虐了一周的暴风雨终于停止了以后,Syracuse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再加上已经没了灌醉自己的本钱。所以阔别三年,他终于再次回到这片令他熟悉而又陌生的海洋。
其实他现在已经习惯了身上这种独特的味道,也不对大海有原来那样的排斥和抵触,轻柔的海风温柔的包裹着他,而船下平缓流淌的海水发出轻轻的水声,让他感觉分外的安心。
好像他本来就属于这个地方一样。
Syracuse半闭着眼睛有些迷迷糊糊的想着,觉得自己像是被猫追捕的老鼠那样战战兢兢躲了三年的狼狈样子有些可笑:这片宁静的海洋有什么可惧怕的呢?三年前发生的事情早就被故意遗弃在记忆冰山的最深处,留在身上的也只是梦里有时会一扫而过的漂亮蓝紫色的长尾巴而已。若不是这时时刻刻缠绕在身上的奇异香味,渔夫估计早就把那件事忘得干干净净了呢。
所以释然的Syracuse就这样坐在船板上裹着暖和的毯子,闭着眼睛,在船身的摇摇晃晃之间睡着了。
熟睡的他当然没有发现远处平静海面上传来的细微水声,和那在太阳下闪着璀璨光芒的蓝紫色鳞片。

当平稳行驶的小船突然被什么轻轻一撞时,惊醒的Syracuse一开始还以为是碰到了浮上来呼吸的鲸鱼。
他踉跄的从暖和的毯子里爬了出来,趴在船沿上探下身去张望,发现并没有见到想象中的庞然大物,平静的海面清澈的如同一面镜子,照出他一脸疑惑的表情。
奇怪,难不成刚才是幻觉?
渔夫皱着眉抓了抓头发,他刚才睡的正熟时就听见“咚”的一声,像是什么比较大型的鱼类把坚硬的船壁不小心撞了一下,惹的他毫无防备的脑袋直接砸到了旁边放着的铁桶瞬间清醒过来。担心会漏水的他站起来瞅了半天,发现并没有明显的凹陷或者破裂处,而那条闯祸的大鱼连个尾巴尖都没有留下。
这地方会有什么力气比较大的鱼类·····
Syracuse有些怀疑的站在船上思索着,还没想出个所当然就又听见“咚”的一声,这次力气可大了不少,剧烈震荡之间让他差点摔倒甲板上去,眼疾手快的抓住了罗盘才没给再次磕到脑袋。
这下可不是幻觉了。
我倒是想看看哪条鱼在反复捣蛋,信不信我把你捞起来回家做鱼汤喝。男人在船身平稳一些后气冲冲的拿了挂在角落的渔网和系着长长锁链的铁钩子,大步迈向刚才发生冲击的地方走了过去,想看看是鲨鱼还是鲸鱼一直揪着他不放。
但是他还没走几步,对方好像知道他要干什么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他身后又是对船壁的狠狠一击,小巧的船只经不住这巨大的冲击力而更加剧烈的摇晃了起来,大起大伏之间 几乎要整个倾翻下去。Syracuse手上的工具也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差点脱手而去,可是就算这样他的情况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小船已经翻了180度,一半的身子已经浸没在冰冷的海水里。他咬牙将铁叉卡在甲板的缝隙里,整个人几乎是悬空的吊挂在半空中,只能靠手臂的力量支撑自己不随着船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坠落到海里。
可是这样维持不了多久。
手臂已经因为要承受身体的力量而酸痛不已,渔夫能感觉自己的力气在一丝一毫的消失着。大半个船身已经倾覆进去了,他如果再不放手就会被自己的船只倒扣在深海底下。可是Syracuse却还是在一昧的坚持——不是他有多么愚钝固执,而是因为他的潜意识一直在告诉他一件事——不能松手,不能掉进海里面。如果这次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强烈而固执的念头,但是他知道自己如果松手的下场会是什么。强烈的念头给予他了身体上的奇迹,男人咬着嘴唇抓着叉子的右手使劲,用尽剩余的所有力量在船只完全倒扣下来时的那个瞬间爬上了暴露在水上的船底面。但是那把贡献良多的铁叉也随着船板沉进那深不见底的深渊里去了。
