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我都写到昵称了,你如果还看不见的话就不是我的问题了对吧ʘᴗʘ

【蛋哈】Kingsbird(全员鸟化,童话风一发完)

1

Harry在一丛灌木里发现了Eggsy。

当时Eggsy连眼睛都还没能睁开呢,浑身上下只长了一层淡淡的绒毛,有气无力的趴在一片翠绿的叶子上啾啾的叫。

他已经一天多没有进食了,寒冷的黑夜消耗了他身上大部分的热量,所以叫声越来越微弱,已经迫近死亡的边缘。

这么小,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Harry歪了歪头,用已经开始变白的橘色尾翼轻轻扫了扫这只可怜的雏鸟,想确定已经不吭声的小鸟崽还有没有存活的可能。

这好像让对方误会了什么,Eggsy几乎是在被碰触的瞬间就抬起了脑袋,辨别了一下方向后便扇着那可怜的小肉翅向Harry的翅膀下钻了进去,一直到最温暖的根部才安静下来,隔一会儿才发出弱弱的啾啾声,听上去可怜巴巴的。

Harry不太适应别的鸟这么亲密的接触,毕竟他唯一的好友恨不得跟他隔空传音呢。

他抖了一下,扑扇着翅膀想把这只不懂礼貌而又莽撞的小崽子给弄出去。但是Eggsy钻的实在太里面啦,Harry的翅膀又实在太长,所以他费了半天劲,没把对方赶出来就算了倒是自己差点从树枝上掉了下去。

他没力气,Eggsy颤抖的又实在可怜,那小声的鸣叫让Harry有些心软了起来。

这里本来是他的同类,大红山雀的栖息地,茂密的森林和种类繁多的虫子提供了筑巢最合适的环境。但是前两天那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将这一切都破坏殆尽,无数的鸟儿舍弃自己嗷嗷待哺的孩子,扇动翅膀飞向了远方。

现在已经是灾难结束的第二天下午了,大部分侥幸避难的鸟儿都飞了回来,而Eggsy依旧孤零零的躺在这里,就已经说明他的父母遭遇了什么。

Harry停在原地想了一会,歪下头将已经睡着了的小崽子轻轻的叼在嘴里,展开双翼向着森林深处飞去。

2

Eggsy用了很长时间才弄明白Harry不是他的妈妈,这对他跟花生米一样大的小脑袋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毕竟他睁眼看见的第一眼就是Harry,吃的虫子也是Harry耐心的弄断再喂到他嘴里的,晚上睡觉也是睡在Harry那又大又暖的翅膀之下,甚至飞翔都是Harry翅膀把翅膀教他的。

而这除了妈妈之外还有谁会这样做呢?

所以Eggsy自然就没有询问对方的情况下擅自做了判断,被Harry带回窝好生照顾一番,恢复生气的时候第一声叫的就是妈妈。

Harry为此黑了脸,虽然他脸上的羽毛已经足够黑了:“No,Eggsy。”

有着长长的白色尾巴,除了脊背还有点棕色之外几乎通体雪白的雀鸟说:“我不是你的妈妈。”

你不是我的妈妈,那你是不是就要离开我,不管我了?

Eggsy委屈的啾啾叫,闭嘴不愿意吃对方叼回来的虫子,已经渐渐长出淡黄色绒毛的雏鸟抗拒性把自己蜷成一个小球,不愿意理自己的监护鸟,但E是却忍不住的从自己小小的翅膀下看他,自以为掩饰很好,但是在从Harry的角度看的清清楚楚。

一个称呼而已,有那么重要吗?

Harry叹了口气,终于体会到了一把为崽父母的烦心。他踱步过去,用嘴梳理对方弄的乱糟糟的羽毛,把一片枯萎的叶子从那小脑袋上给叼了下来,扔出了窝外。

“我是不会离开你的,Eggsy,我是你的Harry。”

雀鸟说,背上长长的羽翼让他看起来优雅极了,就连那天上偶尔经过的大雁都无法与他媲美。

“但是我真的不是你的妈妈,看在森林的份上,我连个伴侣还没有呢。”

Eggsy扭动了下身子,仔细思考一番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好吧,Harry。”

小的只有一根拇指那么大的雏鸟闷闷的啾啾道:“那晚上我要睡你的翅膀下面!”

