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樱花妖🌺

不想磕脆皮鸭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属性☞盗墓原著粉,影视化只接受秦老师演的沙海邪,别的谢绝安利谢谢理解

无意义催更会拉黑

【ALL邪】随便勾引人是没有好下场的

黑簇邪/ALL邪

看吴老板撩难哥过于愤怒下的冲动之作

傻屌风OOC慎入

警告:骚浪渣吴老板十年计划结束依旧恶习不改,妄图撩人为他所用,结果阴沟里翻船被众姘头哔到透的故事。

大概都是肉,肉,肉,各种玩法的肉……

01:你以为我和黎簇都是摆设吗,吴邪?

黑眼镜其实看出来吴邪想要勾引苏万了。

对方虽说是个浙大建筑系毕业的高材生,却不怎么热爱学习——如果热爱的话也不会开古董铺子一开就是十多年,还跟着他三叔在墓里出生入死的,只为那点银子花花。倒斗这个职业上,所谓的高文凭还不如一张废纸,先死的还总是那些所谓的专家们。

所以吴邪从青铜门回来,突然一反常态的搬进了黎簇家,美其名曰「为了补偿对方没赶上这一年高考,专门过来辅导他」时,他就察觉到某些不对劲了。

但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对方是来勾引苏万的。毕竟这个十年计划的核心是黎簇,苏万那小子只是被牵连下水,跟他根本没说过几句话,更别提是能利用他做些什么了。

他本以为是因为黎簇身上还有点利用的价值,还有心里残存的一丁点愧疚作祟,才会让他破天荒的放下在疗养院休养的张起灵,转而在这个小屁孩身上浪费时间。

你问为什么他知道的这么清楚?笑话,他十多年前就认识吴邪了,当时的苏万黎簇估计还拖着鼻涕玩泥巴呢。

当时的吴邪还不被叫做吴小佛爷,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什么都不懂,天真到愚蠢的小毛头,别人称呼他都是吴三省的大侄子,吴家这一代唯一的宝贝疙瘩。

吴三省是个老狐狸,结果生的这个大侄子却一点心机都没有,心里想什么脸上就表现什么,还有一副在倒斗里最不该存在的热心肠,谁都想救那么一把。

这种人在下墓时一向都是最先死的那一个,黑瞎子当时连送到吴家的花圈都准备好了呢。结果没想到的是对方非但没死,反倒还活蹦乱跳的,拿了蛇眉铜鱼吃了麒麟竭,最后竟然还把那位人挡杀人佛挡杀佛的哑巴张拐到了手,为他心甘情愿的守了十年门。

黑眼镜好奇啊,好奇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再者他刚好欠了张家的一份人情,就这么屁颠屁颠的凑了过去,想找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结果他答案没找出来,自己反倒给陷进去了,虽说没到得不到人就要死要活的程度,但轻易放手是完全不可能的。

遇人不淑啊遇人不淑。

虽说现在的吴邪早就不是那个天真幼稚的小三爷了,心思深沉,笑里藏刀,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精心考虑过,有着自己的目的。但是他还是觉得蛮有趣的。

对方虽说外表已经大变了个模样,其实也不过是为了青铜门里的张起灵,为了他失踪的三叔,为了抗争那与生俱来便降临在身上的命运,本质和十年前是一样的。再者,对方也变得比原来上道的多,竟然学会用用身体做交易了——当时他只不过露出了一点微小的端倪,就给对方抓了个正着。

你能拒绝一个半夜敲响你的门,将身上仅穿的风衣脱下来的吴邪吗?

反正他不能。

别的不说,干他的滋味还是十分不错的。

即使早就被人给cao透了。

对方为了这个计划不敢得罪任何人,并会不惜一切代价与他们交好,即便付出的是自己的身体。光是黑眼镜知道跟他做过的,就有解雨臣,王盟,黎簇,再加一个他四人,还没算那些忠心耿耿的手下和霍家的人,比方说坎肩和罗雀。

不过倒也能想得通,吴老狗早就死了,吴家这代又就他一个独苗,势单力薄的,再不用点手段笼络人心,早不知被汪家弄死几千几百次了。

如今虽说是把张起灵给接回来了,终极却没有被完全摧毁,汪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也家大业大,不少残留的余党埋伏在北京的各处,对着残存的老九门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成为众矢之的吴邪会继续利用黎簇去稳固自己的生意是再正常不了的事,所以他根本没往别的方向想

