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樱花妖🌺

不想磕脆皮鸭的妖怪不是好妖怪
属性☞盗墓原著粉,影视化只接受秦老师演的沙海邪,别的谢绝安利谢谢理解

无意义催更会拉黑

【蛋哈】养狼为患

狼人eggsy x 吸血鬼Harry

养成,傻fufu,估计ooc

艰难的复建,不好吃

00

吸血鬼和狼人从诞生以来就没有好好相处过,一个怕热怕光爱吸人血,一个爱阳光爱世界爱万物,两者每每冲突不到几年就要爆发一场大战,记录在案的都有高高一沓,实在是屡见不鲜。

所以Merlin在听闻又要进行一场大战的时候眼睛都没眨一下,喝着热咖啡看着自己头儿亚瑟带着一帮手底下的吸血鬼们奔赴战场——城市郊区一处无人问津的废弃地铁站,其中自己的多年老友加拉哈德还给他打了个手势,说回来一起去他家喝下午茶。魔法师点了点头,看着他的骑士们带着一堆类似打狗棒套狗绳般的东西往胶囊列车走了过去。那些木质的粗糙玩意提在西装革履,长得说不错都有点谦虚的绅士手上有点格格不入,倒是Harry万年不变的雨伞还顺眼点。

别,别急,这是21世纪没错,Kingsman当然也没穷酸到连枪炮都拿不出来的地步——再怎么说他们也是英国最大的吸血鬼组织呢。可是谁让这次大战主办方要求是不能带有光有刺耳声响的东西,毕竟10年前的那次实在打得太激烈了,基本一大半的吸血鬼和狼人都进了JU子,最后还是两家摈弃前嫌(当然这破事完了就继续重拾前嫌了)合作才把他们捞出来的:这大概是两个种类头一次放下武器,握手言和吧。

反正现在就是只要带违规物品发现当场没收,今年的大会您就可以拜拜了,想参加再过个五十年来,才导致平常风风光光的kingsman此刻一副穷酸样。

当然Merlin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吸血鬼和狼人都是寿命极长,恢复力极好的种族,除非你把吸血鬼扔进太阳下暴晒那么几十分钟,或者把尖木桩贯穿狼人胸膛才能让他们彻底死亡。虽说是大战其实演变到今天已经成了活动筋骨的必备活动而已,每年真的能死的不超过五个手指头,所有人都没把这当回事。比如加拉哈德就是一下子睡了好几十年有些手痒,这才去参加这个他平常并不热衷(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够“优雅”)的大战的。

魔法师坐在空荡荡的总部里把任务都分配好有些疲惫,也懒得回家,干脆在总部的备用房子里睡了,打算等Harry回来后一起走:嘿,别露出诧异的眼神,吸血鬼也是需要睡眠的,要不你以为蝙蝠一天都不睡觉吗?

他换好睡衣摘下眼镜,睡前还想了好一会明天泡的茶叶种类,是上次收的中国上好的铁观音还是亚瑟从亲戚那带来的皇室红茶,感觉哪种都难以取舍。

一边畅想着明天下午茶的快乐时光,魔法师美滋滋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喝不上这次下午茶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时,被亚瑟狂轰滥炸的电话吵起来的Merlin得知了三个消息:

1 这次大战走漏了风声,人类差点把他们一锅端。

2 兰斯洛特被人类杀了,切成了两片,这可不是晒一次阳光就能解决的事。

3 有个狼人因为救加拉哈德死了,而吸血鬼本人现在被带回去审判,现在还没回来。

魔法师手上的眼镜因为最后一条消息啪唧一声掉在了地板上。

吸血鬼被带到狼人族里审判??这能活得回来??亚瑟是不是老了所以傻了??

他差点上去扯着自己上司的领子摇他个天翻地覆,但是尚存的理智让他最终只是默默按下了手机的挂断键。他穿好衣服带上枪械,打算自己先去相熟的狼人那里探一下口风,看自己的好友还有没有完完整整回来的可能性:

吸血鬼体质好恢复快还耐C,必要时给吸口血基本就能撑得下来,所以有些没有伴侣的狼人会在发Q期掳来一个当X玩具玩,能回来的吸血鬼基本就只剩半条命了,而更多的会被狼人当场撕成碎片。

当然,血族在这方面也没干什么好事。常有吸血鬼没事干掳个狼人回来当血奴吸血玩。结果给一不小心玩死了的事发生。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狼人和吸血鬼为什么几千年都不能好好共存了吧,这实在是积怨太深。

加拉哈德虽然算的是现任吸血鬼里能力最强的一位骑士了,但是他年纪也不小,Merlin很担心自己的老友被弄坏。

咳,字面意义上的弄坏!

魔法师全副武装满怀悲壮的穿鞋,开门,正打算为自己的老友在狼人地盘上大杀四方的时候就发现对方毫发无伤,衣冠整齐,左手抱着什么东西右手打着黑伞,好端端的站在他门口看他。

Merlin:“·········”

Merlin:“你为什么不敲门。”

Harry hart无辜的眨了眨眼睛:“没手。”

“你右手抱着什么?”
“你先让我进去,今天太阳这么好,你不怕把我晒死了?”

“我相信一个能从狼人那里手脚健全的吸血鬼是不怕伦敦的阳光的。”

“但是他饿了。”

“······谁??”Merlin侧身把吸血鬼让进去,把门刚关上就听见这句信息量堪称原子弹爆炸的话,回头速度之快差点把他的脖子扭掉:“谁饿了?”

