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康坊

满瓶不响,半瓶晃荡
为了保证阅读观感把lof给整理了一下,删了一些小天使的repo真的很不好意思😭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到微博找我,我都会转发的😭

【蛋哈】驯养(哨兵向导AU,私设众多)

03点这里http://anzhiruoshu.lofter.com/post/1d4b1f1d_11a65cc5

04

从那天起Eggsy再也没有见过他的推荐人。

在他第三次要求见对方而得到Merlin的“加拉哈德在忙”的敷衍后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那只他还无法控制的精神动物呜呜的绕着自己主人的腿脚打转,像是知道了自己做了什么错事。

“谢谢你,Merlin。”

Eggsy感谢道,弯腰把长大一点点的金毛小狼狗抱在怀里,低着头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是整个人都散发着伤心与沮丧的气息,看起来就像被抛弃的宠物一样让人心疼。

魔法师看着男孩失魂落魄的身影逐渐远去,心里把那个把一切都抛给他去做任务的加拉哈德骂了千百遍。再说你加拉哈德也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情况没遇到过?就只是灵魂伴侣而已Eggsy还是个菜鸟哨兵,用的着像是耗子见了猫一样躲着吗,他认识的Harry hart可不是靠逃避现实才被选上Kingsman的。

Harry还真没想躲。

那天他发现并验证这个事实是绝对正确后就冲回家,开始没日没夜的查资料。虽然第四人种的起源已经可以追溯到二Z时期,无论是培养方式还是精神缔结都有迹可循。但是他们跟哨兵向导之间的关系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真正的定论——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第四人种在没有选择彻底成为哨兵/向导,处于两者之间的自由体可以被标记或者标记别人的。

但是那天他的确看见了Eggsy初次诞生出来的精神体,而且之前的种种迹象:短暂缔结之后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思想,Eggsy可以不被失忆针影响,还有他只要使用能力对方就会变得蛮横充满控制欲等不符合常理的状况········而这一切如果用灵魂伴侣这个词就可以完美的解释——Eggsy之所以会变成那样只不过是他潜藏在心底的哨兵本能作祟而已,而他现在唯一没有能够感触到他的精神世界的原因是男孩的能力还没完全觉醒。

Harry也接触过不少的S级哨兵,他们身体的能力储备庞大到足够让人震惊的程度,如果在彻底觉醒的情况下,如果他们愿意,他们光是依靠精神力量就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杀死数百个毫无防备的普通人,更别提那具有极大威胁力的精神动物。

加拉哈德通宵看完了资料,心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幸亏他不是真正的向导,要不发生结合热他可能会被操死在那张病床上。

等等,这是什么鬼,就算他是向导也不可能任由对方扑上来,再说现在也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吧?

Harry挥了挥手,像是这样就能摆脱心里那骤然浮现出的,男孩今天下午极具攻击力的把他压在床上的画面一样,强迫自己从那骤然冒出的诡异念头中积聚注意力,再次投入浩如烟海的第四人种资料里。

他花了点时间处理消化这惊人的信息,收拾了一下自己就呼叫出租车打算去总部跟Merlin讨论下这个从未发生的现象及处理办法,以及之后是否需要隔离他跟男孩以来断开因为初次身体接触导致到现在还隐隐把他们联系起来的精神缔结。

作为一个经历丰富,什么情况都遇见过的Kingsman Agent,Harry并不是很在意他和男孩是精神伴侣的这层关系。这个世界上虽然趋向于哨兵向导,普通人普通人的伴侣搭配,但是更多的,包括Harry在内都是坚信着只要心所向往的便是最好的。经常有是精神伴侣的哨兵向导各自找了自己的恋人谈恋爱结婚,在战争的时候还是并肩作战的好伙伴。他们可能会成为亲密到一辈子不会分离的恋人,但是也有可能成为灵魂相惜的朋友或者兄弟。

