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康坊

你被我的造物所吸引,成为了我的奴隶,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原创性。

【蛋哈】驯养(哨兵向导AU,私设众多)

1 哨兵蛋x无性别(?)哈,后期会有轻微强迫慎入。

2 私设如山一样多,实在解释不清楚,大家就跟着文看吧会一一说明的。

3 名字灵感来源《小王子》

4 半架空剧情,有很多自捏

5 我也不知道是长篇短篇还是中篇,反正是HE就是啦,阿笙出品甜品保障(。)

说完了警告还在的朋友们,下面就要开始啦~

狐狸说:如果你驯养我。我们将会彼此需要,对我而言,你将是宇宙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01

Gary Unwin觉得自己生活简直就是一坨狗屎。

他豪迈的将玻璃杯里廉价的冰啤酒一口气全部喝了进去,抹了一把嘴唇上的酒液“咚”的一声把杯子重重的磕在了桌子上,大声喊着“再来一打”后获得他的狐朋狗友满堂的喝彩声。“Eggsy你果然是个真正的哨兵!”他们道,语气里有藏不住的羡慕情绪,但是听在男孩的耳朵里却只能让他勾起嘴角,勾勒出一个苦笑来。

作为仅占世界五分之一,无论是五官还是身体敏捷度都比普通人高出许多,享受着国家许多优越政策的哨兵中的一员,他似乎的确有被艳羡的资格。但是如果你的哨兵父亲早逝,美丽的向导母亲被一个混混人渣,无恶不作的男人标记只能与他生活在一起,而你身为哨兵却因为哭泣的母亲而不能反抗自己的后父时,日子就没就没众人想象中那么好过了。

Eggsy曾经是一个各方面评估都是“S”的首席哨兵,训练他的老师们都已经认可了他的能力并打算把他推荐给更高一层的军队秘密机构,也就是著名的「哨兵塔」里接受更多的训练和技巧,并且·······选择自己的向导并进行结合,开始为国家效力的特工生涯。

比起只占世界五分之一的哨兵来说,向导更为稀少和珍贵,仅仅只有哨兵总数的一半。虽然少见但是对于哨兵确实或不可缺的:哨兵五感天生敏感,没有经过系统的培训很容易会为过大的响动而感官超载,陷入一种自我逃避的封闭状态——在这种状态里他无法思考,无法行动也无法感知周围的一切,如同初生的羔羊一样令人肆意宰割无法反抗。而向导天生便有着梳理情绪,建立精神屏障帮助哨兵走出封闭状态的能力。而结合的哨兵向导更能提升哨兵五感能力,能力会有大幅度的提升,当然在X方面两人也一样结合的很好:能够精神缔结的哨兵向导就如同精神伴侣般灵魂相偎相息,做爱时也是彼此最合适的。

Eggsy在训练时经常会有被选入哨兵塔的老学员带着他们的向导回来看望恩师,而跟他们聊天时总会大谈特谈起结合热时的♂♂是多么的刺激与享受,勾引的他们这帮精力旺盛的哨兵们眼睛直勾勾的,就连裤_(:з)∠)_都起了点不应该有的动静来。

为了保护向导这一珍贵人种,每当有向导诞生后就会被立即送进「向导塔」进行保护,在他们成年后可以自己选择做个普通人出去工作或者跟哨兵塔里跟自己精神契合的哨兵进行结合当特工执行任务。现在世界和平,各国都投身于经济与金融领域所以也没对他们多加管制。但就算是向导不是一对一分配的,甚至拥有拒绝哨兵求欢的权利,那可能结合的可怜几率也引得哨兵如飞蛾扑火般前仆后继,努力提升自己的体测等级期盼被哨兵塔选上,从而被吸纳进去。

