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康坊

满瓶不响,半瓶晃荡
为了保证阅读观感把lof给整理了一下,删了一些小天使的repo真的很不好意思😭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到微博找我,我都会转发的😭

【蛋哈】猫咪奇缘

所有设定来自微博@负能鲨鱼太太的kingsman猫狗图,已获得授权,但是文笔不足弄成了奇怪的玩意……大家快去夸太太让她更有力气出本!!!(不是)

Eggsy的猫又丢了。
他找遍了家里的所有角落,连厕所盖着的马桶盖都没放过,但是累的满头大汗,脸上还灰一道黑一道的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能后悔自己没有把阳台的窗户关好,才让Larry给偷空跑了出去——没办法,就算它平常再怎么乖巧也无法抗拒生理本能,此刻外面草长莺飞,暖意渐浓:初春已经到来了。
Eggsy艰难的把自己的头从布满灰尘的柜子与地板的缝隙里拔出来,连打了三个喷嚏才让自己脆弱的鼻子安静下来,揉着鼻子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还没想出来下一步怎么办,要不要印个寻猫启事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
三长一短,短促而富有节奏,看起来应该不是上来催房租或者要稿子的编辑。那能是谁?Eggsy在这个地方已经住了有一段时候了,除了好友Roxy偶尔会来闷在房间里的他拽出去喝酒之外,已经很久都没人登门拜访了。
可能是推销吧。
男孩胡乱地用毛巾擦了把脸,大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我不要报纸也不订阅杂志——”,他拒绝的话语在看见这个突兀的拜访者第一眼时戛然而止,剩下的“请你离开”在嘴巴里曲曲折折地拐了几个弯,随着他吞咽口水的动作咽进了肚子里。
“您好。”
Eggsy小心翼翼的开口道,弯曲的脊背下意识的挺直,因为找猫而弄的脏兮兮的袖子被他藏在身后,但是脖子和头发上顶着的蜘蛛丝可就没办法清理了,对方很高,居高临下的角度把他看个完完全全,所有的缺点和不足都毫无遮掩地袒露在那双藏在棕色眼镜后面,不怒自威的焦糖色眸子面前。Eggsy微微低着头藏起自己脸上的窘迫,只恨自己今天没有好好地收拾自己,以至于在这个从头到脚都写着完美的先生面前丢了脸面。
是的,完美。这位突然造访的陌生人肩宽腿长,现在已经不太常见的双排扣西服收拢出腰间窄窄的线条,Eggsy因为一些哀伤的理由首先映入眼帘是对方那双长的有些过分的腿,其次是美好的腰部线条和宽阔的胸膛,最后才是······
他觉得腿有点软。
因为有个做演员的好友Eggsy倒是也见过不少现在正火的演员明星来,但是他们大多都是脸蛋完美身材却有些先天性的缺陷,而身材完美的替身脸蛋却多数平平无奇,这让他很长一段时间觉得上帝的给予是吝啬的——给了你漂亮的脸蛋换走了完美的身材比例,或者刚好相反。当然他现在不会这样想了,因为面前的人无论是容貌,身材还是气场都无可挑剔,再穿上这传统经典的灰色双排扣方格绒西装,简直就像油画里走出的优雅绅士,一下子把Eggsy那本就不怎么直的性向掰的九曲十八弯,一颗心绕着绕着全部贴在对方身上,他简直都要羡慕那只可以紧紧抱住那结实消瘦的手臂的猫咪了····
······诶?
“我叫Harry Hart,一周前刚搬来这里,是你的邻居。”
这位完美先生并没有对自己邻居这幅脏兮兮的模样发表什么看法,只是站了一会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手上拎着的小玩意,只顾睁着那双漂亮的金绿色眼睛一心一意的看着自己发呆后,只好无奈的先开了口。
一直抱着自己胳膊不放的猫咪完全无视自己的主人,睁着大大的眼睛细声细气的对他喵喵叫,金色的绒毛让它整个身子圆乎乎的,他还小,耳朵半趴半立的支棱着,像只光脑袋的机器猫。刚才Harry用两根指头捏着它的后颈才把自家猫给解救出来,这才几分钟这个小混蛋就整只趴在了他的胳膊上,尖爪子抓着他衣袖的同时顺便也就把他今天才熨好的西服留下几条清晰的刮痕,还给了几根猫毛作为附赠礼物。
