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繁华笙歌落

【CG衍生】【人鱼AU】Drowing

The Deep Blue Sea

A mermaid found a swimming lad,

Picked him for her own,

Pressed her body to his body,

Laughed; and plunging down

Forgot in cruel happiness

That even lovers drown.
(来自William Butler Yeats的The Mermaid)

03
“你不用再给我了,我真的吃不下了……”
Syracuse无奈的说,但是眼前的人鱼还是在不停的游上潜下的,给已经放的满满的岸上扔着各种各样的东西。青灰色的梭鱼,粉红脊背漂亮的金线鱼,挥舞着双钳的龙虾虎………还有那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海底生物正生龙活虎的在他面前蹦跳着,那气势汹汹的螃蟹都快夹到他脚趾头了。而那绿色的,圆滚滚的果实也把剩余的空间基本占完了,他一开始还是半伸着腿坐着,现在已经被迫挤在最里面。后背紧紧挨着凹凸不平的石壁腿靠在胸前,感觉自己已经快变成片薄纸贴在墙上了。
渔夫叹了口气。
语言不通的问题可真是个大问题。
被人鱼没轻没重玩到失血昏迷的程度,他本以为这样就会彻底解脱了。会离开这个让人窒息的绝望深海,前往那童话般美好的世界。
然后他就醒了。
Syracuse是被胸膛上闷闷的重量和饥饿辘辘的肠胃,被迫从黑甜的睡眠里唤醒的。他睁开眼睛,条件反射的咳嗽了好几下用来缓解心脏的压力。这才发现本来粗糙的如同含了沙子一样的口腔现在充满水分,有水果淡淡的甜味蕴含在唇齿之间。而赤裸的胳膊和腿也被盖了类似于毯子的东西,不是像原来那么冷的发痛了。
自己被人救了?他有些迷糊的脑子顿时清醒了过来,胳膊肘使力想改变平躺的姿势坐起来。结果上半身才起了一半,就有什么重重的东西从胸前滑落了下去,咣当一声倒在他身边的石地上。要不是他的手背给那垫了点底起了缓冲作用,这条小人鱼的漂亮脸蛋可就遭殃了。
“………”
Syracuse有些无语的看着身边,刚才还生龙活虎现在跟个上岸缺水快渴死的人鱼一样的Kevin。不,不应该用这个比喻………他本身就是条人鱼。渔夫维持姿势想了一会,看着对方一动不动的样子,还是小心翼翼伸手捏着那苍白的后颈把趴着的身子给翻了过来,看对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人鱼的皮肤跟他们自己的不同,更加有弹性也更结实,上面覆盖着层薄薄的鳞片让触感光溜溜的。渔夫对这种与人类不同的皮肤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情绪,只是感觉对方可怜巴巴的脱水样有点好笑。
有哪只人鱼会在大海里给脱水了啊?
他伸出手指在那双半睁着的黑眼睛眼前晃了晃,发现那漂亮如水晶般的眸子也跟着他的动作左右晃动,而那因为脱水而黯淡的耳鳍也在微微扇动后松了口气。估计只是水分不够而暂时无法移动,让他回到大海里就好了。Syracuse转头看了下平静到没有一丝起伏的水面,又低头看了看对方苍白嘴唇里呲出的小尖牙,却有些犹豫了起来。刚才那被玩到濒临死亡的恐惧感还让他心有余悸,而这条人鱼本来就是把他当作储备粮带回这里的,就算他目前也死也绝无生路可逃。
但是…………Syracuse伸出手摸了摸身上披着的水草毯,靠海的岸边放着几个被剖开的绿色果实,看来是这条人鱼给他拿来的这些东西。而且对方的样子明显与那些吃人的同类不一样,虽然尾巴已经差不多长了,但是稚气未脱的脸庞和好奇懵懂的动作告诉他这只根本还没有成年,换算到人类的年龄还没满18岁。虽然渔夫清楚自己就算放了他也没有活路可走,可是生性热爱海洋的他,根本无法眼睁睁的看着这条人鱼在自己面前死去,况且对方刚才也算是救了他一条命。
Syracuse想了一会,最终还是勉强的在这个窄小的平台上站了起来。弯腰一手捞起对方无精打采的尾巴,另一只放在后颈处想把对方直接抱了起来,让那干燥的皮肤不再接触粗糙的地面。但是他没预料到的是对方看起来不大却意外的沉,努力试了好几次依旧抱不起来后,只能跪在岸上小心的把其往海边推。幸亏对方的皮肤结实坚韧,要不被这凹凸不平的石块早就蹭出伤口来了,而现在只是出现了细微的白痕并瞬间就消失了。男人边推边感叹对方与人类的不同,没注意到已经到了石岸的边缘,整条鱼扑通一声掉进了深的不见底的大海里,溅起的水花溅到脸上吓得他差点也给掉了下去。
他略为担心的看着对方像是块石头一样噗噗噗冒着水泡的沉了下去,蹲在岸边等了好一会发现对方也没有浮起来正怀疑是不是自己用错了方法,就看见不远处的水面上突然冒出一扇蓝紫色的尾鳍向着更远的地方游去,这才好好的松了口气。
估计是害羞了。
Syracuse嘴角带了一丝笑意,坐回原地拨开了一个果实硬硬的壳,被里面酸涩的汁液弄的皱起了眉头。