更何况,Harry甚至不是一个真正的向导。

他在总部给Merlin汇报完情况后本打算找男孩好好解释一下期间的关系,但是眼镜里传来的,让自己的朋友兰斯洛特惨死雪山都要拯救的大学教授好端端的出现在了帝国大学的教室的视频让他捏紧了拳头,他顿了半秒改变了方向,大步向着飞机场赶去,打算把人带回来再跟Eggsy好好交流。

然后他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三个月以后了。

加拉哈德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全身都痛的要命,但是这种情况并不少见,所以他吃力的动了动虚软无力的手指,去摸在手掌边上应该放着的传呼器,但是却摸到了属于男孩那温热而柔软的手指。

他愣了愣,吃力的歪了歪因为几个月的躺床而变得僵硬的脖子,看见的是看起来长大很多,眼下有着浓重黑眼圈的Eggsy正趴在他的床边紧紧的握着他的手,以一个极度扭曲的姿势睡着深沉。而那只小狼狗长了几倍有余,在床尾盘成一团,看见他醒来后抬起了身子,尖尖的大耳朵竖了起来,绿色的眼睛认真的盯着他,似乎在问要不要叫醒他的主人。

Harry收到了它的信息,但是他没有办法开口,只好微微的眨了眨眼睛表示拒绝。对方聪明而又懂事,轻轻的呜了一声,小心翼翼的跨过男人掩盖在被子里的身体走了过来,低着头像是撒娇一样用头蹭了蹭他的脖子,像是无声的说着“欢迎回来”。

这让昏睡多日浑身无力而感到有些惶恐不安的加拉哈德的心奇迹般地安定了下来,像是冬日坚硬的冰层融化成了春日的暖流。他移动唯一能动的手指摸了摸Eggsy那头软而灿烂的金毛,按下了传呼器的按钮。

Harry在醒来的那一天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并没有真的出声赶人,任凭Eggsy和那只因为他还没有驯服,所以还没得到名字的小狼狗在他身边转来转去,舔他的脸拉他的手,像是大型的棉花糖一样黏人。

老绅士刚醒没多久,本来就被Merlin还有众多工作人员吵得心烦,只想把所有人赶出去扎在枕头里睡个三天三夜,但是在好友的死亡注视下还是乖乖的闭了嘴,像是大型玩具一样被翻来覆去的检查,总算得到清净时睡意也荡然无存,一闭眼就觉得自己耳边像是有无数只苍蝇在嗡嗡的叫。

他很累,长达几个月的昏迷无论对身体还是对心理都是极大地损害。缺乏足够睡眠却无法入睡折腾的Harry暴躁不安,他在床上半个小时翻了三个身,最后忍无可忍的打算起来无视Merlin的警告吃点安眠药时,眼睛却被一只温暖而熟悉的手掌遮住了。

“睡吧,Harry。”男孩的声音清亮而温柔,带着些安抚意味。

“我会在你的身边。”

对方什么时候胆子变肥了,这话都敢跟自己说得出来····

加拉哈德迷迷糊糊的想,眼睛眨了眨,但是最终也没有拒绝或者挣扎什么。Eggsy的话语像是某种极为神奇的魔法咒语,几乎是瞬间便让那困意如浪潮般滚滚而来。所以他只是歪了歪头,微微蹭了蹭柔软的枕头,便进入了深沉的睡眠。

···················

Eggsy能通过铁轨考验,成为唯二剩下的学员当然在Harry的意料之中。

笑话,他可是Harry hart,而Harry hart从来没有挑错过人。

但就算在意料之中,也不代表他就不能在站在还在迷茫中的Eggsy面前时通知他审核通过时内心充满喜悦,在想想Charlie那软骨头的模样和亚瑟的臭脸就更加心情愉悦,看男孩的眼神变得更加温柔了起来。