……但是他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自己新收的这个徒弟跟黎簇的关系过分要好——要好到什么程度呢,一天24个小时总有18个小时黏在一起,读书写作业都凑在一张桌子上,像两只毫无防备的小白兔,完全地暴露在吴小狐狸的眼皮子底下。

所以他便看着苏万每天背着书包往黎簇家里走,在他家吃饭睡午觉,下午过来上半个小时课,晚上又过去蹭吴老师的私人小课堂了。

苏万跟吴邪不熟,又因为仓库里的尸体和黑尾蛇有点心理阴影,所以在对方家里看到对方后也没敢说话,只是在他给黎簇讲题的时候会凑过去听听。吴邪不愧是当年复习半年就能考上浙大的高材生,什么题都会做,什么题都会讲,讲起来头头是道,重点清晰明了,让人一点就通,一说就会。

他一开始只是用耳朵听,到后面就开始忍不住的插嘴问问题。对方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他容忍度极高的优点,讲的耐心无比,就算苏万笨的一个知识点几天都背不过也没有生过气,还会亲自给人整理错题笔记。

他长得好看,写的字也漂亮,用钢笔写在纸上的瘦金体瘦直挺拔,龙飞凤舞的,不像是笔记,倒像是什么书法作品。苏万喜欢的不行,跟个宝贝似的每天放在书包里,见他也没原来那么生分,一口一个吴邪叫的简直亲切的要紧。

黑眼镜看过那本笔记,不得不说,吴邪是真的在里面下功夫了。从指数到函数,从三角公式到弧度计算方法,有公式有例子有图,浅显易懂,没一个星期肯定做出不来。但他当时只以为是给黎簇做顺带做的,毕竟吴邪本质上就是个烂心肠的老好人。所以翻了两页便放了回去,继续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完全忽视了自己徒弟提起对方时,那眼闪星星的热切神情。

黎簇家里小,房间更是只有一点点,他们两个人呆还好,再加上个身高也不低的男人,就显得过分拥挤了。吴邪每次给他们讲题的时候都得趴在那张小木桌上,手支着下巴,裹在薄毛衣的瘦腰弯出明显的弧度来,两条长腿漫不经心的靠在一起。

苏万一开始醉心学习,还没觉得什么,到后面越发觉得吴邪生活之艰难。你看看,黎簇房间就这么小一张床,两个大男人睡上去能不挤吗,怪不得他有时候总是一副睡不够的样子,肯定是黎簇睡姿不好把人给累的。还有这个桌子也太小一点,他年龄都大了,每次弯腰都会下意识的扶一把胯,看起来都令人难受,就不能换一张大的桌子吗?

他越想越气,却知道黎簇家里的确没什么钱钱,当时的十几万早就在古潼京消耗的一干二净,听说男人也为此负债累累。所以他思考了良久,在家具城订了张2米的席梦思大床来,盛情邀请他们来自己家里住,毕竟也快冬天了,别墅里也暖和。

黎簇明显被他家的微型投影和VR给吸引住了,蠢蠢欲动,却不知为何有些犹豫,眼神徐徐往在阳台抽烟的男人那里飘。而吴邪在听见这个邀请后,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就笑着答应下来,摸了摸他的头:“那真是谢谢你了,万万,有你真好。”

他是杭州人,即便说着是正宗的普通话,也有着北方没有的那一分柔软。吐字清晰,声音柔软,放在头上的手还有股令人着迷的烟草香,把苏万听的口干舌燥,心如擂鼓,结结巴巴的说了声没什么,我家有钱后便脚踩棉花般飘了出去,对将来的同居生活充满了期待。

就算是为了勾引黎簇你住我徒弟家干什么,床大了好干事再说你在汪家不是才狠狠的捞了一笔吗,造什么苦情人设?

黑眼镜在听苏万向他汇报的时候感觉十分的不对劲,但琢磨了半天都没琢磨出什么问题来。在屋里呆了三周后觉得不放心,正打算过去好好观察一下的时候,他那宝贝徒弟就自己满脸通红的跑了过来,结结巴巴地给他说喜欢上吴邪了,今晚就准备向人表白了。

他当时在喝姜汁可乐,听到这话一时没忍的住,噗的一声把水喷了对方一脸。

你说什么?我觉得我眼睛瞎了肯定耳朵也跟着聋了,你刚才说你要给吴邪干什么?