然后就变成了这样一种情况。
Kevin好像终于发现男人要从岸上掉下去了,暂时停止了向上面扔东西的举动。渔夫终于松了一口气,颤巍巍的用吸满了水没办法取暖的毯子把这些包裹起来,挂在身边石头上突起的地方保存。
他刚才边痛苦的喝着那又苦又酸的汁液,还没想今后该怎么办。抓住自己的这条人鱼就突然从水面下冒了出来,右手上提着什么东西送到了岸边,胳膊举着高高的,明显是给他的。
Syracuse犹豫了一会,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一直期待的瞅着自己,而那漂亮的尾鳍也在缓慢的扇着水花,最后还是抛开顾忌伸手把那藤蔓包起来的小块拿了过来。人鱼看他接受后也不离开,手抓着突起的石块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男人看了看那紧抓着岩石锋利的爪子咽了咽口水,低头小心的打开绑的牢牢的海线绳,有些惊愕的发现里面是几块明显已经处理好的,薄的如同刺身一样的鱼肉。眼前的小人鱼明显摇尾巴摇的更欢了,拍的水面啪啪作响。
虽然说这现在很像有些人爱吃的生肉刺身,可是再怎么也不一样啊……Syracuse捏起一片仔细看了看,淡粉色的肉片上连根鱼刺都没有,连鲜血也被洗掉干干净净。而那饿的已经抽搐的胃也让他想不了关于寄生虫有关的东西,没吃过生食的渔夫抿了抿嘴唇,在那漆黑眼睛的注视下还是心一横,张嘴吃了进去。
他可真好看。
Kevin仰着头看对方因为吞咽而滚动的喉结想。
他刚才在不小心脱水的那一段时间是真的有些害怕的———他实在听说过太多关于人类怎么捕杀他们的事迹了。里面最著名的就是那些人会把人鱼绑在帆船的桅杆上,在太阳的暴晒中活生生的渴死,变成一具苍白难看的骨架。而每到繁殖期总是会损失几只同族,因为你根本无法想到在这种地方的人类会使出什么法子伤害她们。虽然现在对方没办法游出这个他精心寻找的偏僻洞穴,可是相同的,想让他死也是很容易。只要把他撇这里不管就行了,而且Kevin还听说人类很喜欢他们的眼泪,听说可以换很多很多的钱。
他当时已经做好对方把他弃之不顾的打算了。可是对方没有。
人鱼歪着脑袋看男人在一片一片慢慢的咀嚼着,还伸手去拿那种奇怪的小果子想打开喝里面的只喝。这种长在珊瑚礁后面的奇怪东西的表皮又厚又硬,人类柔软的指甲打开哪个很是困难。Kevin看他划了半天也没有划开,游过去帮忙用爪子打开个破口后,得到了对方一个浅浅的微笑。
他没办法用准确的词语来形容当时的感觉。那比琥珀还要温暖甜蜜的眸子,那有些干裂,但是泛着淡粉色的柔软嘴唇弯起的弧度是那么的完美。小人鱼突然有些脸红,他不自在的,把半张脸埋在冰冷的水里想降降温度,却听见了自己心脏从未传出的,快速而清晰的砰砰声。
他突然有些不舍得把这个好看的,还会对自己笑的人类送给自己母亲了。