绅士自诩矜持高贵,就算是心里有多大的情感变化表现在脸上也只不过是嘴角一丝微微翘起的弧度,说话的口气公事公办的像是丝毫没有情绪,看起来与往常别无二样。但是Eggsy还是从对方如焦糖般温暖的眸子里看出了对自己那毫无保留的赞许和欣赏,这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象过的嘉奖

男孩被这过大的惊喜砸的晕头晕脑,过了好半晌才发现对方今天换了套不曾见过的衣服,纯黑的西服大衣里是裁剪完美的西服三件套,外套那长长的下摆更衬着自己导师的腿又细又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的样子禁欲而又诱人极了,足够让本就抱有非分之想的Eggsy呼吸急促,心跳如鼓,下身藏在运动裤里的某部分开始出现涨大的迹象。

等到Harry收拾好情绪,拿出小刀半跪在地上,开始帮男孩解开牢牢束缚四肢的绳子时才发现对方满脸通红,一双透亮的绿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透出股执着而热忱的光——像极了他以前在男孩眼睛里看见过的,属于哨兵追随向导的本能欲望,但是有点微妙的区别,少了份炙热而多了一分·····

Harry形容不出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因为审核通过而纵容对方。

“把你的精神力控制控制,把海格收收,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控制不了?”

他皱起了眉,起身把刀子扔到对方已经解放出来的上身旁边,然后把蹭着自己裤腿打转的大狼狗提起来扔进男孩怀里——经过这几个月的加强训练所有留下的学员都觉醒了哨兵的能力,挑选了狗作为自己陪伴同时开始训练自己的精神动物。Eggsy领了一只叫JB的小型斗牛犬,小小一只可怜巴巴的缩在他的怀里看他。

这狗又长不大,挑他干什么。

加拉哈德本来想张嘴说说胡来的Eggsy,但是对方一人两狗全部用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的认错样让他连一句重话都说不出来,只好叹了口气挥手让他们全部出去,感觉自己快跟Merlin一样愁秃了头发。

层层审核日日训练,等到这倒数第二个关卡时Eggsy已经可以控制精神动物(海格,Harry不屑的哼了句,能热爱窈窕淑女的男孩肯定不会放过这种充满童话色彩的小说)行动和自由收入放出,不过也只是情绪稳定的时候。

如果哨兵精神不稳定,精神动物自动跑出来无差别攻击人都算是轻的,严重的甚至会瞬间过载或者发疯,铁轨测试忠诚度的同时也就考验哨兵的承受能力。Eggsy做的很好,直到最后一刻都神智清楚,精神动物放出来也没有胡乱的攻击人,虽然脏话乱冒的让老绅士有些皱眉,但是无伤大雅,Eggsy在这一关的表现就算是苛刻的Merlin也足以打满分。

“我控制住了啊·········我现在没有用哨兵能力啊。”

被嫌弃的Eggsy可怜巴巴的抱住海格庞大的身体,狼狗呜呜的舔了舔主人光滑的下巴,用一模一样的绿眼睛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手插在兜里,摆明要跟他们两保持距离的男人后便化成无数光点,消失在空中不见了踪影。

“··········”

控没控制住你心里还没有点数吗。

Harry沉默的看了他一眼,转身向隧道出口走去,只留Eggsy一人孤零零的坐在原地,听见不知哪里装的喇叭里传出Merlin的声音。

“恭喜通过测试,现在回总部接受下一步指示,出租车就在外面。”

Merlin公事公办的说完,得到的是男孩郁闷而又伤心的疑问:“Merlin,你说Harry是不是讨厌我?”

“你应该称呼他为加拉哈德而不是Harry。”

魔法师反射性答道,发现Eggsy状态不对才顿了顿,小心斟酌了下语气反问道:“你觉得他讨厌你?”

