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康坊

满瓶不响,半瓶晃荡
为了保证阅读观感把lof给整理了一下,删了一些小天使的repo真的很不好意思😭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到微博找我,我都会转发的😭

【CG衍生】【现代AU】五十度灰

警告:此为CredenceXGraves的cp拉郎,既KevinXSyracuse,kevin来自于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是个乖张孤僻具有病态的占有欲却无比美貌的少年,Syracuse来自叔的《水中仙》,一个有着肾衰竭的女儿和酗酒经历的爱尔兰渔夫。感谢@风中的鸭子大佬,谢谢帮我改文捋脑洞,爱您~

它们似海蛇向我原有的痛苦爬去。
它们就这样沿着潮湿的墙壁爬去。
这个血腥游戏的罪人就是你。
它们纷纷逃避我那黑暗的藏身之地。 .
你处处塞满你的一切,塞满你的一切。
在你之前它们已开拓了你要占据的孤独之地,

16(倒数第二章)

“Kev,快把它扔掉,太恶心了。”
有熟悉的声音从远方传来,里面包含着恐惧和隐隐的厌恶。
穿着背带裤的小男孩低头看着手里鸟儿血淋淋的尸体,刚才这只漂亮的金丝雀还在他手心里痉挛地扇动翅膀,为了身上被猫的尖牙而咬出的伤口痛苦地挣扎。而现在它安安静静地躺着,不会再感觉到疼痛和恐惧。
男孩摇了摇头:“不。”
他抬起头来,黝黑的眼睛里深不见底,看不见里面任何的情绪。
“这是我的,妈妈。”