“·····好吧,Eggsy。”

Harry无奈的发现自己已经把他给惯坏了,对方提这么越矩的问题他也不会觉得反感,也同时也为对方不再执着这个问题而松了一口气。

然而等他经历一个换毛期,身上的毛几乎变成纯白色,飞到窝里还没来及站稳,Eggsy便像是一颗炮弹般冲过来,直直的撞在他身上。吱吱呀呀的说你是谁,你不许进我和Harry的窝,Harry去哪里,你把我妈妈呢哇哇哇的时候,他可就不这样想了。

3

Harry虽然没有喂养小鸟的经验,但是他聪明,又活的久,所以Eggsy还是安安全全,健健康康的长大了。

········或许是太健康了。

雀鸟站在窝旁边的树枝上,看着Eggsy费力的扑扇着他那对于身体来说过于纤弱的翅膀想飞起来,但是每次身体腾空不到两厘米就掉了下去,重重的摔倒了Harry在窝里提前铺好的草籽里。

他站在旁边看了足足有十几次一模一样的场景,直到Eggsy飞累了摔疼了,撒娇一样冲着他啾啾的叫。

“Harry我为什么就学不会飞啊!你不是说每只鸟天生都会飞吗!”

“我觉得……”

Harry微微低着头,看着Eggsy那像是松鼠一样圆圆的肚子,藏在肉里几乎看不见的小爪子,还有背上那可怜的两只小翅膀。

“你该减肥了。”

年长的鸟说一不二,下定决心后Eggsy也只能每天苦哈哈的饿肚子,坚持背部肌肉的练习。

过了几周后Eggsy终于成功的瘦了下来,但是还是没能飞的起来,Harry却有些等不及了——他在成年期最后一个换毛季开始了,这次他会褪下所有的羽毛,长出来的会是代表老年的纯白色的修长羽毛。

他本来想趁这次机会带Eggsy去见见世面,但是对方过于缓慢的学习期让他只能再度撇下他一人,留下足够的草籽和松果,在对方熟睡的深夜里向远处偏僻的森林飞去。

Eggsy在被Harry喂养的这么长时间里,已经习惯了对方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消失几天的日子。但是唯独这次让小山雀有些失落和沮丧起来:如果他会飞的话,这次Harry就会带着他离开,而不是留他在这里孤零零一只鸟了。

他收拾好心情开始自己练习,他已经可以飞了,只不过时间不能长久,等再练习练习就可以等对方回来给他一个惊喜。

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三天过去了,Harry却一直没有回来。

留下的存粮还够Eggsy几天,但是他的心已经慌乱的待不住了。

被人类抓住了?

被老鹰吃了?

因为什么尖锐的东西弄伤了翅膀?

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让翅膀还没长齐全的小雏崽鼓起勇气,跨出温暖的巢穴,向那从未去过的远方展开了翅膀。

“你怎么不在窝里乖乖等我啾!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啾!”

Harry在千钧一发之际把Eggsy从野猫的嘴巴里抢了出来,把他扔进窝里生气的训斥到。

这次换毛的时间比想象中长了一两天,惦记着自家小崽子的他一换好毛就急匆匆的往回飞,没想到刚飞了两棵树就见Eggsy站在一块石头上左顾右盼,浑然不觉自己已经暴露在猫咪的利齿之下。

如果当时他没能及时赶到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想起来那可能出现的结果Harry就觉得浑身发冷,看着眼前低头不吭声,一副死都不认错的Eggsy就更加生气,声音越发大了起来。

“你是不是不愿意听我的话了?会飞就觉得自己胆子大了?可以自立……”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圆乎乎的身子抱了个满怀,小雏崽的翅膀已经长开了,虽然不能抱住整个身子也把Harry感受到了那热乎乎的暖意。

“我怕你不回来了啾……”

Eggsy低低的声音从他的胸前传了出来,随即一阵濡湿便在胸前羽毛漫散开来。

Harry的心几乎在瞬间软成了一滩水。他叹了口气,用翅膀把小山雀那颤抖的身躯完全包裹起来。

4

阳春三月,万物苏醒,各类鸟儿的求偶期都陆陆续续的到来了。

他们这个林子很大,所以各种小鸟都基本会在长达三到五个月的求偶期里找到自己的伴侣,共同搭建属于他们的爱巢,交配生蛋,而孵化出来的小崽子10天左右就可以独立起来,离开父母的小窝自由飞翔。

但是总有那么些不着眼的雄性被Harry那长长的尾翼蒙了眼睛,站在窝前唱着自以为婉转动听的歌,炫耀似的扭动自己色彩鲜艳的大尾巴。

Eggsy一开始不懂他的这些同类在干什么,而对于他的疑问Harry每次都左右言他的转移话题,所以他在眼睁睁的看了那些鸟儿给自己的Harry跳了三年求偶舞,他自己发育长大后才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他空前的愤怒了。

“Eggsy,我又不能生蛋,他们跳就跳呗,又没什么用。”

Harry在窝里扭头梳理自己的尾翼,听见Eggsy在外面乱飞着把那些跳舞的雄性全部赶走而发出尖锐的啾啾声,忍了很久才无奈的说道。

“他们就不该给你跳舞啾!你是我的啾!”