Eggsy当初参加政府选拔只是为了逃避那个令他沮丧和郁闷的家庭,误打误撞的有了进哨兵塔的资格也倒是有几分对自己的向导,那个灵魂伴侣的期待。他在最后的休整时间曾无数次想过对方会是什么样子,是温柔善良,有着长长金发的雀跃少女?还是那黑发及肩,精明干练的冷酷女郎?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看见那个心目中的她,一通来自家里的电话便把他的未来如同气泡般戳破了——他那可怜而美丽的向导母亲怀孕了,因为孕期而变的惶恐不安的她害怕像是失去自己丈夫一样失去自己的儿子,所以她不顾一切的打了电话,悲伤的哭泣着,哀求自己儿子回来陪她。

Eggsy怎么能拒绝这样的母亲呢?所以他放下那些刚收拾进行李箱里的,哨兵塔给他发的被褥军服武器等一切他喜欢而跃跃欲试的玩意,深深的看了一眼桌子上放着的邀请函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宿舍,离开了他整整呆了四年的训练营。

回到家的日子跟他那未成年的时候过的差不多。他的继父脾气不好,从不工作倒是喝酒打人样样在行,而Eggsy为了自己母亲和年幼的妹妹只能忍气吞声,每日四处奔波维持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他开始慢慢的堕落起来,跟着自己所谓的“朋友”学会了吸D和偷窃,用那焦黄色的烟草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暂时远离这操蛋的生活。

而这次也是在他深夜把偷的车卖了以后,揣着一叠不是很厚的钞票回到家,想着给自己可怜兮兮的妹妹买点好奶粉吃时,看见的却是他的后爸正如同掐小鸡一般将自己的母亲按在厨房的墙壁上,拳头像是雨点一样毫不留情的打到那张虽憔悴却依然温柔美丽的脸蛋上,留下片片淤青。

当时他的脑袋一片空白,等清醒过来时他已经把对方按在了客厅的地板上狠狠的揍他,母亲在旁边哭喊着说Eggsy停手,他再怎么也是你的爸爸,而他弱小的妹妹在摇篮里哇哇的哭到沙哑。他两眼通红,喘着粗气盯着自己身下那个可恶的男人,而Dean抓着他掐着自己脖子的手,混杂着尘土和鲜血的丑陋嘴脸上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你就是个没勇气的窝囊废。”

对方说,喉咙里发出如毒蛇般不屑的嘶嘶声。

“有本事打死我啊,小杂种。”

Eggsy手握了又握,最后还是无力的松开了。

所以他现在坐在家附近最便宜的一家酒吧里一杯一杯喝着啤酒,打算让那冰凉而苦涩的液体麻痹自己的神经,从而掩饰内心深处那对现实无能为力的愤怒和绝望感。

可惜今天老天爷并不打算让他好过,在他喝了第八杯黄啤,才有了微微醉意的时候Dean的几个走狗风风火火的踹开酒吧的门闯了进来,一把揪住瘫软在椅子上的Eggsy黄色外套的领子来:“你这个小biao子。”

对方长着一张如鞋拔子般长的脸,眼睛小的就像只灰扑扑的老鼠,此刻正散发着愤怒的光芒:“我的车呢?”

“你的车?”

Eggsy被半提到空中也没有挣扎,而是晃晃悠悠的打了个饱嗝,眼睛慢吞吞的转了半圈,露出一个带着几分挑衅的嚣张笑容起来:“大概在某个垃圾场里吧,谁让你把钥匙给不小心丢了呢,估计被哪个小孩拾走开的时候直接飞到垃圾坑里了吧。”

男孩睁眼说瞎话,一副懵懂而无知的表情,但是那眼睛里戏谑的神色让Jack(*1)明摆这根本就是一编着耍他玩的说辞。

“你他妈不怕被我们打死?信不信只要我一个电话,Dean就不会管你这个肮脏的小杂种?”