这让本来就对细节有些强迫趋势的老绅士额头绷起了几根青筋,再不说他本来就快迟到了,Merlin的夺命连环call就算是他这个业界里有名的迟到大王也难以抵挡。但是低头看见猫咪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就莫名的消了气,再看见猫的主人一脸傻乎乎的看着他,男孩一脸炸的乱七八糟的金发看起来柔软的像是阳光下的小麦,眼睛里惊艳和仰慕的情绪一望见底,坦诚的让老绅士一点被冒犯的不爽情绪都没冒出来,倒是觉得这一人一猫分外的想象,倒是有些憨直的可爱。
于是他暂时放下了焦虑的情绪,嘴角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来,差点没让刚回过神来的Eggsy再次看直了眼。
“这是你的猫吧,男孩。”
Harry用下巴点了点,示意了下左臂上正攀登正高兴的小坏蛋。
“啊是我的!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跑出去的,不好意思·······那个我叫Gary Unwin,不过您叫我Eggsy就行,朋友们都这样叫。Ha·····Hart先生···”
“叫我Harry。”
“Harry!我能要你的手机号码吗就是啊不不不,我就是怕它弄坏您什么东西给个电话号码好赔你······”
Eggsy平常那对着友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样子完全不见了,他结结巴巴,两颊晕红,说话颠三倒四讲不到点子上,对方果然是个完美的绅士,至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不耐烦的神色,微微侧耳听着他说话,那双因为眼角略微下垂而显得格外温柔的眼睛认真的注视着他,虽然他知道那只不过是礼貌而已,对方对谁都如此,但是心脏依然不受控制砰砰砰的跳个不停,血液的极速循环让他的大脑乱成一团,最后发现根本解释不清楚后Eggsy干脆地闭了嘴,伸手把自己家的小捣蛋鬼给接了过来,牢牢的禁锢在怀里。
今天自己逊毙了,对方肯定觉得自己是个想要搭讪的智障。
男孩不敢再跟绅士对视,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垂头丧气的想。
Larry被主人抱在怀里还不老实,又是蹬腿又是喵喵叫的,一点也不顾及主人那窘迫的想钻地缝的心情,挣扎的往对面男人身上扑,但是最后还是惨遭主人的欺压,直接塞到外套里的深口袋爬不出来了。
“总之我很抱歉猫跑到你家了····如果损坏什么东西我都会按原价赔偿,真的十分十分的对不起。”
Eggsy憋了好一会后呐呐的说,脚尖踢着不知道哪家捣蛋小孩放在门口的小石块,怕对方离开时会因为他的注视而感到难堪。
所以当一块散发着橙花和迷迭香的手帕落在他脏兮兮的脑袋上,还有一个不大的力度在细心把头发里乱七八糟的东西清理出来时,他结结实实的愣了一下。
男孩心里七上八下,犹犹豫豫的抬起头,看见自己一见钟情的绅士依然西装笔挺的站在自己面前,认真而仔细的把缠在他刘海里的一块蜘蛛网给清理出来。
“抱歉,我爱收拾,看见你头发里有东西忍不住就·····”
Harry看对方直直的盯着自己还以为无意冒犯了对方,连忙把手从男孩那手感极好的后脑勺拿开,欲盖弥彰的把手帕塞进他的手里,好像自己真的是想给他挑蜘蛛网一样——没有Eggsy想象的那么坏,Harry看他颠三倒四结结巴巴的模样只感觉到可爱和真诚,更别提是猫咪➕男孩的双重加分。
他看着对方那因为说话而上下翻飞的金色刘海,心里像是有几百只加拉哈特挠啊挠,只想上去想捋猫一样捋一把那软绵绵的头发,一开始直视对方眼睛分散了注意力还能忍得住,Eggsy一低下头他就没事干,眼睛不由自主的盯着那头顶小小的发旋看。
所谓心动不如行动,等老绅士反应过来,自己的手已经摸上去了。
不——请继续——