Kevin惊醒了过来。
外面此时正好轰隆一声巨响,刺眼的闪电将漆黑的天空劈出一道雪白的裂痕。他深呼吸了好几下,在发现男人依然静静地睡在旁边,胸膛均匀起伏时才安下心来。
刚才的梦境实在太过真实了。他到现在都能感觉到那勃勃脉动的血管在自己手指下停滞断裂,和幼小的生命消散在自己使出的力度之中。
那越来越微弱的挣扎和翅膀上柔嫩的羽毛轻扫在皮肤的触感还在指尖挥之不去。
男孩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但是依旧克制不住自己心里惶恐不安的情绪。在雨滴扑打在紧闭的窗户时还是决定遵守自己的本能,轻轻的凑过去将脑袋枕在渔夫日益消瘦的颈窝里,歪头看着他偶尔滑动的喉结上那碍眼的青紫色。
那个晚上他并不是想真的杀死这个男人的。
而那件事情,也不是他真的想做的。
Kevin伸出右手,轻轻揣摩那小巧器官上的细嫩皮肤,和那显而易见的清晰牙印。
他只是……太过担忧了。
男孩合上有着长长睫毛的眼帘,漆黑的睫毛就像是蝴蝶疲惫停息时微微合拢的翅膀,在眼眶下打出一片模糊不清的暗影。
他出生就与别的孩子不同,当那些愚蠢的笨孩子骑着车子在外面疯狂的闯祸玩耍时,他更爱呆在家里的书房看书,或者去花园去观察研究那些有趣的动植物。可是父母却认为他们生下的这个孩子不正常,生硬的命令他撇下书本和最喜欢的猫咪去加入那些成群结队的少年们,去做那些他早就觉得愚蠢至极的事情。Kevin照做了,因为那是他的父母要求的。
可是这些玩伴们却不能理解整天都沉默不语的孩子,还有他随口说出的,古古怪怪的话语。曾经有女孩好奇的接近这个穿着干净整齐,漂亮的孩子,却被他突然伸手拽住辫子的动作而摔倒在地吓到大哭。Kevin沉默的看着跑回去向父母告状的女孩,张开的掌心是只失去毒针而奄奄一息的黄蜂。如果不是他刚才的动作,这根黑色的小刺将会扎在对方毫无防备的后颈,而不是在自己细嫩的手腕上。
Kevin的父母代替了他去向女孩的父母赔罪道歉,回家后嗔怒地看着这个让人不省心的孩子,命令他回自己的房间反省到认识过错再出来。有着黑黑的眼睛的男孩抬头看着连原因都没有询问他的父母,将自己已经肿胀起来的胳膊往身后小心的藏了藏。
你这个怪物。
所有孩子似乎都在这一天后开始一起敌视他。他们不敢惹这个看起来暗沉沉的男孩,但是那稚嫩的话语足够将一个人挂在耶稣曾经呆过的绞刑架上无法挣脱。所以就算Kevin帮他们研究出能通向游乐园更近的道路,教会怎么修理容易叮当响的自行车,他还是被抛下了。
被抛下的男孩选择了独自一人走进了森林深处,因为只有这里没有人会排斥他,会认为他是个不会合群的怪物。他在这里还遇到过自己的第一个朋友——有着褐色毛皮和尖尖小角的小鹿。对方对他很好,会在他说那些书上那些晦涩难懂的话语歪头认真的盯着他,会在他伤心的时候轻轻舔舐他的手心。Kevin以为他们就是对方的彼此了。
他会为这个受伤的伙伴去布满尖刺荆棘的深处采取细嫩的草叶当作食物,会去偷家里医疗箱的酒精棉布包扎伤口。就算被母亲发现认为他是个说谎的小偷而遭遇藤条的鞭打甚至禁足,男孩也觉得这些都是值得的。
毕竟他们是对方唯一的朋友。
可是那个清晨,当他偷偷从窗户爬出去跑到森林里,采摘了清晨的绿叶去找自己的朋友时,却发现小鹿不见了。Kevin 站在自己用来藏匿对方的洞穴面前,太过匆忙而没有穿鞋子的赤裸脚心正流着鲜血。他每天回去时都会将小鹿藏在一处偏僻的洞穴,用落叶遮蔽洞口防止有偷猎的人发现她。而现在门口凌乱的脚印告诉他,是对方自己选择爬出来的。
为什么呢?
Kevin沿着脚印向丛林外走去,血液与那混杂在脚印里的鲜血混合在一起,组成了奇怪而妖异的图案。我只是一天没有去给你喂食,你就因为那猎夫新鲜的树叶而选择了出来?
我到底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男孩走到了餐馆的后厨,看见了那熟悉的皮毛和坚硬的鹿角。
如果你不背叛我,怎么会遭到这种待遇呢?
那场大火整整烧了大半天,才被扑灭了个干净。
一直站在路边的Kevin被火警带回去询问,可是这个漂亮的小孩却一直一言不发的坐在椅子上,没人能撬开那张紧闭的嘴唇。警察们以为他只是吓坏了,根据他脖子上挂着的名牌打电话找到了正焦急寻找他的父母,他们匆匆赶来,看见Kevin抬头看着他们的眼神时竟不由的后退了一步,连哭泣的母亲都不敢上前拥抱自己的孩子。
你看看,连你的母亲都不愿意碰你一下。
Kevin收回那让人毛骨悚然的眼神,背着手低头看着自己冻得青紫的脚趾头。
没有人会爱你,Kevin。

“快来见见你的妹妹,Kev。”
男孩路过门口,被母亲包含惊喜的声音叫住。
妈妈已经很久没用这种温柔的声音对自己说话了。Kevin眨了眨眼睛顺从的走了进去,看见的是在摇篮里正咯咯笑着的婴儿。
“这是你的哥哥哦!”
女人的声音如同甜里掺了蜜,然而说话的对象却不是自己幼小的儿子。
被孤落在一旁的男孩想伸手碰了碰婴儿幼小的手指,母亲却将孩子转了个方向躲避他的碰触。
眼神里的警惕和厌恶让Kevin垂下了胳膊。