青年怒不可遏的嚷嚷着,眉毛高高耸起露出狰狞丑陋的神色,他也是哨兵,虽然一直是不入流的E级但是胜在下贱招数多又人多势众,虽然Eggsy受过专业训练也毕竟没有真的进哨兵塔,他的能力几乎无法发挥出来,比起拳脚功夫当然抵不过几个比他高一头的,长得五大三粗的混混围攻他。

Dean对他们找自己继子麻烦一直是睁只眼闭只眼,他本来就对这个怎么打都驯服不了,有时候还会冷不防咬你的小崽子厌恶的不行,要不是要不是顾及到他母亲早就让人弄死在某个角落当垃圾扔了,哪来的今天这么多事。

所以Jack早就习惯以强凌弱,几天挑衅一下活动活动身体打打架。这次车丢了他还没怀疑到这个兔崽子身上,只不过找了个借口揍他一顿罢了,没想到对方还真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动他?是不想活了还是怎么?

这辆车还是Dean出钱买的用来炫耀的豪车,被Eggsy搞的不见了也肯定不会放过他,而他们现在出手可就不用束手束脚,真怕把他打出什么问题来了。想到这,Jack眼神危险了很多,看着手上这个比他矮大半个头的男孩多了几分嗜血的兴奋。

Eggsy听见对方话语里的威胁依然笑眯眯的,眼神迷乱两颊绯红,一副醉酒不轻的样子,在Jack看来无疑是一种堂而皇之的挑衅。他习惯了一拥而上以多欺少,本只是嘴上逞逞能动手还是有一些畏惧,再看对方此刻一点也没有威胁力的软趴趴样,那胆子就像是被吹气的皮球一样鼓了起来。

“你妈早就是被玩过的破鞋了——也亏Dean要,而你也不可能完完整整的长这么大——话说回来Eggsy,你就是因为太垃圾才被哨兵塔给退回来的吧,你就是个懦弱的废物,还撒谎说什么是因为母亲——啊!”

他越说越尽兴,唾沫横飞神采奕奕,感觉自己此刻的形象越发伟岸高大,闪闪发光。所以他完全没有发现眼前这个被他称为“懦弱”“无能”的“废物”藏在身后的右手不知何时悄然无息的拿了个坚硬的高脚杯来,并且毫无征兆的,在他还在发表着即兴言论的时候狠狠地砸在了他的头上。

玻璃破碎发出的清脆响声伴随着如杀猪般的哀嚎声骤然在酒吧里响了起来,Jack捂着鲜血直流的脑袋连连后退,颤抖的食指指着眼前低垂着头,看不清脸色的男孩嘴唇颤抖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来,像是个歌剧里的小丑一样滑稽的挥舞着手臂,指挥着让自己的两条走狗,同样是最低等的哨兵群拥上去去解决对方。

因为向导母亲的原因Eggsy并不会真的对他们这下后爹的走狗做出什么——看在老天的份上他虽然拳脚可能打不过对方,但也不是Jack自以为是的那个废物。他是s级哨兵,是天生的能力就压他们整整一头的优胜者,真的唤醒身体里的能力这几个最低级的哨兵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但是,Eggsy不能。

在军营培训时他们每天必修的一门课便是控制自己能力,在没有向导的情况下(通常时候都没有)相当收敛自己情绪以免在任务中波及伙伴或者目标人物。当然他们那时候还不够成熟,所以老师只是教了一种能够建立精神屏障,把哨兵本能完全封闭起来的方法。并且嘱咐没有老师或者向导在的情况下千万不能打开,以免造成情绪失控杀死无辜普通人,本就不应该有的惨事。

但是Eggsy在把杯子砸到对方脑袋上的瞬间,是真的想给对方开个颅的。

昨晚发生的事情发酵到现在让他的愤怒越来越强烈,而那本为了消减火气的酒精此刻浇在他心里却像是助燃剂一样把他心里的火焰越变越大,烧的他整个脑袋寸草不生,本来在学校那几年所训练出来的精神屏障因为这股疯狂的怒火而隐隐松动,哨兵的本能从那透明的屏障里如烟尘般,一丝一毫的透了出来。