Eggsy心里悲愤的怒吼道,甚至想穿越到几秒之前打爆自己的脑袋。可惜他现在就算心里再哭的嘤嘤嘤,各种情绪起伏的他脸都扭曲成了面瘫,接过手帕,僵硬的说了句谢谢。
Harry一看对方眉眼下垂的样子心想完蛋了,男孩被他惹的生气了,得想个办法哄他开心。他眼睛转了几圈看见了那好不容易从口袋里钻出的小猫,心里有了主意:“Eggsy,”
“嗯?”
“喵?”
双重回答让Harry又想笑,因为气氛的不合适还是抿唇硬生生忍住了。
“你家猫叫什么名字啊?它几乎没干什么,你不用担心。”
几乎?
Eggsy敏锐的捕捉到了这里面隐藏的含义,但嘴上还是先回答了第一个问题,心里疑问多的已经翻天覆地了。
“它叫Larry,嗯·····其实叫David,Baile也行,随心情。”
男孩面对Harry不解的目光无奈的摊了摊手。
“我也不知道是我不会养还是它太笨,你叫它什么都没反应,我试了好多次,嗓子都叫哑了一点用都没。不信你看。”
Eggsy低下头,对着自己鼓鼓囊囊的口袋把Larry David Baile都试了一遍,刚才还在布料边缘探头探脑的猫咪此刻一点动静都没,连根毛都没舍得给主人露。
Harry:“··········”
“除了对名字没反应之外它还是很聪明很乖的,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给跑了出去,我回家会好好教训他的。”
Eggsy道,努力维持自己成熟冷静的模样。
“不,我觉得并不是这样。”
Harry咬了咬嘴唇,这次还是没忍住的笑了出来:“我觉得它对一个名字是有反应的。”
“诶?什么名字?真的吗?”
Eggsy这次可是真的好奇了起来,瞳孔像是装着星星般闪闪发光,让老绅士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甚至露出一个不常见的小酒窝来。
“Eggsy。”
“啊?”
“喵?”
这次男孩听见了自己口袋里的叫声了,他迷茫的张大嘴,看着老绅士温柔的对着自己····的口袋又叫了一句:“Eggsy。”
“喵!”
猫咪终于从Eggsy的口袋里挣扎了出来,摇头摆尾的回应着Harry的呼唤,得意的像是对方的猫一样。
Eggsy:“·········”
“他看起来很喜欢你的名字呢,eggsy。”
Harry笑着说,蹲下身摸了摸蹭着他裤腿转的猫咪,声音柔和的能滴下水来。单膝下跪的姿势让他的臀部线条尤为明显,就连腰部皱褶的曲线都是那么完美。
Eggsy看着眼前的美景,半晌才喃喃的说了句:“·····它叫Eggsy,那我叫什么啊?”
哪有一个家有两个重名的?
“也是,前不久我朋友的猫咪不幸去世了·····它一直都是我们的骄傲。要不暂时叫你兰斯洛特怎么样?小捣蛋鬼。”
Harry看起来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起来,那专注的神态让Eggsy的眼睛控制不住的往他身上黏,像是块看见金属的吸铁石。
猫咪,哦不,暂任兰斯洛特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名字,被摸了摸下巴就瘫在地上不起来了,露出柔软的肚皮让男人摸,喉咙呼噜呼噜的,显然是爽极了。
“Harry说什么都行·······哦对了,几乎是什么意思?Larry····兰斯洛特到底干什么坏事了?”
男孩简直嫉妒的眼睛都绿了,恨不得自己真的是那个可以享受安抚的“Eggsy”,他欣赏了一会绅士逗猫图,半晌才想起来问这个问题,Harry没想到对方这么敏感,本来都不准备说,但是想起自己家还在猫窝里生闷气的加拉哈德还是沉吟了一会,开口道:
“Eggsy。”
Harry站了起来,有些凝重的神色让男孩下意识的紧张起来,挺直了脊背,像个犯错的小学生。
“您说。”
Eggsy声音控制不住的微微发抖,心里各种各样可怕的念头翻滚着,让他有股即将被宣判死刑的惶恐感。
然后他就听见男人迟疑了好一会,犹犹豫豫的说道:“你家猫……发Q期找错对象了。”
“……哈???”

评论(4)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