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我都写到昵称了,你如果还看不见的话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对吧ʘᴗʘ

【CG衍生】【人鱼AU】Drowing

The Deep Blue Sea

A mermaid found a swimming lad,

Picked him for her own,

Pressed her body to his body,

Laughed; and plunging down

Forgot in cruel happiness

That even lovers drown.

(来自William Butler Yeats的The Mermaid)

04

人鱼可以杀同类吗?

不可以。

因为上帝的惩罚这个大海里的种族一直无法繁衍壮大,分布在这片区域的每个部落里,50条人鱼以上的都基本寥寥无几。虽然Eva管理得当使得他们这个部落有着近200条年轻强壮的成年人鱼,但是也依旧不可以杀死任何一位同族。如果有人触犯这个禁令,将会得到十分严厉的惩罚。

但是Kevin现在弓着身子护着身后的人类,连耳鳍都因为愤怒而张开,呼哧呼哧的示威性扇动着。漆黑的双眼紧盯着眼前的几条成年的雄性同类,只想冲上去一口咬碎那脆弱的喉管,让他们不能再用这种眼神打量他的宝贝。

刚才他兴冲冲的摆动尾巴浮出水面,正抬头想游回男人的身边,就看见有几条人鱼正团团围着那块小小的石台,尖锐锋利的指甲都已经要接触到贴在墙壁缩成一团的人类了。你们竟然敢动我的猎物?Kevin瞬间感觉胸膛熊熊的燃烧着一场大火。他扔下怀里抱着会延缓他速度的食物,以一个几乎看不见的速度穿过身体组成的缝隙,张开双臂用身体挡住那些人的动作。他的爪子在刚才看见的那一刻就完全硬了起来,嘴巴发出呼呼的威胁声,警惕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只刚学会捕食的小狮子。

那几只人鱼看着眼前人一触即发的样子面面相觑,他们刚才只是为了抄近路去居住地,才走了这条偏僻的路线。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见到一个看起来没有被碰过,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人类。这次抢到的人类很少,而且因为繁衍的需求雌性都基本瓜分完了,剩下处于发qing期的雄性只好四处游荡看能不能分到一杯羹。没想到会不经意的碰到这样的好事。他们互相交换了下眼神,舔舔唇向着正紧张看着自己的人类游了过去。

人鱼的发qing期一般要维持整整七天,除了xing交之外还可以通过斗殴而发泄。但是因为顾忌哪条路禁令又不敢下手太重,所以大部分还是倾向于找到人类交he,再不成同类之间也可以相互疏解一下。所以他们看见一个秀色可餐的人类。想去解决下自己的qing欲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然而他们可没预料到这个人类是有主的,而且还是女王最疼爱的小儿子。

其中块头最大最成熟的John看着对方瘦弱的身躯抿了抿嘴,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了触手可及的美餐。虽然已经300岁的他对上这个以打架不要命的小疯子也算是胜券在握:要知道对方压根还没成年呢,再不济他们也是三对一。可是看Kevin的态度今天就算打也占不了什么好处,被捅到Eva那里可就不太好了。虽然没被标记的人类是领地的共有财产,但是谁抢到谁先享用也是大家默认的惯例。所以他犹豫了一会,伸手拦住身边身边蠢蠢欲动的朋友,微微弯腰代表自己没有侵犯的意思后,在对方的注视下转身离开了这片水域。在游的足够远的时候才忍不住的咂舌往回看,想起那条人鱼的眼神有些不寒而栗:明明只是个连尾巴都没长好的幼崽,那股护着身后人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连Eva都无法攀比。

感觉今后这小子会闯出更大的事情来。

John摇了摇头,为自己笃定的想法感觉有些可笑。除了神之外谁能预测今后发生的事情呢?关心别人还不如想想自己的发情期如何解决。

Kevin在确定对方不会再回来后才放松自己紧绷的身躯,眨着湿漉漉的眼睛摆动尾巴,趴在男人身边检查对方是否完好。

如果刚才那些弄伤了一点他也会加倍让其偿还。

他有些阴沉的想,但是表面还是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伸长脖子,像是小动物一样的嗅着渔夫的身体,看有没有那碍人的血腥味。

