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樱花妖🌺

不想磕脆皮鸭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属性☞盗墓原著粉,影视化只接受秦老师演的沙海邪,别的谢绝安利谢谢理解

无意义催更会拉黑

【CG衍生】【人鱼AU】Drowing

The Deep Blue Sea

A mermaid found a swimming lad,

Picked him for her own,

Pressed her body to his body,

Laughed; and plunging down

Forgot in cruel happiness

That even lovers drown.
(来自William Butler Yeats的The Mermaid)

02
这个男人的眼睛果然很漂亮。
Kevin把怀里已经被呛到昏迷的人抱得紧紧的,甩动尾巴迅速向部落的繁殖地游去。虽然对方现在眼睛还是闭的紧紧的,但是他刚才在下面抓住男人的一瞬间,那因为惊愕而睁大的,圆溜溜的琥珀色眼睛可被他瞧了个清楚。小人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而清澈的眸子,像是在黄昏的海面上那一抹浅淡的橙黄,又像是那轮船箱子最澄澈的黄金散发的迷人光芒。
等母亲用完后一定要把这双眼球挖来做收藏。
Kevin暗暗的想着,再度勒紧抱着怀里人的胳膊。

Syracuse是被又湿又冷的海水泼醒的。
他猝不及防的打了好几个喷嚏,哆哆嗦嗦的移动身子想爬起身来,有些迷糊的大脑还没想清楚怎么回事,半睁的眼睛就看见自己前面趴了只人鱼,正兴高采烈的盯着他看。
他骤然想起刚才在船上看见的一切,惊恐的往后缩,但是没几步后背就被什么硬硬的石头抵着,再也无法后退。他这才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窄窄的石台上,像是个被野兽看管在自己洞里的猎物一样。除了身下这片只够蜷缩,连平躺都不行的土地外全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有各种各样的人鱼在水里冒头潜下,离他不远处还有几个几个石台分布着,上面隐隐约约好像也躺着昏迷的人类。渔夫努力的把身体蜷缩成一团,紧紧挨着石墙坐着,而眼前这条漂亮的小人鱼正好奇盯着他看,与尾巴一样的蓝紫色耳鳍正微微扇动着。
Syracuse低头看自己赤裸的脚趾。
他跑不了了。

在他还在琢磨自己能不能自杀而不是硬生生被撕裂吃下去的时候,Kevin有些忍不住了。刚开始的新鲜感和陌生已经完全褪去,身体的本能让他想吃掉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好吃的人类,那白皙颈边的血脉里的鲜血肯定滚烫而又无比鲜美。他觉得自己的牙齿蠢蠢欲动,迫切的想接触那柔韧光滑的皮肤。而他的爪子也慢慢硬了起来。尖尖的顶端戳碎了被海水侵蚀到脆弱易碎的岩石表面。
可这是给母亲用于交配的,死了就不能用了。小人鱼有些焦躁的扇着尾巴,把水花溅的到处都是。有些少许喷洒在潮湿的陆地上惹的男人又往后躲了躲,抱着自己的小腿因为寒冷和恐惧瑟瑟发抖。Kevin注意到了猎物的动作,那绝望而无力的气息是他们最喜欢品尝的一道佳肴。他漫不经心的舔了舔自己红润的嘴唇,转头换了个方向趴在岸上。
只要不让对方死就好了。