表白啊,师父,昨天黎簇回奶奶家了不在,我自己在他屋里写作业。他发烧了,给我辅导的时候不小心摔下桌子,亲到我嘴了。那是我的初吻啊,感觉好棒。虽说是个意外,但是他爬起来的时候没什么厌恶的神色,我觉得我表白他应该会接受的。

你说是不是,师父?

少男心初动的苏万丝毫不介意自己的一头水,用手随便擦擦就回答道,一脸陶醉于爱情的表情。

等等,等等你难道不知道他跟黎簇上……谈过恋爱吗?你作为他的好兄弟怎么能撬他墙角呢?

我知道啊,吴邪昨天就跟我说了,毕竟沙漠里大家都孤苦无依的觉得快死了,临死前想上个床也是理所应当的,都是男人嘛。现在的世界早就没有以前那么迂腐啦,做过爱又不代表什么,师父你也别那么封建刻板了。

流连花丛中片叶不沾身的黑眼镜被这么「封建」「刻板」两个字砸的头晕眼花。他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这个,已经被吴邪神不知鬼不觉勾到手的徒弟,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劝劝他,结果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对方已经把所有能出现的漏洞都给填上了,一点破绽都没给他留。

他敢保证如果现在他说他跟吴邪上过床,苏万非但不会心灰意冷的断了心思,还会觉得自己欺负对方没钱没势力没背景,把人护在身后义正严辞的指责他趁人之危。

看在老天的份上当时是吴邪自己送上门的好吗!

黑眼镜抬头望了望天花板,眼前突然浮现出吴邪那副「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可恨嘴脸,突然明白了他是和汪家人掉下悬崖,无依无靠竟然还活着回来的原因是什么了。

他一向是不在意吴邪到处乱勾引人的,毕竟对方那时候已经陷入了魔怔,为了计划实行什么都做的出来,他阻止不了也懒得阻止。可是现在计划已经成功了,汪家倒台,张起灵也出来了,他怎么还玩这一套?而且玩就玩吧,玩到他头上不说,竟然将他好不容易物色好的徒弟都给拐走了?

这可就过分了啊。

师父师父,吴邪今晚约我去黎簇家学习诶,说是找个新环境做二轮复习能认真点,你觉得我到时候表白能成功吗?

沉浸在爱情里的苏万没有发觉他的不对劲,滔滔不绝的倾诉着这段时间来吴邪的一举一动是怎么吸引他,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莫名心动的。黑眼镜默默听着,听到今晚去黎簇家里时冷笑一声,心想这哪里是复习,明明是预习,预习的对象就是他的身体,让你这只小菜鸡春风一度后再也忘不了他,这套他都快用烂了。

竟然还在黎簇家里,他还真仗着那小孩喜欢他就有持无恐了啊

当时吴邪对黎簇使这套的时候他还挺不屑一顾的,觉得忽悠个小孩子没意思,还没多大用。但是现在看黎簇不仅经营店铺游刃有余,还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他不得不承认对方慧眼识珠,这孩子的确是块未被打磨的璞玉。

苏万虽然脑子直了点,人也笨了点,却是那种只要学会就不会忘,而且会立刻用于实践的珍贵人才。他把人认作徒弟还以为就万事大吉了呢,结果却没想到被吴邪从眼皮子底下给撬了墙角。

但这次他可就要失策了。

黑眼镜拿自己手机远程操作了苏万的,将日历上的14号改成13号,然后再拿着对方手机给他看。

吴邪不是约你14号见面吗,今天才13号,你明晚再来吧。

啊……可是不是今晚吗,我记得很清楚他昨天给我说的啊。

苏万愣愣的道。

你傻啊你,昨天12号今天13号,他说14号肯定是明天了啊,走走走赶紧回去背书去,都傻成啥了。

吴邪有个习惯,每次说约定时间都会精准到几月几号,就是怕会记错,这下倒是便宜了他。他把懵懵懂懂的苏万赶了回去,看了一眼墙上时针走到下午五点的钟表后,从手机里翻出了黎簇的号码。

该给吴邪一个教训了。

下面就可以喜闻乐见的3p和强制哔——哔——了,开心的搓手手。
Ps:有时间的话就会抽空写,所以不要催更新😂我属于越催越不想写的类型……当然夸夸我还是很高兴的(手舞足蹈jpg)

评论(80)

热度(1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