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我都写到昵称了,你如果还看不见的话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对吧ʘᴗʘ

【CG衍生】【现代AU】五十度灰

警告:此为CredenceXGraves的cp拉郎,既KevinXSyracuse,kevin来自于we need to talk about kevin,是个乖张孤僻具有病态的占有欲却无比美貌的少年,Syracuse来自叔的《水中仙》,一个有着肾衰竭的女儿和酗酒经历的爱尔兰渔夫。感谢@风中的鸭子大佬,谢谢帮我改文捋脑洞,爱您~

它们似海蛇向我原有的痛苦爬去。
它们就这样沿着潮湿的墙壁爬去。
这个血腥游戏的罪人就是你。
它们纷纷逃避我那黑暗的藏身之地。 .
你处处塞满你的一切,塞满你的一切。
在你之前它们已开拓了你要占据的孤独之地,

14

空气如同死水一样凝固着。
Syracuse提着给女儿带着的礼物站在门口,却连跨步迈进去的勇气都没有。他不自觉的低着头,躲闪的目光刚好瞅到躲在女人身后的Annie,女孩儿正好奇地盯着他手上漂亮的小花篮看。渔夫想开口唤她的名字,最后也只是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的嗓子干哑到快要窒息。
他刚才回到伦敦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怕Marua在这种昂贵的私人医院闹出什么事情。Kevin还是有些不高兴,但是看他一脸急切的想念女儿模样也只是点了点头,让他在天黑之前回来。Syracuse答应了下来,准备转头离去时被男孩拽着领子狠狠的咬了口嘴角,腥甜的血腥味顿时在两人口腔里弥漫起来。
很明显,今天晚上回来自己是有罪受了。
男人盯着脚底瓷砖突起的边缘上弯弯曲曲的花纹想着,感觉对面正翘着腿坐在病床上的人正用一种审视的眼光扫描着自己的全身。跟Marua结婚这么多年,他早就知道对方是不允许别人违逆她的性格,现在与其跟她搭话还不如让她自己开口好些。
在飞机度过的漫长旅程让他已经不是那么惶恐不安,Marua来还不是听信了传闻,想向自己要点酒钱?Syracuse更担心的是她会擅自做主的带女儿回去,Annie虽然已经康复大半,但是肾排斥反应需要三个月的休息和检查,如果真的在这个时候回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他越想越心惊,以至于时差没倒饭也没吃上一口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所以Syracuse现在觉得很饿,疲惫的神经在大脑皮层肆意弹跳着。他现在只想赶紧看看女儿这几天过的好不好,身体状况如何,就早早的回别墅里面补觉。至于Marua?他们早就已经离婚解除了关系,她会干什么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时钟咚咚地敲了四下,下午四点了,再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男孩要求自己回去的时间了。渔夫又困又倦,刚才见到女人而绷紧的神经也慢慢松懈了下来。他不想再跟Marua僵持下去,家里还有个生闷气的男孩等着他去哄呢。于是男人动了动,跨步上前将礼物放在Annie旁边,揉了揉她小小的脑袋给那苍白的额头留下一个亲吻。
这个举动好像触碰到了Marua的敏感神经,她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双眼紧盯着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男人,眼里的愤怒都快化成炽热的火花喷出来:
“Syracuse,你从哪里……”
Marua因为愤怒而上扬的音调带着如同毒蛇发出的嘶嘶声,回荡在这个诺大空旷的病床上。而她这个废物前夫却无动于衷的把自己女儿抱在怀里,只是向她的方向偏了偏头表示还在听着,那掩盖在棕黄发丝里的,耳朵上的珍珠散发的光芒像是巴掌一样,打在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Marua本来是没想去看前夫和女儿的。
这本来就是个笑话。就Syracuse那个一事无成,整天飘在海上却打不到一只鱼的渔夫怎么可能将Annie救活?几年前突然的女人和龙虾她还以为这个男人转运气了呢,结果果不其然还是恢复了原样。所以她连一个电话都没给Syracuse打过,因为Marua知道终会在那个小小的码头上见到他颓废沮丧的身影。
至于她可怜的Annie——哦,没人能挽救的了她,更别提是这个毫无主见软弱的男人了。
Marua以为不超过三个月Syracuse就会花光身上所有的钱灰溜溜地回来,她早就做好讽刺对方的准备了。可是四个月,五个月,六个月过去了,码头船来船往却没有见那熟悉的身影。她有些疑惑,但是却懒得细想。但是在沉沦酒精几个月后偶尔清醒地日子里,Marua在酒吧听见了关于渔夫不一样的传闻。
“他回来时穿的可阔气了——那羊毛质地的大衣,那雪白的领子连一丝褶皱都没有。见谁都打招呼道谢,就像是纽约来的贵公子一样。”
酒吧老板唾沫横飞的喝了口杯子里廉价的啤酒。
“也不知道他在那里发了多少的横财,Marua你可享福了,他肯定给你带了什么昂贵的i小玩意来取悦你吧!”
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的男人大笑着拍着面前女人的肩,发现对方阴晴不定的神色才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难道他……没找你?”

