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我都写到昵称了,你如果还看不见的话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对吧ʘᴗʘ

【簇邪/all邪】你为什么还不来睡我?

簇邪/all邪

现代娱乐圈小甜饼

鲜肉小明星簇 x 潜规则狂魔王牌经纪人邪

疯狂傻屌慎入hhh

01

 

02

 

黎簇为第二天下午的见面做了充分的战前准备,光是《如果面对上司潜规则》,《面对利益该如何不动心》等等他往日最不齿的职场鸡汤都看了好几本,还怕自己口才不好订了两期的《演讲与口才》,争取把吴邪那个潜规则狂魔堵的哑口无言,甘拜下风。

 

他闷在公寓里啃完了这几本厚的跟砖头似的书,网上购买的录音笔和zhen孔摄像头也在第二天中午准时到达。所以他便踌躇满志,信心昂扬的收拾东西,给自己弄了一个骚包的发型出发了。

 

吴邪定的是离公寓不远的一个小咖啡馆,服务好装修精致,味道不错,价格还要比星爸爸低一些,是周围大学生热衷打卡的网红店。他本是好意,黎簇家庭环境不好,又是刚出道,怕他在那种环境下放松不下来。但在黎簇看来就是他虚伪造作,假模假样的代名词,刚进店就又往心里的账本记了一笔。

 

哼,明明那么有钱还来这种小咖啡馆,虚不虚伪啊?不就是想装出一副与民同乐,趣味共享的伪善姿态,使我倍感亲切放下警惕心吗,你不用装了,我已经看透你了。

 

他心里嘀咕着,外表却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沈琼一起被服务员领到了一个小包间前。约定的时间是下午四点半,他们来的早,现在还不过4点10分而已。所以黎簇看门关着也没多加在意,手一推便跨步走了进去,结果正正巧跟里面的人来了一个四目相对,瞬间腿就开始发软了。

 

我的天啊。

 

他碰的一声靠到后面的墙壁上,被那双眼睛看的心如擂鼓。大脑一片空白了,过了好一会才后知后觉的懊悔起来。

 

他怎么就忘了看如何抵挡美色有关的书籍了啊!

 

“天啊吴老板你怎么来的这么早!真是抱歉我们来晚了……黎簇快给吴老板打招呼,黎簇,黎簇你干什么呢?”

 

他发呆的过程中沈琼也进来了,看见坐在餐桌对面的人发出一声不小的惊呼,不过很快就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拽着僵硬的黎簇坐到了正对的餐椅上。吴老板,也就是吴邪不知已经在这里等了多久了,手边放着笔记本电脑和鼠标,现在正手撑着脸,笑眯眯的望着他们,用一种十分宽容的口吻原谅了黎簇的无理行为:

 

“没事,是我下午刚好有空,在这里处理下公务顺便等你们过来。说到这也是我的不对了,没提前通知你,你看这小朋友都被我给吓傻了,让他自个缓缓吧。”

 

不同于平日电视里见到的西装革履,男人今天穿的十分休闲;上半身是一件宽松的黑毛衣,领口很大,露出了清晰可见的锁骨线条。下半身……在黎簇这个角度是看不见的,但是看那隐隐约约露出的脚踝线条,应该也是深黑色的休闲牛仔裤才是。

 

沈琼叫他名字的时候他脑子里正疯狂的刷弹幕,什么我艹这锁骨这线条这也太好看了,诶他好像没有喉结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但是线条好柔和,什么这人怎么穿成这样露出那么多胸口是不是想来勾引我,被叫了好几声才听见,茫然的“啊?”了一声,转头看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前经纪人。

 

“吴老板问你吃什么!你神游什么呢?”