“唔……嗯………”
Syracuse痛苦的呻吟着,因为身上人的动作感觉到无比的害怕和恐惧。
他厌恶这些富人为了一己之私而做出的行为,上船后基本没吃过一口他们所给予的食物。那瓶美酒的水分也早就挥发殆尽,只有那口腔还能品尝到微微的一丝醇香。他现在饥饿辘辘,缺少水分的嗓子干哑到似乎已经贴在了一起。而被打湿的全身衣物贴在皮肤上湿漉漉的特别不舒服。他昏昏沉沉的把脑袋埋在胳膊所构建的黑暗空间里,有些恍惚的想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关于童话里这些梦幻生物的。
然而还没等他想清楚,暴露在空气中的耳朵就听见哗啦的响声,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泼水而出一样。然后他就被只有力的手掌给拉着胳膊拽了过去,一头栽进了一个冰冰凉凉的怀里。
对方竟然上岸了?
渔夫惊愕地抬头,正好对上一双带着些纯真的黑色眼睛。人鱼们最讨厌的就是离开自己赖以生存的海洋了。就算是引诱人类也只会简简单单露个脑袋,用歌声引诱他们走的自己能够掌控的水域。可是目前这只看起来完全没有顾虑,直接单手撑的就坐在了石面的边缘处,两米长的尾巴有半个浸在海水里,正兴奋的打着小小的浪花。
他被一只指缝中带着点蹼的手勒住了脖子,那指尖尖锐的爪子瞬间刺破那脆弱的皮肤流下几滴血液,面对死亡的恐惧让他控制不住的叫了出来,充满痛苦和无助。而对方看起来也是吓了一跳,隔了半响后低下头埋在他胸前,用舌头轻轻舔去伤口处不断渗出的鲜血,好像想弥补刚才所做的过错。
你还是不动为好。
Syracuse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被那舌头上带着的小倒刺挂的全身刺疼。
随后他就被像是只心爱的的玩具一样被人鱼抱在怀里,对方看起来对人类的躯体很是稀奇,一手抓着他的脖子压制他的所有反抗,另一只摸遍了他的全身。那爪子弄破衣服在赤裸的皮肤上弄出了道道渗血的伤口,海水浸湿进去疼的他浑身都在轻轻颤抖,更别提接下来人鱼会把那细细的舔干净,直到伤口不渗血了才依依不舍的停止。这条人鱼好像在等待着什么。数次把尖牙放在他脖子上也没下的去口,只是反复的舔着那段跳动大动脉。渔夫被濒死的恐惧和血液的流失折磨的奄奄一息,到最后连叫也叫不出来了,瘫软在对方怀里半垂着眼睛,呼吸又轻又浅。
Kevin在身下人变的渐渐冰凉时才回过神来,把人放在石岸上滑到水里,只留眼睛露在外面看着躺在上面一动不动的男人,有些不解和委屈:人鱼的唾液是有治愈的功能的,虽然刚才他忍不住舔了好几口那甜美的血液,可是那些伤痕已经完完全全的恢复了。而他也克制住自己的本能没有下嘴咬他,对方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那双他最喜欢的棕色眼睛都变的无神起来,没有原来那样好看了。
他才不想这样。
小人鱼闷闷不乐的在原地游了一圈,又趴在岸上盯了快昏迷过去的男人半响,最后还是咬咬牙,钻进海里向着不远处的居住地给游了过去。
没有成年的鱼是没有自己的领域的,就算是女王之子的Kevin也没有得到任何优待。他的贝壳还是Eva从海底挑选了半天才抗上来的,又圆又大,里面铺着柔软坚韧的海藻防止影响骨骼的成长。不过他实在是长得太快了,还没成年都已经比自己的母亲高出了一点点,那个陪自己度过100多年的小窝如今已经塞不下他整条鱼进去了。
Kevin既不想祈求母亲再给他弄一个回来,自己力气又不足以挑个满意的抗。所以就自己偷偷找了个有一半浮在海面上的小石窟作为自己的领土,把找到的闪闪发亮的东西堆在干燥的岸上防止侵蚀。Eva当然知道自己这个不安分的小儿子在干什么,但是也懒得管,睁一只眼闭只眼的看他偷偷的把她窝里的东西往出搬。只是叫了个跟随自己的侍卫Danny看着他,顺便帮他用柔韧的藤蔓织了个小床挂在洞口处突起的岩石上,好心不告诉他这是原来用来装幼年鱼和人鱼蛋的摇篮,用来照顾自己儿子敏感而脆弱的自尊心。
所以小人鱼跟母亲关系不怎么样,对这个沉默寡言的女侍卫倒是挺亲近的。虽然Danny总是因为她的命令不让他干这不让他干那,但是有什么问题Kevin第一反应还是找这个温柔的雌性人鱼帮忙。
但是这次他本来想瞒着她的———要不是Danny今年也要找交配对象,他一条没成年的怎么可能有机会偷跑上去。但是男人现在的情况让他有些慌乱,左思右想到走投无路,还是垂头丧气的找回来了。
“你抓住了一个人类?还快死了?”
正在修筑产卵时用的洞口的人鱼惊讶的回头,看着正低头看自己尾巴尖,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的Kevin。
“我就是没忍住,舔了几口而已……”
小人鱼沉默了会支支吾吾的抗议着,感觉自己好委屈。
他觉得自己已经做的很不错了。
“人类是非常脆弱的生物,你不能拿咱们的标准去衡量他们。”
Danny看对方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叹了口气,想起自己第一次捕猎时不小心把猎物弄死时的惊慌失措,而当时幸亏有母亲及时的赶过来安抚她,教她怎么对待这些脆弱的如同珊瑚一样的生命。可是Kevin这时却没有长辈的指导,吓成这样也是情有可原。Eva是一位聪明睿智的国王,但是却不是一位很好的母亲。
“你去人鱼岛那里要点他们织好的水草毯,注意不要弄湿了给人类盖上。珊瑚礁下面有圆形的绿色小果子也摘点,他们不能喝海水,只能喝果子内部的汁液。食物的话我这里还有点处理好的鱼肉可以给你。”
Danny唠唠叨叨的说着,感觉自己像是在教育不省心的孩子。对方眼睛闪闪发光的,急不可耐地连连点头后抓着海藻包裹的鱼肉就游了出去,她看着Kevin已经快看不见的身影突然有些感叹。
时光匆匆,这个当年不省心的男孩也到了(。ì _ í。)的年龄了呢。
也罢,雄性人鱼又没有繁殖后代的担忧。在成年发情期选择人类去:-(,也比打架舒缓的好的多。
美丽的金发人鱼摇了摇头,拿着剩下的食物向着自己的猎物那里游去。