Syracuse被刚才那几条成年人鱼吓坏了,虽然在船上时他已经见过这群精灵生恶的模样,但是那毕竟也是相隔了一段不短的距离,而刚才可是近在咫尺,他甚至能看见对方嘴里露出的尖牙和眼睛里贪婪的yu望。索性Kevin来的及时,要不他也不知道自己会落个什么下场………想到这他心里一动,转头去看正趴在水边用脑袋蹭来蹭去撒娇的人鱼,伸手去摸了摸那又光又滑的黑发,用柔软的指腹去轻摸那耳鳍敏感的根尖,用来表示他的谢意。

小人鱼在仔细检查后发现自己的人类没有被侵害很是满意,不由的靠的近一点,再近一点,去闻从对方身体散发出来的淡淡香气。他刚才回来时就发现人类身上有一股香甜的味道在吸引着他,让他根本无法抵抗的被俘获。不是那种肉体食欲上的吸引力,而是更加轻柔……美味,只想将对方融化到身体里。Kevin不懂这是什么感觉,但是潜意识的就想让自己更多的跟他接触,所以脑袋就不由自主的扎进了对方的怀里,像是小时候跟Eva撒娇一样。他还没来得及用有些迷糊的大脑想清楚这些异常的行为究竟是怎么回事,男人的手便冷不防的碰到了他的耳朵尖,顿时一股酥麻的热流从那个点开始流贯全身,人鱼险些被这种陌生的感觉软了尾巴尖,沉到那冰冷的深海里去。

发生了什么?

他有些惊慌的瞪大双眼,感觉自己的爪子正在慢慢的,不由自主的变硬,而身体里哪股热流却久久消散不去,而是横冲直撞的走遍任何一个角落让浑身温度都开始极速升高。而他从来没有反应的阴jing也开始慢慢的变硬,想盯破那块薄薄的鳞片伸了出来。Kevin吓坏了,没有被母亲指导的他不知道这是成年的标志:发情期的到来。他迅速的摆脱男人还在缓缓抚摸的手掌钻进了深水里,看着正在逐渐长长变尖的手指不知所措,而尾巴上的鳞片也在不停的变换着颜色,蓝紫交替间有崭新的,更加坚韧的鳞片慢慢的生成。发情期所带来的影响让他的脑子一片混乱,只有本能在清晰的下着命令:快带着你的宝贝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他是你的。”

人鱼快速的眨了眨眼睛,本来透彻精亮的黑色变的如同深井一样幽深不见任何情绪,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一条正在经历快速生长的半成年人鱼,而唯一能够清晰认识的是岸上的男人,属于自己。

Kevin重新钻出水面,用审视的眼光看着眼前属于自己的人类。很快便依据身体状况得到了结论:他需要大量进食和补水,会有漫长的发qing期等待着他。之后人鱼便转身一头扎进深海,留下因为他怪异的举动而一头雾水的Syracuse。

之后便是那样的情况。

渔夫被突然层出不穷的海鲜类挤的快掉下海里去。他一开始还因为饥饿,还主动去让人鱼给他把能吃的鱼肚那块肉给切下来塞进嘴里,等到最后食物越来越多他根本吃都吃不完,更别提人鱼还在源源不断的给他喂。他现在吃的感觉自己小腹都开始微微鼓胀了,嘴巴里也满是海鲜的味道,连果子的酸涩都消散不了。

Kevin终于停止这样疯狂的举动了,摆着尾巴游到他旁边,用那双好看的眸子认真的看盯着他,耳鳍呼啦呼啦以一个高频率扇着。人鱼的耳朵是表达他们情绪的一个渠道,高兴或者悲伤都会用扇动频率来表示出来。一般这么快速的要不是过于愤怒就是处于……情yu的状态,可惜的是渔夫并不知道这一点。