 

沈琼简直要气死了,黎簇平时跟她斗嘴斗的挺利索的,说起吴邪的罪行那简直能给你一口气说个半小时,怎么现在到正主面前倒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你平常那正义凛然的样子呢。她能把黎簇塞到这位金牌经纪人的手里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家艺人还不争气,她现在连把人的脑袋往马桶里按的心情都有了。

 

“我我我随便,你们点什么都行。吴老板你好,我叫黎簇,以后您就是带我的经纪人了,请多多指教。”

 

黎簇现在还一片混乱呢,被沈琼那不对劲的眼神看的一个机灵,脑子瞬间清醒了几分,震惊的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中了对方的美色陷阱,差点没陷进去。

 

美色害人啊!!

 

黎簇痛心疾首的想。这正式交锋还没开始呢他就先输了一招,再这样被动下去自己明天就会成为八卦小报《吴老板的三宫六院72嫔妃之——黎答应》了,那可不成为了苏万,沈琼,乃至娱乐圈的笑柄了!所以他连忙起身与其握手,将准备了好几个小时的客套话给背了出来,谨慎的观察着对方的反应。

 

“别那么见外,叫我吴邪就好。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底子又这么好,只要加以时间训练,一定能火起来。”

 

不出他的所料,吴邪并没有在开头就表示要潜规则的意愿,说话握手也客客气气的,听不出一丝ai昧来。但在黎簇看来,他的一举一动,做出的任何小动作都表示了「我要睡你」的x暗示,要不为什么一直看着他,还冲着他笑!

 

是是是,你是长得好看,笑起来也颇为迷人。但是我黎簇是谁,是那种会被美色迷惑的人吗,而且我长得也不差,每天对着镜子笑笑也比你好看,你这招早就不管用了吴老板!

 

黎簇心想,调动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细胞,警惕的瞪着眼前这个时刻会发起攻击的男人,心想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就不信对方还有什么招数自己招架不住了!

 

然后吴邪打了个响指,便有人从外面递进来一个印着 胖爷烧烤 的大袋子,里面鼓鼓囊囊的,从羊肉串到涮牛肚再到烤翅应有尽有,香气逼人。

 

黎簇:“……”

 

黎簇胃里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他本不胖,但因为太小脸上几块婴儿肥总是下不去,平时看没什么,在电影里就显得有点太过稚气了。所以他已经被逼的吃黄瓜条煮鸡胸肉好几周了,本以为自己都习惯了这种无盐无碳水的饮食,结果现在见了烧烤才明白什么叫做饿,什么叫做口水直下三千尺。

 

而且这个胖爷烧烤听说卖的特别火,明星都会乔装打扮去吃的那种,每日都供不应求,还得靠人情预约。他上次就吃过一次,便对那独特的风味念念不忘,谁知时隔几年竟能再次吃到,还是这么一大袋!

 

胖爷!小的我好想你啊!

 

他眼巴巴的望着面前散发着香气的袋子,不停的咽口水,却因为沈琼的存在不敢轻举妄动,像只对着骨头流哈喇子的小狗。吴邪看得有趣,伸手从里面拿出来几串烤腰子,黎簇的眼睛便跟着他的手走,可怜兮兮的,让他想起来自己家围着讨食的阿黄。

 

“给你的,吃吧。”

 

他玩够了,就把一袋子的东西都搁在对方面前,开口准许到。黎簇欢呼一声,也顾不上别的,抓起鸡翅就往嘴里塞,活像是几天没吃东西。

 

“吴老板……”

 

沈琼有点犹豫的说道,虽说现在黎簇已经不是她的艺人了,但也有几分担心,毕竟半大的孩子最不懂得饥饱和节制,不留神吃胖了还是很难减的。

 

“没事,让他吃吧。”

 

吴邪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瞅了一眼正在狼吞虎咽的少年,明明脸上没什么异样的情绪,沈琼却在里面看出了点怜悯的意味来:

 

“反正也是最后一顿了,吃饱好上路。”

 

不能怪我抵抗力薄弱,实在是中华美食博大精深。

 