完全没注意因为自己的遮遮掩掩,而被误会了很多事的Kevin正像箭一样向人类那里游了过去。
他双手紧紧抱着用塑料纸包裹的毯子,这种不吸水的水草又轻又暖和,在潮湿阴冷的繁殖地用来保暖再好不过。另外的食物和果子被他挂在腰上缠绕的,有些许尖刺的藤蔓上。虽然那种尖锐的刺戳的他很不舒服,但是想起奄奄一息的人类他也就不太在意了。
小人鱼浮上水面,渔夫已经陷入了昏迷,嘴唇干裂而青紫,像是只快要死去的白色海鸟一样。他连忙按Danny说的那样把毯子铺开,伸长胳膊努力的把对方身体全部包裹起来。将浑身长满绒毛的果子用指甲划开,将里面的汁液滴在男人微微张开的嘴巴里面。然后就趴在岸边紧紧盯着对方苍白的脸庞和紧紧闭合的双眼,有些忐忑的扇动细小骨骼组成的耳鳍,想看那双漂亮的琥珀色的眼珠子。
可是这样男人也没有醒。
Kevin失望的拍动着大的如同扇子一样的尾鳍,隔了一会后忍不住的用手去摸对方脸上那看起来细嫩而柔软的皮肤。因为情绪的变化他的爪子已经软化了下去,不会再弄伤对方了,而他也是第一次亲自去接触人类。那不像是他们身上一样覆盖着细细的鳞片,摸起来也又粗又硬还冰冰的。男人的皮肤既柔软又带着弹性,而那传递的温度温温热热的,让他觉得很舒服。他平时吃的都是冷食,唯一称的上热的是海底火山偶尔喷发时的火浆。在小时候Eva还没那么忙时曾经给他带过在熔浆里烤熟的磷虾,又香又脆的很好吃。不过人类的感觉又跟那种炙热不同,更加熨贴也更……鲜活。
小人鱼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把脸凑上去,紧紧的贴着对方的脸庞蹭了他一脸湿漉漉的水迹。看着近在咫尺的美食他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在得到对方无力的呻吟声时立马收了回去。他其实现在也没那么饿了,但是对方身上仿佛就有股吸引力一样让他就想舔舔蹭蹭,靠过去去听他的心在跳动声。
Kevin眼睛眨了眨,还是决定遵从心里的冲动。他把男人往岸边的方向拉了拉,自己撑着坐到旁边把身上的水弄干净不打湿毯子,也学着对方躺在石头上后,把他抱进自己的怀里。
就一会儿。他想。一会儿我就去看母后回没回来。
那股温温热热的舒适感弄的Kevin全身懒洋洋的,他现在几乎整条鱼都缠在人类身上了,只剩最末端的尾巴还浸泡在海洋里。人类的躯体让他觉得在自己窝里的藤蔓网里睡觉一样,慢慢悠悠舒舒服服的。一开始还因为喜悦小幅度扇着的尾巴尖,到后来就渐渐的不动了。
Kevin就这样抱着自己的猎物睡着了。

评论(3)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