Syracuse跪在木板上大口大口的喘气,观望着平静的水面有些心有余悸。刚才若不是他拼死一搏的话现在也早就掉进海里,被那只力气巨大无比的鱼类吞入肚里当作佳肴了。那只不知为何与他的船只结怨的怪物在第二次撞击后就不见了踪影,看来已经放过他了吧。渔夫警惕的坐在船板正中央好几分钟,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奇怪的波动后才放下心来,面朝天躺在板子上大口喘气,刚才一番搏斗而湿漉漉的棕发耷拉在胸前,随着他的急促呼吸而一起一浮。

Kevin并不急得抓住自己的这只猎物。
他藏匿在船只旁人视线的死角处,看着毫无防备躺着的人类舔了舔鲜红的唇瓣。
自他们从漫长艰苦的三年扩展之旅回来,已经三个星期了。他在第一天就与母亲告别,寻着那只有他能闻到,独特的香气找到了渔夫所在的村庄。
披着黑发的人鱼趁着涨潮接近海面,躲在近海的一块礁石后看着不远处的人类在忙忙碌碌的修整船只停回巷口。他轻轻的抽动鼻子,闻到了空气中散发着的如珊瑚死亡的咸涩气息——几年一度的海洋风暴要到来了,在这个阶段鱼类都会潜藏到比较深的海里,人类的捕捉技术是无法抓住它们的。所以就算那味道淡到几乎闻不到,Kevin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猎物一定会因为生存而再次来到这片海洋。
他这三年学的最好的便是忍耐。
之前说过,人鱼有着漫长到占了生命五分之一的幼年期,在那段时间它们懵懂无知而又十分脆弱到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所以无论是哪个部落,不诱骗,不伤害未成年人鱼都是所要信奉的第一条法则。eva实在是太忙了,当然也因为有这条禁令的原因,他并没有教授自己儿子有关成年期,伴侣,以及周边的一切。Kevin在这方面又过于聪慧独立,导致我们伟大的女王连自己孩子的发情期都忘了个干净。
所以当她从别的部落满载而归时,迎面看见的就是惊慌失措,焦急不已的Danny:
“eva!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等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发∑期成功怀孕的雌性人鱼焦急的给自己所追随的女王解释着这直到现在都令她无法接受的事情,她怎么知道Kevin会如此轻易的把自己的吻给交予出去?她以为只是抓来泄✘后吃掉用的!更加麻烦的是这个人类竟然还给跑了······
漂亮的人鱼嘴巴张张合合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比较好,但是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再拖延下去。所以她选择了闭嘴,伸手抓住女王的手向着正传来轰隆巨响的地方游了过去,想用事实来解释一切。
eva在发现负责看管自己儿子的侍卫过来时就有些不安,在跟着她游到自己不省心的孩子所呆的小屋旁边更是心一直往下沉:她当然闻到了这股人鱼发情独有的气味,很明显,Kevin提早成年了。但是这并不是她现在惊愕的原因,而是因为······
“他为什么会标记人类成为伴侣?你是怎么看管他的?“
女王知道不应该给还怀着孕,忠心耿耿的部下发火,可是现在在里面因为标记而被迫进入更加剧烈的发✘期,正在痛苦呻✘吟的是自己唯一的孩子!人鱼在成年后每年都会有一次发✘期,找同类泄欲或者打架都是不错的方法。而这第一次发✘会十分剧烈和漫长,如果eva提前知道的话,早就给他塞了几条雌性人鱼进去了。可是现在呢?Kevin不仅违反她的禁令浮上海面去猎捕人类,甚至还将自己的吻给了这种狡猾奸诈的生物!
虽然从味道看来他只是将短暂呼吸的能力给了人类,并没有把她|他变成共享生命,相伴一生的伴侣,可是这样也够这条刚成年的人鱼受的;身体的本能因为伴侣的诞生而产生了更多的索求,这个时候没有疏解的话会被活生生的折磨到死的。而那个卑鄙的人类呢?就这样趁着Kevin处于发✘的虚弱期逃走了,就像是过去几百年发生的许许多多的前例。
eva怎么能让自己的孩子受这份罪?