Eggsy在学校是最优秀也是最遵循规矩的那个,可是这几年的忍耐已经让他濒临崩溃,而青年好死不死的提到那关于哨兵塔的事件也是准确地戳中了他一直藏着不敢见人的死穴——男孩的眼睛从深色的绿变成了暗色的黑,身边开始慢慢出现属于哨兵的威压,如同即将到来的暴风雨一般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三个混混面面相觑,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倒退一步,Eggsy便猛的抬起头来,漆黑的眼睛如狼一般,紧紧的锁定眼前的三个人——

眼看着一场无法阻止的单方面就要在这个小小的酒吧里发生,而身负三人性命的Eggsy将会被关进特设的哨兵监狱里充满悔恨的度过余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坐在Eggsy右边桌子的软椅上,明明穿着与这里环境格格不入的整洁西服却不被任何人注意到,沉默的喝着黑啤的男人轻轻放下手里的杯子,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拍了拍没有落一丝尘埃的西装下摆。迈开长腿向着浑身爆发着慎人气势,正做出攻击前的预备状态的男孩走了过去。

本能的爆发让Eggsy瞬间进入一种类似于“过载”的状态——这个在学校模拟刺杀任务的时候常有,他们会专注于一个人或者一件事而排除周围一切干扰,只有完成任务才会恢复过来。所以当他感觉有人像是抚摸小狗一样轻轻的拍了下他的头,用两根手指把他的下巴抬起来时整个人都是懵的

前面说过哨兵五感都比常人敏锐的多,而且一旦能力爆发周围两米都是他的感知范围,一旦有人进入这片领域便会得到哨兵毫不留情的攻击。但是——就算Eggsy已经很久都没经过正儿八经的训练——这个看起来毫无反抗能力的男人就这样淡然的,仿佛喝了杯下午茶一般轻轻松松的走到了他的旁边,他甚至在对方碰触到他之前,都不知道自己的领域被侵入了。

Eggsy惊愕的瞪大眼睛,哨兵本能让他下意识的开始攻击对方,但是男人只不过把右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就让他动弹不得,乖的就像是被对方驯养已久的狗——他想动,想要质问,想要反抗,但是那只稳稳按在他身上的手就如同千顷重般压的他无法移动半根手指。

所以他只能看着对方平静的用两根手指挑起他的下巴,掩藏在透明镜片下的那双柔软的棕眼流露出一股如水般平静的情绪,然后他微微弯腰,在Eggsy眼睛都快瞪出来的注视下,轻轻的吻上他的嘴唇。

——“你好,Eggsy,我是你的向导。”

那一刻Eggsy的世界就像是被投放了万千颗原子弹一般同时爆炸的他灰飞烟灭,万物全部消逝成烟尘又重新构造成崭新的物体,淡蓝色的天空和平静的海水,浩瀚的星辰和漆黑的夜空,滚滚宇宙与干涸土地里绽放出来的花朵。有只浑身闪耀着蓝色光芒,像是坠落在碧蓝海洋的星星般美丽的蝴蝶(*2)展开翅膀飞了过来,轻轻的停留在了他的手心,而在不远处矗立着一栋白色的小楼,二楼那绣着精细蕾丝的窗帘正被微风轻轻吹拂····

毫不夸张的说他在那短短的几秒钟之内看见了宇宙的诞生,发展和衰落,他甚至看见了自己儿时少年成人长大每一天每一个月每一秒的记忆,父亲每次任务都会送给他的水晶球,他的笑容和拥抱,还有母亲的哭泣和一个穿着黑西装,面容有着淡淡哀伤的男人····

拿好这个,Eggsy。

温柔而低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幼小的他拿起那枚小小的勋章,上面刻着一段短短的电话号码·····

等哨兵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坐在了一片狼藉之中,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昏迷着,七扭八歪的躺在某个角落。

而Eggsy自己怔怔的呆了一会,却完全想不起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有唇瓣相碰而产生的温热触感,仿佛现在还停留在嘴边。

*1 瞎编的名字,就是那个带头挑事的,我看了两遍都没有找见他名字……如果有知道的小天使帮忙在评论里提一下我好修改呀。
*2光明女神蝶,世界上最名贵的蝴蝶。

评论(6)

热度(211)