黎簇吃到肚子都鼓起来了才停下来,沈琼交接完工作后已经走了,吴邪去送她。他一个人捂着肚子瘫在椅子上,心里只有这么一句话。

 

按常理来说,第一次跟新经纪人见面也无非是聊聊天,熟悉熟悉彼此,关于习惯禁忌什么的都是由前经纪人进行交流的,艺人本身去并无多大作用。本来沈琼走的时候黎簇也准备走了,可惜对方出门的时候他正埋头啃鸡翅,听见门关的声响后才茫然的抬起头,发现面前的两个人都没了。

 

错过了最佳离开的时机,出于礼貌,黎簇只能等吴邪回来再走。虽说有些遗憾没能抓住对方想要潜规则的证据——充满电的录音笔还在他兜里搁着呢,但看眼下对方是不打算一开始就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了。也对,如果他是个这么急色肤浅的人,怎么会让那些被泡的明星摄影师们如此一往情深的,一定是先走心再走身的高级套路。

 

吴老板真是套路深啊,佩服佩服。

 

他把围巾从衣架上拿下来,围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暗暗感慨道,打算回去再攻读一本《如何从被动变主动——总裁的市场教学》。吴邪迟迟不回来,他坐在椅子上发了一会呆,胃里的高卡路里食物开始消化吸收,大脑血糖缺失,搞得他有点昏昏欲睡,连对方何时坐在他跟前都不知道。

 

“沈琼走了,你就是我的人了。走,我带你去个地方,给你看个大宝贝。”

 

?!

 

大宝贝!

 

什么大宝贝!

 

是那种拉开裤d然后对着他yin笑说“我给你看个大宝贝嘿嘿嘿”的大宝贝吗!

 

像是一注鸡血打上心头,黎簇瞬间清醒了过来。他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貌似云淡风轻的男人,握紧了拳头,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动力。

 

我黎小爷终于可以揭示你丑陋的真面目了!

 

他怀着为民除害的激动心情跟着吴邪来到了一家日式餐馆,一同坐在了一个小包间的榻榻米上。这里的人不少,却几乎没有任何声音,黎簇进来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坐在对方面前。

 

吴邪:“首先说明,这个不是强迫你一定要做的,但我认为做了对你有极大的好处,所以希望你等会能耐心听我把话说完。”

 

黎簇:“好的。”

 

你打算在这种地方就要对我进行强行潜规则吗?不好吧,这里人那么多,我一喊你名声就完了。

 

吴邪:“沈琼当你的经纪人做的大方向没错,先在观众面前混个眼熟是应该的,但问题就是你太小了,还没成年,现在就着重于电影方向上是有些急功心切了。”

 

黎簇:“嗯。”

 

你还知道我没成年啊?那你还能对我下手,真的是禽兽不如了。

 

吴邪:“你的优点是年轻,你的缺点也是年轻,厚积薄发这个词听过没有?只有积累到一定分上才会引起爆红,你现在虽然是红,粉丝却大部分是那些痴迷学长的高中生而已。拥有经济能力的群众看见你跟个小孩似的,她会在一个小孩身上砸那么多钱么?”

 

黎簇:“吴老板说得对。”

 

快拿出宝贝啊,我录音笔都开了这么长时间了,都来这了就不用装了,赶紧暴露出你禽兽的面目吧。

 

吴邪看出他的心不在焉,叹了口气,心想现在的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急躁,凡事都急于求成不考虑后果,才会导致保鲜期如此短。他从不带小鲜肉,对于这种一夜成名又一夜消失的现象没什么感觉,但既然黎簇是他带的,他就有必要将这个保鲜期延长的久一点,起码也得个十年。

 

想到这,他便将一直搁在车上的黑背包给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来。黎簇从他拉拉链的时候就开始激动,心想卧槽不会是迷j药tiao蛋按摩棒之类的东西吧,想不到吴老板不仅是个变态还是个抖s,明天的娱乐版头条有东西可写了。他暗搓搓的把针孔摄像头打开,对准逐渐露出紫色外皮,上面写着「53高考模拟3800道」的习题册。

 

黎簇:“咦?”