她就算再气儿子这么的不争气,竟然会被一个脆弱不堪的生物变成这番模样。但是听着那充满痛苦的嘶吼依然忍不住的心疼了起来,游回繁殖地挑挑拣拣几个自己抓来的人类,让Danny送进去给Kevin泻火。没有彻底标记的话是可以断开连接的,只要跟别的人类交配,暂时伴侣之间的联系就会被轻而易举的斩断。就算Kevin以后再也不能有属于自己的伴侣了,但是解决现在才是当务之急。
然而事情并不如女王所料。
eva坐在自己镶着珍珠宝石的王座上坐着,白皙的左手撑着下巴,细长姣好的黑眉紧紧的皱着。
不知道那个骗子到底有什么样的魔力——因为发情而焦灼的Kevin在自己洞穴里不断的嘶吼着,咂碎了里面能砸的所有东西。他刚长出来的爪子因为心情的不稳定而不断收缩伸长,锋利的尖端刺破手指的皮肤弄的白皙的手掌一片鲜血淋漓,鲜红的液体顺着颤抖的指尖一滴一滴掉进透明的海水里。而正在生长新鳞片的尾巴也因为不断使劲抽打岩石而格外狼狈,鳞片接二连三的掉了下去露出娇嫩的表皮。可是就算是狼狈成这个样子,Kevin也没有碰任何一个人类——不,不应该说是没碰。他的确被那些散发着香气的生物吸引了注意力,一双本来透彻的眸子现在闪着暗沉的光芒,他甩动尾巴游了过去,探身出去,用手指碰触那娇嫩的皮肤——然后他就撕碎了他们。
Danny守在洞口,再一次发现水里突然出现大片大片的血液和人的残肢断骸时摇头叹了口气,回头游去向女王报告情况了。
整整七天,人鱼的发✘期漫长的惊人。eva不断送着各种各样,或男或女的人类进去。可是不出意外的全被Kevin撕碎成片或着吃掉。他们各种办法都尝试过了,可是对方仍然固执的不碰任何一个人。唯一值得庆幸的好消息是Kevin熬过了惊人的痛苦,并没有像往常那些同类因为焦灼的疼痛而自杀身亡。
第七天的下午,洞穴里的动静终于完全平息了下来。eva抱胸在门口有些不安的等待着,看见一个熟悉而陌生的人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母亲。”
Kevin说,他本来短短的,垂在耳边的头发现在已经过了肩膀。而那本来带着点婴儿肥的脸颊现在也完全消瘦下去,变成了成年人硬朗的轮廓。而变化最大的,还是那双漂亮的细长眸子。
那本来如黑水晶的眼睛变的如同深井里最深处的那一抹漆黑,无论多么靠近也无法看清楚里面的情绪。而他现在虽然干干净净,但是仍然围绕着那挥之不去的血腥味:他在这七天,整整杀死了27个人类,15条人鱼。

自己的猎物——应该说是Syracuse,Kevin听见那些人类怎么呼唤他的了,好像跟原来不太一样了。
人鱼潜藏在海里等着对方完全松懈 下来的时间中,仔细打量了那具身躯后想想。三年前那几天的记忆直到现在都牢牢的刻在他脑子里,每当有时间的时候就会拿出来反复咀嚼 :当然,这可是Kevin被骗的最惨的一次。不仅丢了自己名字和真爱之吻,那痛苦的七天也时时刻刻在脑子里回荡。每次他回忆的时候,都恨不得现在去撕破他的皮肤,吸吮他的血液嚼碎那纤细的骨头,听着他逐渐变小的哀嚎惨叫声才能弥补的了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可是当Kevin真正见到Syracuse出现在海面上,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时候,却不太想立即把对方弄死了。
让他体会下濒死的恐惧可多好玩啊,充满绝望的身躯才更加美味。
人鱼这样想着,埋头从海底游到那小小的船只底下,开始游刃有余的折腾着上面惊慌失措的人类。虽然对方没有跟预想的一样掉进海里被他逮到,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在这片海洋上人鱼才是真正的主人。
等候了不短的时间,男人终于完全放松的开始站起来,四处晃悠看能不能找到浮出水面的工具时,Kevin 知道机会来了。
他的爪子因为兴奋而从指缝探了出来,戳在船只脆弱的木板上发出吱吱的响声。Syracuse有些警惕回头看那发出异动的地方,小心翼翼的走到船边弯头看是不是绑在甲板上有着铁钩的绳索,然而他看见的是一双漆黑的眼睛。
Kevin躲在船只的阴影之下,仰着头看着震惊到无法做出及时反应的渔夫,弯头轻轻的笑了笑,像是三年前那样——
下一秒,他便伸手抓住了Syracuse的脚踝,一使劲便将对方拖入了深海里。

评论(12)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