“我不知道。”

Eggsy缩成一团,蜷在冰冷的铁轨之间,把头埋在自己的双膝里,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我头一次见他的时候有点不知分寸·····把他惹生气了,好久都不愿意看我一眼。”

“那次我昏倒的时候他来看我,我特别高兴·····但是就是那个你说的,“精神缔结”?又把他给弄生气了,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Eggsy肩膀一耸一耸的,Merlin以为他在哭,但是对方的声音却意外的平静。

“我每天都盼他过来看一眼,哪怕说一句话也行。等了两个多月你才让我见到他,而那时候他已经躺在病床上,连醒来都做不到。后来他恢复的那段时间一直没有赶我走,我以为他已经不生我的气了,可是一旦恢复他又不愿意见我了,刚才还是特别厌恶我的样子。”

“Harry真的很讨厌我吗?”

男孩轻声的提问在空旷的隧道里撞来撞去,产生无数的回声,但是最终还是没有人回答他这个问题。

他从自己的膝盖把头抬起来,眼眶红红的,不过还是倔强的一颗眼泪都没掉。他吸了吸鼻子,哆哆嗦嗦的拉好自己单薄的外套,颠颠撞撞的往隧道的出口走了过去。

“你在干什么?”

先前一步到达总部的Harry一出胶囊列车,就见Merlin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对着麦克风好想要说什么,他好奇的问了句,结果对方一见他就露出惊讶过度的神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把屏幕和麦克风全部关了,他最终也不知道对方刚才在跟谁说话。

“·····没事。”

一时冲动差点说出EggsyHarry骗你的什么精神缔结可能出错都是胡扯你们就是灵魂伴侣赶紧回去跟他表白结婚才是正道的魔法师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看对方找了个地方坐下来开始闭目养神,等待什么才想起来审核过后就是传统的24小时——举荐人跟自己学员最后深入交流的地方,明天一早他们就会去进行最后的审核,留下当一名圆桌骑士或者黯然淘汰。

看刚才的那番话估计Eggsy是误会大了,等他回来知道自己要跟暗恋对象独自相处整整一团还不知脸上什么表情呢。

Merlin想。

Eggsy喜欢Harry是所有人包括亚瑟都看得出来的,对方只要一看见他们的加拉哈德出现在视野之内就屡屡犯错误,一双绿眼睛像是吸铁石一样贴在男人身上不下来。所以当Harry告诉他,他和男孩可能是灵魂伴侣时Merlin连一点震惊都没有,只有果然如此的感慨。

加拉哈德不缺追求者,而骑士与导师产生情愫也并非没有发生过。虽说灵魂伴侣里也有一部分是成为兄弟或者好朋友,但是Eggsy一看就不是想让Harry做他叔叔或者舅舅,而Harry对eggsy也比对其他追求者纵容多了(上一个敢把加拉哈德按在床上的人现在已经在地底躺了30年了,Merlin真情实意的说,顺便一提,上次强吻对方的男人现在还在床上躺着。),所以Kingsman全体知情人都觉得这两人不出几天就会在一起,更别提还是同在总部,可以制造很多巧遇的地方。

结果时间过的越久Merlin越觉得不对劲,因为Harry看起来并不想接受Eggsy的感情,但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干脆的拒绝。他会让Merlin偷偷给因为训练受伤的男孩送最好的化肿膏药,但是却会在对方询问是不是他给的坚决的摇头。他会以任务为由屡屡拒绝Eggsy的看望或者探视,却会在男孩失落离开的时候站在二楼的窗户前目送他的背影。

“你不喜欢他?哈?”

少有的一个清闲的午后,两位绅士坐在离训练场不远的阳台喝下午茶。

Merlin本来在跟他闲聊有关纽约分部的事情,而Harry回答的心不在焉。他顺着自己好友的目光延伸过去,果不其然发现是那个在训练场活跃的金色身影。

魔法师冷哼一声嘲讽道,被揭穿的加拉哈德也只不过云淡风轻的看了他一眼,抿了口瓷杯里略带苦涩的红茶:“喜欢啊。”

“喜欢你为什么吊着他,你明明知道那孩子有多喜欢你,而且你们还是精神伴侣,就这你还怀疑他的真心?”