你已经被代替了。
有恶魔的笑声从黑暗中传了出来。

从那天起Kevin明白了一个道理:所有关系都是用利益维持着,包括所谓的感情。这套理论在他长大后步入社会十分有用和畅通。那些有钱人欣赏他的果断和狠戾,大学毕业他便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公司和事业。他将这套理论运用到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运筹帷幄于自己的手掌之中。所以当Syracuse闯入他的生活他的思想时,他几乎无时无刻都感觉到深深的担忧。
男人不爱名利,不爱金钱。唯一牵挂的是那病榻上的女儿和自己家门口一望无际的海边。就算现在有契约,有签字,在这里束缚着对方无法逃脱,Kevin却从对方的眼睛里看见了那对于自由无比的渴望。以前有Annie的病,渔夫只能任他控制。可是现在女儿的病好了,光靠几张薄薄的纸怎么可能束缚这个男人呢?无数次他梦见对方突然消失而自己却无力找回,那种无法做到的绝望感简直让他发疯。
所以查到护照的消息让Kevin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差点毁掉了这个脆弱的男人。那段时间的Syracuse就像是脆弱的能在太阳下慢慢融化的冰人,他每次都会在对方睡着时偷偷看他,害怕哪天就突然蒸发到不见一丝痕迹。出国的这趟旅游才让他有一丝安定感,觉得对方不会像是那只金丝雀,那只小鹿一样离开自己的身边。
可是现实依然是那样的残酷。

没有人会爱你,Kevin。

你爱的所有人都会离开你。

可是在这个关头,男孩反倒犹豫了。
“你怎么了?”
不知何时再次出现的声音有些戏谑的说。
身下的男人早就不出声了,浑身瘫软的被他压在桌子上面。而他现在正俯下身咬住那可以致命的器官,那薄薄的表皮早已经变成青紫色——再稍微用力,身下人就会立马失去生命,变的温顺乖贴,像是那只金丝雀,或者那只小棕鹿。
可是Kevin却松开了口。
他抬起头来,用手指将男人苍白紧闭的嘴唇强行撬开,紧贴着嘴巴往里面送了几口空气进去,而另一只手放在冰冷赤裸的颈部测量着虚弱的脉搏。等到渔夫突然痉挛起来大口喘了几口气开始重重的呼吸,Kevin才松了一口气,脱下衣服把人裹起来抱在怀里。
“哎呀呀,我的小Kevin。”
那个声音好像被他的举动惊愕到了,隔了好一会才重新冒出来。
“你怎么就那么愚蠢呢———你忘记了那只鸟儿吗?精心饲养的结果却是逃跑;那只小鹿?为了几片叶子好不犹豫的背叛你。而这个渔夫可是三番两次的想要逃跑,想要脱离你的掌控,你这次放过他,他照样会想着逃跑。”
Kevin向门口的人微微抬下下巴,他们便会意把门打开护送他走出了这家依然狂魔乱舞的酒吧。他的专属司机早就开着车在路口静静等待着,男孩抱着渔夫小心的钻进了车厢里,低头看着对方紧闭着双眼急促的呼吸着,把他抱的更紧了一点。
“他只不过是个玩物而已,你何时对一个廉价到随处可得的东西如此上心?Kevin,你怎么了?”
这个“他”好像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操控男孩而变的格外愤怒,本来冷静自持的声音也变得嘶哑癫狂起来。
“他不是玩物。”
沉默了许久的Kevin现在才喃喃的开口道,好像是说给“他”听,也好像是说给自己听。
“他跑,我就继续把他抓回来,反正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想逃,我就日夜把他拴在边上,让他没有任何机会。他骗我,我就惩罚到他再也不敢骗我。”
男孩将一个轻轻的亲吻落在渔夫紧皱的眉心处,想抚平对方此刻痛苦的神情。
“你这样愚蠢,无知,像极了那平庸的世人———”
“他”消失了很久,久到Kevin 以为不会再开口时才缓缓说出最后一句话。
“Kevin,你该不会爱上他了吧。”

但是这次男孩没有开口回答。
汽车在平稳驾驶着,几乎感觉不到一点碰撞起伏。
Kevin抱着怀里人坐在后座柔软的靠椅上,Syracuse棕黄色的发丝偶尔会轻拂到下巴上,弄的他有些痒痒的。紧闭的车窗让室内变的格外安静,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彼此起伏,从最开始的参差不齐变成最后的和谐统一,甚至产生连心脏都在一起跳动的错觉。
Kevin无声的搂紧了怀里的人,靠在后背静静的闭上了眼睛。


静谧的空中,不知道谁传来一声叹息。

评论(8)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