Eggsy浑身的橘毛都炸了起来,因为这些天的忙碌而变得格外有利的翅膀高频率的扇着,在空中气冲冲的向Harry叫到。

“你今天赶走明天还回来,等他们找到自己的伴侣就好了啾。”

雀鸟用尖尖的嘴把一根纯白色的羽毛叼起来,仔细清理着上面的草籽和灰尘。

“他今天来,我今天赶,明天来,我明天继续赶。”

Eggsy不服气的叫道,眼睛余光突然瞅到了自己侧后方的几只小山雀在盯着清理羽毛的Harry看,立即像是炮弹一样冲了过去,惊起了一片鸟叫声。

“那是你的同类,Eggsy……”

Harry叹了口气,自己的小崽子长这么大了,除了跟他一起飞之外对那些同龄的雌性一点欲望都没,这可不是好事情。

Harry这样独居的鸟儿是很少见的,他不希望Eggsy跟自己一样。

5

事实证明Harry白担忧了,Eggsy并不是不喜欢跟别的鸟做伴侣或者是更愿意孤独一人,而是早就有了自己的目标。

6

已经步入老年而嗜睡的Harry被Eggsy半夜啄醒,睡眼惺忪的跟着出了巢,站在一根细细的树枝上。

“Harry我喜欢你啾!”

Eggsy的尾巴很短,翅膀也小,虽然没原来那么胖了但是还是很壮,比起自己导师那细瘦的身躯整整大了一圈。

而别的鸟在练习怎么跳舞的时候他在气冲冲的赶鸟,所以他现在的求偶舞,说实话,一点也不好看。

像是橙色的鬼火在森林里晃悠悠的转。

Harry把自己下一个哈气硬生生止住了,他歪着脑袋看着一边跳一边唱歌表白的Eggsy,忍了好一会。

最后还是笑的掉下了树枝。

7

被笑话的山雀备受打击,钻在窝里不出来了。

“我跳的哪里不好看!就是跟那些雄性学的!”

Eggsy愤怒的啾啾道。

“是这届的雄性不行,真正的求偶舞才不是这样跳的啾。”

Harry温柔的安抚道。

“那你给我跳啾!我就不信有多好看!”

然后Eggsy欣赏到了自己导师的求偶舞。

Harry年轻时很会跳,不是为了求偶,就是为了好玩。不过这么长时间都没跳了,他感觉自己的动作有点生疏,翅膀挥舞的角度也不标准了。

而一直看着他不吭声的Eggsy更让他紧张了起来,跳了一半就站在树干上不动了,怀疑自己一把年纪还玩这个是不是脑子抽了。

“我答应你Harry啾!我要成为你的伴侣啾!”

正想着Eggsy就连滚带飞的扑了过来,把白色的雀鸟砸进了柔软的窝里。

8

Eggsy在第一个求偶期就有了自己的伴侣。

9

然后他们再也没有分开。

10

又是一年阳春三月,他们依然在一起。

Harry已经5岁了,不爱吃东西不爱动弹,每日窝在巢里打瞌睡,Eggsy负担起了他们两的食物供给,天天飞出去叼虫子回来,喂给自己的导师。

“你不用天天陪着我啾。”

Harry在短暂清醒的时间说,吃力的用翅膀尖去蹭山雀那圆滚滚的脑袋。

“我想陪着你,Harry,我哪里都不想去啾。”

2岁的Eggsy正值青年,腹部橘色的羽毛在冬日就像一簇火焰,胸前的黑色如同一个小小的领结。

他漂亮极了,在森林里是一道艳丽的风景,但是却不愿意出去飞翔,甘心跟Harry挤在一起。

到了最后,Harry连喂到嘴边的虫子都吃不下了,羽毛渐渐没了光泽,无精打采的垂在窝的边缘。

“我会陪着你啾。”

Eggsy也不吃东西了,叼了玫瑰花柔软的花瓣垫在窝里,怕弄疼导师的脆弱的身体。

他用花瓣把Harry包裹了起来,接着钻进去,费力地用自己的小翅膀包裹住对方慢慢冰冷的身躯,慢慢闭上了眼睛。

Eggsy会永远陪着Harry啾。

评论(14)

热度(350)

  1. 苍云过岭深灰—不喜欢被催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