Syracuse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那几片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鱼肉。
这东西刚入嘴的感觉跟想象中的几乎一样———怎么清洗都无法摆脱的海腥气,鱼类特有的那种涩味让他基本是难以下咽,粗粗的咀嚼了几下就咽进了肚子里。为了消除嘴巴里的味道喝了点绿色果实里面的汁液(人鱼的动作让他吃惊不少),没想到这种又酸又苦的液体竟然跟鱼肉发生了奇妙的反应:那本来的鱼腥味荡然无存,只剩下那甜美肥润的口感跳跃在舌尖上。
所以等他想起来要储存食物的时候海藻宽大的叶面上已经只剩零星几块了。而胃依然没有得到满足,向大脑传递着饥饿的信息。男人揉了揉饿的抽痛的胃,想起可能都没有的下顿有些沮丧的叹了口气。而这声音好像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力,他只听见几声哗啦啦的水声,便有个湿漉漉的脑袋从他旁边的水面钻了出来,带着几丝好奇的盯着他看。
“…………”
Syracuse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能看出来这条人鱼对他有好感——那双干净的眼睛里炙热的温度无论是谁都能察觉到。但是实际上他只是对方一个快要下肚的食物而已,谁见过食物向主人索求的?但是对方又给了他毯子和水分,看起来不像是想杀了他当储备粮吃………男人咬着嘴唇有些苦恼的思索着。然而Kevin可不知道人类那颗复杂的大脑想着什么,他刚才听见这种带着情绪的声音以为对方需要什么,游出来询问对方又是怪异的一言不发。人类真的是种很奇怪的生物啊。小人鱼想,无趣的扇了扇耳鳍,四处游逛的视线刚好看见看见对方随意垂的手。
温暖柔软,摸起来很舒服的手掌。一点也不像自己还带着蹼,既不好看还容易刮伤皮肤。
Kevin眨了眨眼睛盯了半响,最后还是忍不住的摆了摆尾巴又凑近了点,伸长脑袋,把湿漉漉的脸蛋搁在对方温热的手背上,满足的蹭了蹭后不动了。
Syracuse被手上突然的冰凉吓了一跳,差点把手给抽了回去。在发现旁边这个熟悉的黑脑袋才松了口气。他的动作好像惊扰了舒舒服服享受温度的人鱼,发出了类似于警告的呼噜呼噜声,不过声音又小又绵,比起威胁更像是一种撒娇。男人有些无语的看着手背上粘着不走的小鬼,想了想把手给翻了个面,让更柔软的掌心去承受小人鱼的重量,像是逗猫一样用空余的大拇指骚了骚那光滑的下巴。
对方果然很吃这套,舒服的连耳鳍都给耷拉了下来,漆黑的眼睛也享受的眯了起来Syracuse费力的讨好眼前这位控制他生杀大权的主子,直到受力的胳膊都快已经发麻了才咽了口口水,有些紧张的说:
“能再给我一点食物吗?”
他故意每个字都发的特别缓慢,生怕对方听不懂似的把自己的口音都给弄没了。
小人鱼瞬间抬起了头,游到离他较远的地方警惕的看着他。
………传说总算有不真实的地方了,谁说人鱼会英语的。
渔夫无奈的把僵硬的胳膊收回来甩了甩放松,发现对方只是在原地盯着他,而不是被吓跑后,带着一丝希翼的指了指空空如也(刚才剩下的几块也被他给吃了)的海藻叶,再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接着合拢手掌做了个低头的动作。这次人鱼好像听懂了,他游了过来,仰着那张漂亮的脸蛋对着渔夫说了个无比清晰的单词:“Kevin。”
Kevin?这是什么?他的名字吗?
Syracuse疑惑的想着,看着对方的姿态试探性的叫了出来:“Kevin。”
他盯着那双黑的剔透的眼睛:“Kevin,please。”

小人鱼向着他们的狩猎地飞快的游去。
他现在心脏跳的比刚才还剧烈,砰砰砰的好像要跳出胸膛一样,虽然他努力压制自己的情绪游的比平时还快,但是那白皙脸蛋上的淡淡红晕还是暴露他现在的心绪。
也难怪他这么激动了:男人刚才亲口承认他是自己的了!想到这Kevin几乎想是像小时候那样在水里打个滚,用来表示自己的喜悦之情。
人鱼不像是人类那样复杂而又变化多端。他们的世界单纯的如同波澜不息的大海,只靠尖锐的爪子和牙齿就能在这个世界里舒服而安全的生存下去。唯一谨记的只有一条法则:不能将自己的真名告诉除亲人以外的任何人,否则会危险到随时面临死亡。幼小的Kevin在Eva慎重的告诉他的时候有些困惑不解,完全搞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有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名字。他趴在母亲旁边好奇的询问着缘由,而这个拥有着如瀑布般的美丽黑发的女王只是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的说,如果有人类叫出了人鱼的名字,那条人鱼就得跟人类永远的在一起了,而且要承担起保护喂食的责任,你不会想要这样的生活的。
可是Kevin想要。
他渡过的这近200年的岁月里遇到过很多很多的同族,也遇到过那如珊瑚般层出不穷而又很快就消失不见的人类们。其中有很多都用各种方法试图哄骗出他的名字,让女王唯一的儿子可以臣服于她,但是小人鱼从来没有被任何甜言蜜语诱惑,嘴巴抿的紧紧的从未张开过,而且对于那些礼物和话语只感觉可笑和无趣。
可是这个他亲手抓住的男人却跟其他的完全不一样,他甚至没对他露出过半点讨好的意思,只是一个微笑就让Kevin的心砰砰的跳,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名字告诉他,想要这个男人跟自己在一起。等他回过神来想起母亲告诫的话语,还没来得及反悔,就看见对方眨着那双他所见过的最特别的眼睛念出了那个,他从来都没有听别人叫过的词语。一种特殊的感觉突然像海底偶尔的风暴一样经过了他的身体,Kevin瞬间脸蛋红的发烫。
这个男人是自己的了!小人鱼简直想告诉部落里所有的人来宣告自己的所属权。
虽然没办法献给母亲讨好她了,可是Kevin却一点也没有感到遗憾。他现在只想把男人以最快速度带到自己的洞穴里藏着,不想让除自己以外的任何生物接触这个宝贝。
不,不行。
对方现在需要食物,你要把他喂的饱饱的。
还残存着几份理智的大脑给人鱼兴奋的脑袋降了降温,他强忍着回去的冲动去猎捕那些肉质细腻的鱼们当做男人的食物,还又去摘了点绿色的小果子怕他会渴。怀里抱着满满的向着人类的方向飞快的游过去,满心希翼的想看对方惊喜的笑容。

评论(12)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