 

这跟他想象中的好像不太一样?

 

他没反应的时候吴邪已经把里面的东西掏完了,黄冈密卷高考真题题库王后雄一模解析资料53语文详解等等等等,铺了整整一个桌子。他将包扔到一边,活动了下手腕,看了一眼两眼呆滞的黎簇道:

 

“我决定让你明年六月的时候参加高考,现在才九月,刚好有9个月的时间供你复习。你别小看这张小小的文凭,虽然说可能学不到什么东西,却是你进入上流阶级的一块敲门砖,也是你将来闯进好莱坞的基础。我不要求你考个全级第一,吹什么学霸人设,就考个中艺能做到吧?想必你也知道你最大的问题就是文化不够,肚子墨水不多,平时还好,遇到什么突发采访就露陷,复习的时候也要在语言文化这方面下功夫。”

 

“我这人列计划喜欢十年十年的列,娱乐园的风向变化快,观众的审美也会时刻发生改变。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你十年后凉了,不火了,还能靠这张文凭混口饭吃,现在的娱乐公司招前台都要一本文凭了你知道吗?你现在靠脸吃饭可以,行,但是你不能一直靠这张脸啊?演技可以靠磨练,文化水平却是要积累的,你一直不积累一直消耗,跟个花瓶也没什么区别——当然你想当花瓶也行,但是我不允许我带出的艺人是个空有脸蛋的草包。”

 

“这些是我咨询了好几个高考的教师买的资料,从基础到提高都有,你好好做,不会的可以发过来问我。我起码当年也是浙大毕业的,搞你这种题也是小意思。每天三页一周一小测验,我一个月抽查一次,计划表会发你微信上,你记得接收……黎簇?黎簇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在想什么?”

 

黎簇想了什么?黎簇啥都没想。他就是愣愣地坐在垫子上,望着面前他以为永远也不用学的语文英语数学文综,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一把什么叫作因果报应。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他想起自己跟苏万打赌时的豪言壮语,听着吴邪给自己列的9个月恶魔复习计划,悲从心起,一行泪水就这么潺潺的落了下来。

 

吴邪滔滔不绝了好一会才发现对方已经没反应了,直挺挺的坐在他对面,两眼呆滞的瞪着桌上的练习册。他的脸色实在有些吓人,吴邪探头过去叫了两声,发现没反应后试着戳了两下,惊悚的发现对方竟然就这么哭了出来。

 

“你怎么了?别吓我啊小孩,这虽然会很累,但对你将来的事业是很有帮助的,吃尽苦中苦方得人上人,你要学会坚持。”

 

他好言劝慰着,抽了几张纸送上去,看对方默不作声的样子觉得可怜,甚至还好心的过去抱了抱。黎簇还在抽条期,骨头没长开,抱在怀里又瘦又小的一团,还挺让人产生怜爱之心的。

 

原来这就是养孩子的快乐吗。

 

吴邪望着怀里轻轻颤抖的棕色脑袋,突然恍然大悟了对方那些妈妈粉的心态。

 

黎簇悲痛欲绝,趴在吴邪肩膀上好一会才恢复理智。对方身上有股淡淡的花香味,又暖又甜,很好闻。他贪婪的嗅了好一会,才想起对方的身份来,连忙拉开距离。

 

“你……突然抱我干什么!”

 

他局促的说道,充满警惕的盯着眼前的人,想起自己的模样就觉得尴尬不已,怎么就这么快的上了套!吴邪对这心情阴阳不定的小孩没办法,很无辜的摊了摊手,正巧有个电话打进来,他便出去接听了。

 

黎簇一个人缩在角落,呼哧呼哧喘了半天气才平静起来,有点后悔的想光一个拥抱是说明不了潜规则的,刚才应该牺牲自己的色相再让人摸两把,务必要将那句“我想睡你”给说出口来,这么大好的机会就这么浪费了!