Merlin头一次见对方这么爽快的承认,惊异了一秒后赶忙追问道。

“我没有吊着他。”

老绅士微微偏了偏头,躲开一束径直射向他眼睛的灿烂阳光,反而让他半张脸都处于阴影之下,让他脸上的神色变得晦涩不清:“Merlin,当了Kingsman这么多年,灵魂伴侣你也见过不少,但是你知道能活过60岁的几率是多少?”

“呃·······”

Merlin因为这突然的问题愣了愣,没有回答。而坐在他旁边的老绅士看起来也没期待他说什么,停顿了一下便自顾自的说了下去。

“百分之一,Merlin。”

“灵魂伴侣的确能大幅度增强他们的精神力量而让他们的安全得到保障,但是同时他们也再也不能分离。占人口五分之一的哨兵向导大多数都投身了军队,而能觉醒并且拥有灵魂伴侣的都是各个军队的尖端人才,力量越强负担越大,他们平时任务冒的风险可不比我们平时少——你懂几率低的原因了吧?”

灵魂伴侣的状态下,如果一方死亡,另一方活下来的几率不超过百分之十。

Merlin沉默不语。

男人没说完,但是作为Kingsman和多年好友的他早已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死亡并不会给所谓的爱情让步。

两人在这番交谈后沉默了许久,只是慢慢的喝着因为变凉而显得格外苦涩的红茶,到了最后还是魔法师率先开口打破了僵局:“你并不是真正的向导,按理来说精神缔结应该没那么稳固,没有腺体,标记······也就没那么有效果了。”

Merlin在说到标记的时候停了停,拿下眼镜掩饰性擦了擦毫无灰尘的镜面,感觉好友质疑的眼光暗骂自己事多,就不该因为每次被拒绝就可怜巴巴的Eggsy而心软!他对这两位的事情可一点没兴趣管!

Harry听见他的话语有些意外,深棕色的眼睛定定的看了一会远处还在艰苦训练的Eggsy,半晌把杯子轻轻放下,本来挺直的脖颈微微弯曲,靠在身后椅子的靠背上,整个人看透出股疲惫来:“可是也没有足够证据表明,链接断开对他是否有致命影响,我不敢冒险。”

“你·······”

又不是80岁隔天就要入土的老头子,为什么老是想着链接断开的事。

Merlin欲言又止,刚想开口劝自己好友不要那么悲观,对方下面说的内容把他的话完全堵了回去。

“我最近老是做梦,Merlin。”

加拉哈德说,面色平静,眼睛里像是一汪浅色的湖水闪着粼粼微光。

“我梦见了Lee,泡菜先生,还有我年轻研究蝴蝶的那段时光。”

“我梦见自己在家里收拾行囊打算去亚马逊抓蝴蝶,但是却怎么都收拾不好,房间里所有的标本都复活了,飞舞的翅膀割的我遍体鳞伤。”

“人口失踪案件背后绝对隐藏着更大的秘密,但是我查不出来,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把真想全部包裹在他的掌心,而我们隔着手背,只能感受到它那慢慢膨胀起来的欲望。”

“如果我某一天出了事——我说的是如果,Merlin,请把我房子的归属权给予Eggsy,这样Dean就算欺负他,他也能找个蔽身之处控制恢复自己的精神力量。”

夕阳西下,变成浅黄色的阳光打在加拉哈德形状优美的侧脸上,他看着远方,就像是骑士在守护自己的珍宝。

Merlin看着自己的好友,最终还是没有劝说什么,只是沉默的点了点头,说了句好。

停驻在不远处巨木上的乌鸦突然嘎嘎怪叫,展开漆黑的翅膀飞到空中遮盖住那仅剩不多的余光,像极了那不详的征兆。

只是Merlin没想到,那一切来的竟然如此之快。

快到让人猝不及防,甚至没时间进行哀悼。   

评论(10)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