“你家牛奶在哪,哦,桌子上有,我先用了。”这次Harry连理他都没理,注意力全在怀里被魔法师吵醒的孩子身上。

加拉哈德的黑大衣冒出一个小小的金脑袋,尖尖的耳朵此刻还没完全竖起来,软软的贴在头发里。一双绿色的眼睛好奇的注视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和那个陌生的吸血鬼,还不会收起来的小爪子紧扒拉着男人的领带,小尾巴摇的像个风车,呼啦呼啦的转。

“Ha····Harry。”

Eggsy还不会自己拿杯子喝奶,加拉哈德只好一点一点的用勺子喂进他嘴里。吃饱喝足的小狼狗咯咯的笑了出来,在那熟悉的臂弯叫着他唯一知道的名字,在得到低沉温柔的回应后心满意足的打了几个哈欠,把脑袋扎在男人温暖的怀里睡着了,不一会就听见了细小的呼噜声,像是狼在入睡时偶尔会发出的低鸣。

Merlin就像是木桩一样站在门口,眼睁睁的看了整个喂奶——哄开心——哄睡觉的全过程,对方技术熟练到甚至可以出一本教科书,名字就叫《如何饲养一只狼人》,Harry hart著,他敢保证能够大卖。

Harry在确定怀里的孩子睡熟了后才把他放进了一楼客房的床上,回到客厅来看着Merlin一脸惊悚到回不过神的样子叹了口气,恢复到平时那冷静的绅士样:“Eggsy是Lee的孩子,他不是真的狼人,他的母亲是人类。”

“就是Lee为了救你·····”

merlin很快就反应过来,看着男人骤然暗淡的眼神自知失语,停下了嘴里的话语说了声抱歉。

“不是你的错,的确是我失误了。”

两人沉默了一会,Harry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再度开口讲述昨晚发生的事情:”当时进场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因为这次狼人来的实在是太多了,几乎是平常的两倍。后来才知道其中一半都是人类伪装的——毕竟吸血鬼不会呼吸也没有体温,狼人就好伪装多了。前半场还好,打架的打架交谈的交谈,到了后半场吸血鬼就开始莫名的减少,兰斯洛特也是那时候不见的。我本来去找亚瑟,中途碰见了迷昏Lee想把人拖走的人类,上去解救的时候被喷了圣水昏迷了,最后还是Lee醒来才救下了我们两个。“
加拉哈德叹了口气,神色间有难掩的悲伤:“我们合力抓住了一个活口,还没逼问出什么对方就不知用什么办法按下了藏在地里的定时炸弹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

Lee的尸体躺在地上。

他张了张嘴,最后一句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嗓子像是被掐住一样发不出任何声音。Merlin 安抚性的拍了拍他的肩,把吸血鬼安置在了柔软的沙发上,烧起了火炉的同时给了对方一张毛绒绒的毯子。

加拉哈德是个怕冷的吸血鬼。

得到了温暖的男人情绪看上去好多了,他喝了口魔法师倒的热茶,脸色终于不像刚才那样惨白了:“狼人现任长老我认识·····就是当时跟亚瑟签署不开战条约的,知道来龙去脉后也没难为我,就是让我处理一下对方的“那件事。”

“那件事?”

“嗯,我这才知道Lee竟然娶了一个人类为妻····怪不得当时看见他的时候觉得力量削弱了很多,估计是因为族内的惩罚吧。我给了那个女孩那枚勋章,说她有事可以找我······但是她不要。”

加拉哈德抽了抽鼻子,鼻头冻的有些发红,看起来颇有些可怜兮兮的:“她情绪崩溃了,Eggsy在摇篮里哭的沙哑也不管,我看见桌子上有针剂还有毒品,估计这样已经很久了。”

“所以你就给警察打了电话,自己把那条小狼狗抱走了?”

“我是在经过长老同意下才抱走的,他说会处理警察的事。”

加拉哈德强调的说:“而且他不是“那条小狼狗”,他叫Eggsy,现在已经八个月零三天。”

我关心他生了几个月干什么,我关心的是你好不好?

魔法师有些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好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和狼人素来有怨,你养着它先不说能不能养好,他将来该怎么在世界上生存?跟吸血鬼交好会收到很多偏激的狼人仇视,还不说他还是混血······”

“混血变狼的几率很小,让他作为人类长大我又不是做不到。”

Harry看起来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他成年的时候我就会放他走了,之后怎么办全由他自己决定,我不会让他的族人知道我的存在的——你知道我可以做到的,Merlin。”

“···好吧,如果你决心要养的话。”

Melin在仔细思考一会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可以挑出的问题,最后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正好Eggsy不知道被什么惊动给醒了过来,在屋子里哭的叫Harry,刚才还坐在他面前的吸血鬼像箭一般飞快的冲了过去,只留下了一张毯子和半杯还冒着热气的热茶。

不过也就十几年罢了,等把这条小狼狗放回去就行,很快的。

魔法师想,吸血鬼的生命漫长而缓慢,他总可以补上那顿缺了的下午茶。

但是Harry和Merlin都算漏了一点,便是如果Eggsy不想回去做狼人,只想跟Harry在一起,甚至想让他做自己伴侣该怎么办。

不过那都是以后要考虑的事情了,现在伦敦冬日刚过,阳光正好,一切都在生机勃勃的生长,而一个不算漫长的故事正就此展开。

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评论(14)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