那个废物。
Marua拿着喝了半瓶的啤酒回家,摇摇晃晃走在海边平坦的小路上。
他怎么会成功呢?女人百思不得其解。这样一个废物一样的男人怎么可能攒够如此高昂的手术费,甚至还找到了适合的肾源?
刚才她打听到了关于Syracuse的所有传闻,在脑海里渐渐拼出对方完整的形象。昂贵面料的黑大衣,洗得雪白的衬衫,精心打理过的头发和脸蛋。回来是为了给刚做完换肾手术的女儿拿那只被她扔在家门口废品堆里的兔子,为了安抚Annie。你见了那么多人,偏偏不来见我?Annie可是我的女儿,就那只破兔子也是我送给她的!
女人愤怒地将手上的玻璃瓶奋力扔到发出哗哗声大海里去,摸了摸沾着酒液的嘴唇,眼睛散发出阴暗的光芒。
不对劲,真的不对劲。
她倒是要看看对方到底怎么做到自己都达不到的程度的。

他到底怎么做到这个程度的?
Marua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心里的疑惑和不满多到能将胸膛撑裂。
刚才她一时没有控制情绪而在Annie面前发了火,说了些她自己都不知道有什么意义的话语。Syracuse一开始只是皱眉听着,当她提到那三年和Annie时终于忍耐不住,站起来轻声说我们去外面谈,不要打扰到还在治疗之中到女儿。Marua本来还想讽刺几句男人现在倒是道貌岸然彬彬有礼,但是见他脸上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严肃而冷凝的表情硬是憋着一嘴脏话没说出来,跟着他去了离医院不远的酒吧,在吧台边坐着。
“你有什么想问的?”
Syracuse给自己点了杯苏打水,给嗜酒如命的前妻上了威士忌。Marua现在倒是意外的清醒———都能把那么久以前的事情都翻出来说一遍。虽然在Annie面前被揭穿那些放浪形骸的时日让男人有些那堪,可是这样反倒让他不那么紧张了。明显Marua还不知道自己用了什么办法让女儿得到了治疗,在这个庞大繁华的都市迷茫的不只是他一个人。现在只要把她应付过去回家就行了,还能赶的上最后期限回别墅。
塞在裤兜的手机一直在嗡嗡嗡的震动个不停,一猜就是Kevin不耐烦了催他或是司机在找他。渔夫端起苏打水喝了一口,掩盖住自己略微焦躁的神情。
“………”
男人这么坦诚反倒让Marua一时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她将那浅浅倒了半杯子的酒液一饮而下,感受着那辛辣的酒意从口腔蔓延到食管深处。女人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人明显是精心打理的头发,简单却大方好看的衣服设计,和耳朵上漂亮的珍珠耳钉,总觉得事情有哪里不对。
刚才她在前台问过医生,对方告诉她这种的大型手术起码要七十万,更别提日常的检查费用。Syracuse就算再有本事,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相应的肾源并且获得如此巨额的钱财。而他现在看起来也好极了,明显这笔钱是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的。
一个没有本事,贫困潦倒的渔夫,是怎么得到这些钱的呢?
除非………有个人自愿帮他全付了。
纯度极高的酒液已经在她的脑袋里点起一场熊熊大火,Marua转悠着眼珠想起Annie给她兴高采烈讲的关于那个“好看哥哥”的事情,看着对方衣服袖子上缝着的精细花纹,看着原来不修边幅现在却将胡须刮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的前夫,弯唇笑了起来:
“Syracuse,被人(._.)屁股的感觉就是那么爽吗?”

男人正心不在焉的晃悠着手上的玻璃杯,想着对方可能会问的问题和自己的应答方法,刚听见这平静而带着戏谑的话语一开始还以为出现幻听了。他愣了好几秒,猛地退后几秒站起身来,杯子失手掉在地上飞溅出清脆的响声,玻璃渣和冰凉的饮料弄的他们桌子旁边一团糟。可是Syracuse现在完全无法顾及了,他脸色惨白一片,原本红润的嘴唇现在在不停的颤抖着,却说不出任何话来反驳,残留的玻璃碎渣弄破了他的手掌划出深深的伤口,血液顺着手指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Marua一看他的反应就知道自己猜对了。她笑出了声,为了自己的胜利而感到高兴和喜悦。她就知道这个废物根本不会,也没可能走什么狗屎运把女儿治好。当初结婚她就知道这个男人根本干不出什么大事,得过且过而且经不住任何引诱。离婚后她还挺惊异Syracuse竟然能坚持戒酒那么长时间呢。而现在她知道自己没看错,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
Marua缓缓地站了起来,挥手招来一直在旁边围观的侍者要了五杯威士忌:
“我觉得,你现在更需要这个。”
她将玻璃杯推到正垂头看不清表情的男人面前,声音里带着的笑意根本控制不住:“这样挺好的,不是吗?用自己的身体去交换钱财,还能去别国旅游。Syracuse哟,你觉得如果Annie知道她最爱的爸爸是用这样的方式去挽救她的生命,她会怎么想?”
男人对耳边的话语没有一点反应,Marua也没有期待什么,她知道对方已经听见了,而且听的清清楚楚。她将外套穿好,对着跟泥雕一样站着的人发出不屑而充满嘲笑意味的哼声,转头干脆的离开了酒吧。
Syracuse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了很久,久到周围人对他失去好奇开始喝自己的酒,他才缓慢的坐回了原来的座位上,抓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外面早已黑了下来,在口袋里的手机也已经震动到没电自己关机,但是渔夫却无动于衷的坐在原地,只是一口接着一口的喝着眼前的酒。
侍者端着酒盘在人群中穿梭而过,在经过默不作声的男人面前时突然被拽住了。
“给我再来四瓶威士忌。”
Syracuse平静地说,通红的眼角仿佛流过泪水,但是细看脸上却无半点痕迹。


鸡年快乐啊大家(小小声

评论(22)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