应该是问自己有没有吃饱吧,Syracuse看着对方的眼睛想,在那无声的询问下点了点头。

然后他胳膊就被冷不防的一拉,整个人毫无防备的掉进了冰冷的海洋里。

Syracuse缺氧昏迷了并不是很久。

应该是因为这几天在这水里有些习惯了,一进海里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闭住嘴巴,感觉人鱼正用手紧紧把他抱在怀里,向更深的地方以一个极快的速度游了过去。自己也应该被他这样带到石岸上的吧。他半睁着眼睛有些艰难的想,迅速加大的水压让他心脏剧烈跳动,感觉自己快被压到窒息了。Kevin好像也发现怀里的人类快不行了,受你用力再次加快了速度。

自己不是要死了吧?

男人在肺里空气消耗完的时候想,被盐水侵蚀的眼睛只能看见那如绸缎般在水里舒缓的黑发。

“噗———咳咳咳咳………”

他脸朝地趴在岩石岸上边喘边吐的把胃里气管里进的海水吐了个干干净净,幸亏这些并没有让他反胃到吐出那些他好不容易咽下去的生鱼肉。而差点把他淹死的人鱼现在正安安静静的浮在不远处,看着咳的狼狈到一脸眼泪的他。

Syracuse最后用衣服擦了擦脸,深吸几口新鲜的空气才觉得自己快承担不住破裂的肺好了一些。这条人鱼是不是把他当玩具了?喜欢看他这样又死又活痛不欲生的模样。他有些愤怒的想着,转眼又觉得有些可笑。你本来就只是人家抓来当食物的罢了,幸运活了这么久就觉得地方不一样?醒醒吧,Syracuse。就算这条叫Kevin的人鱼还没成年,那不输于成年的体型和利齿也足够咬断你的喉咙了。

渔夫冷静了下来,开始打量估计是自己埋骨之地的地方。这下他才发现自己应该已经浮到海面上了,这明显是浅海处一块随处可见,被海水侵蚀到中空的礁石,抬头就能看见天蓝色清澈的天空。以为这辈子都再见不到男人贪婪的看那看起来遥远而又触手可及的蓝色,心里逐渐燃起了活下去的希望。

如果能摆脱人鱼偷偷逃走,游出去应该能遇到近海打渔的渔船。

Syracuse有些兴奋的想着,在仔细研究了这个石窟的整体构造后凉了心:这块地方明显是人鱼偶尔发现用来做窝的,有很多破旧的木箱,珍珠宝石胡乱堆砌在不会被海水触及干燥的石地上。但是他找了半天发现陆地上没有任何的出口,而他现在赤裸的脚掌却能踩到凸起的石块,下面有水的波动源源不断的涌了上来。

也就是说……他脸色苍白的转头看了一眼自己周围平静的海面。

这个地方唯一的出口在水下,而凭人类的潜水能力根本无法坚持。

换句话说,他逃不出去了。

Kevin感觉人类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他如同看守猎物的猎犬隐藏在黑暗处,窥伺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刚才男人的气息微弱身体温度也极具下降,所以就算已经迫不及待。人鱼还是硬忍着,不想伤害自己的伴侣。伴侣?伴侣是什么?突然从脑子里冒出来的词让他迷惑了。在他有限的世界观里人类就只有食物的一种,就算是要跟雌性jiao配会留下来一部分,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被大家瓜分吃掉的。Eva崇尚集体分享的理念,任何人都不能享受独食,就算是她唯一的孩子。那这个人类也是被你吃掉的食物吗?心里突然有个声音发问。

当然不是,我现在才不想吃他呢。

那你把他带回来干什么?

Kevin回答不上来了。他疑惑的歪歪头,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但是身体里熊熊燃烧的炙热让他无法在费力的理解食物或者是伴侣的意义了,强大的本能怔告诉他要去占领标记自己的伴侣,自己的人类,虽然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他知道这样做可以让自己舒服一点。

他忍不了了。

人鱼缓缓的潜入水里,向不远处的人类悄悄的游了过去。

感觉这篇没什么人看呢,唉。虽然知道很正常,但是还会止不住的难过。

评论(28)

热度(118)

  1. 异想天开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