 

他懊悔的用脑袋捶墙,捶了还没两下,就听回来的吴邪说了句“……你好好复习,明年三月艺考成绩不错的话,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好玩的地方?

 

什么好玩的地方?

 

囚禁强制爱小黑屋斯德哥尔摩吗?

 

在一堆恶霸地主里拯救我多次让我只能依靠他然后上演人质爱上绑架犯的情节吗?

 

想起来都有些激……害怕呢。

 

听说张影帝的第一部成名之作就是在南非的深山老林拍摄的,那里地处偏远,人迹罕至,除了工作人员只有吴邪愿意陪他,说不定他也是这个套路的受害者。

 

不行,既然我已经发现了他的目的,就要阻止他的暴行,不能让这个潜规则狂魔再作恶于娱乐圈了。

 

反抗吴邪从我做起!

 

黎簇越想越激动,那点将要苦学九个月的愁思都没了。他蹭的一声站了起来,鼓起胸膛,一字一顿的问吴邪道:“你说到做到?”

 

“说到做到。”

 

“言出必行?”

 

“言出必行。”

 

得到准确的回复后,他把桌子上的书本一收拾抱在怀里,向着面露惊讶的男人点了点头,便昂首挺胸的走了出去。

 

傍晚的风吹拂起他的衣角,艳丽的落霞布满了天空,黎簇迎着夕阳往家走去,心底油然生起一股末世英雄的悲壮感。

 

吴邪把这个突然跟打了鸡血的小孩送走,看了一眼表,发现也是回公司的时间后,就起身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手机在兜里震动,他接了起来,王盟的声音从里面传出:“老板,还是没找到。”

 

吴邪嗯了一声,开口道:“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吗?老痒这么大个人,总不会什么都没留下。”

 

老痒是他的发小,也是近来炙手可热的歌手,半年前因为一首曲子震惊乐团,圈粉无数,却在发了一张专辑后消失在大众的视野里。如果不是偶尔微博还会更新一条,大家都怀疑他已经死了。

 

作为他的朋友,吴邪当然知道他没有死,但是也不算活着。

 

他只是失踪了,跟他三叔一起。

 

他三叔是个爱乐如狂的作曲家,老痒也有着天赋异禀的嗓音,两人一拍即合,交往甚密,却双双在半年前的一个野外真人秀的录制现场消失。

 

当时吴邪知道的时候两人已经失踪了,唯一的线索是老痒抽屉里的一节青铜树枝。他一边稳固因为三叔失踪的动荡不安的家庭,一边还要安抚老痒的那些粉丝,营造出他安然无恙的假象,累的够呛。

 

吴三省喜爱探险,是个经验十足的探险家,原来就喜欢往各种深山老林里钻,几月没一条消息都是常事,老痒也是山地里疯玩长大的,所以吴邪并不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危。

问题在于当时节目已经出了官宣,老痒的粉丝也不是个小数目,就算在确定失踪后立即封锁消息,并且删除了节目相关的一切,还是免不了的走漏了风声,惹得议论纷纷。

一开始还能靠没有证据和诽谤强压下去,现在过去了这么久也没找到人……

王盟:“老痒本来就是个发微博狂魔,现在捏造他的语气三天发一条已经不顶用了,网上质疑他还活着的舆论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控制不住了。现在该怎么办啊老板?”

不到万不得已,吴邪不想去污蔑自己朋友的名声,但现在他办的音乐公司才刚起身回暖没多久,如果此刻暴露出签约艺人失踪的丑闻,以后就算他们回来了公司也玩完了。

停车场快到了,他把车钥匙从包里掏了出来,上下甩动着,发出清脆的金属碰撞声:“找人放出点他疑似吸du的消息,再雇点水军,我看他短时间是找不到了,等他回来再说吧。”

评论(46)

热度(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